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相见7
    叶家的柴房外,两个端着大碗吃饭的黑衣大汉坐在门口闲聊。

    “诶,你昨天听说了吗?”大汉甲突然问道。

    “什么?”乙莫名地看着他。

    甲朝着门后努了努嘴,颇为幸灾乐祸地说道,“二公子有一个女儿你知道吧?”

    “知道啊,怎么了?”

    “我跟你说,我那相好的今天早上告诉我,那女儿不是二公子的!”

    乙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不会吧!不是二公子的是谁的?”

    甲高深莫测地看着乙,“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相好的跟我说,她们家姨娘曾经悄悄地借着机会让大夫来给二公子瞧过病的,那大夫说,

    二公子这人,虽然能行房事,但开荤开得太早了,伤了阳气,这辈子只怕都不会有孩子了!”

    乙震惊了一会儿,而后反应过来之后,颇为同情地看了一眼那紧闭的木门。

    “那这二公子还真可怜,这么多年没得个孩子,好不容易有了个女儿,居然还是替外面的野男人养的丫头!”

    顿了顿,乙又狐疑道:“诶,不对啊,既然这二公子没种生孩子,那我老听见后院的那些老娘们一会儿传说这个姨娘怀孕了,那个姨娘怀孕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甲嘿嘿地笑了两声,“那还能是怎么回事,不是这二公子放的迷烟,那就是”

    甲猥琐地对着乙挑了挑眉,给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

    乙恍然大悟,“噢”

    随后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哈哈大笑起来。

    正说得起劲呢,便听到房中穿出一声怒喝声。

    “贱人!”

    之后咚地一声,里面就没了动静。

    外面的两个黑衣大汉愣了愣,随后立即打开了柴房的门,却见到里面本该绑着放在木柴上的人,现在确是落到了地面上。

    面目朝上,一脸狰狞,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甲吞了吞口水,伸手去探了探他的鼻息。

    而后飞快地缩回自己的手。

    “没气儿了”

    “公子公子!”竹香一脸焦急地冲进书房。

    “有事?”叶玉珩挑眉问道。

    竹香喘了口气,“有!有!

    二公子死了!刚刚死的!”

    叶玉珩哦了一声,便没了动静。

    竹香见此,立马走过去,着急地抱着自家一脸淡定的公子。

    “公子!你怎么没反应啊!!二公子死了!他死了!

    要是老爷问起来,您该怎么办!?”

    昨天自家公子狠揍了二公子一顿,今天早上二公子就死了,那不明摆着是公子杀了二公子吗?

    那要传出去,公子能讨得了好吗?

    叶玉珩撇了竹香一眼,伸手将他的手拂下来。

    “昨天关他的时候,他还活蹦乱跳的对吧。”

    “是”竹香想了一下,还是默默地点头。

    “那之后他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杀的。”

    “可是”

    竹香翻了个白眼。

    不是您杀的,可昨天您揍完二公子之后,他就只剩下半条命了,您还不让他医治他就算今天不死,过两天也得咽气不是?

    “他那不是听说自己生不出孩子,还给别人养了孩子,受的刺激太大了,一下子受不了死的吗?”

    叶玉珩挑眉说道,面上一派理所当然。

    竹香抽了抽嘴角,心想,可把您的脸给大的

    不过现在他也反应过来了,为什么自家公子会给那带孩子的女人那么多银子了。

    合着公子是想把这口锅推给那些女人啊!怪不得要给人家银子呢

    “可老爷会信这种说辞吗?”竹香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叶玉珩抿了抿薄唇,眼中晦暗一闪而过,眯了眯眼睛,缓缓地吐出几个字,“不信也得信。”

    竹香闻言,很是纠结地点点头,片刻之后,又很是崇拜地凑到自家公子的眼前。

    “公子,你怎么知道二公子听完这个消息之后会受不了啊?”

    叶玉珩嫌弃地将他推开。

    竹香郁闷地撇撇嘴。

    “我不知道,随便说说而已,这种好事情,怎么能不让当事人知道?”

    就算叶玉横听完之后不死,自己也会有其他的办法让他"自然死亡"。

    只是,他没想到,那叶玉横的心理承受能力居然这么低,才听两句话而已就能被气死这倒还省下了他不少的事儿。

    “小姑娘,给老夫来几个绿豆酥和芝麻糕。”

    杨老眯着眼睛,懒懒地说道。

    他自从前两天来过这家糕点店之后,就爱上了这里的糕点。

    每天都要来买一些尝尝,也换换口味。

    这不,今天一早,他这个老人家就又跑来排队了。

    今日在门口卖糕点的人轮到温明月了,她手脚麻利地替杨老包了几块糕点递给他。

    “来,给您。”温明月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伸手将包好的油纸包递给眼前的老人。

    然而杨老却没立即接过那纸包,反而是看着眼前的那个笑脸,开始发愣。

    怎么回事这个小姑娘怎么那么像小香?

    温明月见老人不接她递过去的东西,反而是一直盯着自己的脸看,狐疑地伸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

    怎么了她脸上是沾了什么脏东西吗好像没有啊?

    “老爷爷?”温明月伸手在他怔愣的眼前挥了挥。

    杨老立马恍然般地回过神来,“哦”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住啊小姑娘,你笑起来太像我孙女了,老夫都给看愣了”

    温明月大大咧咧的,也没放在心上,将手中的东西再次递了出去。

    “没关系,您是想孙女了吧?那我再笑两下给您看,让您一解相思之苦。”说罢,她当真又扬起了笑脸,还俏皮地对着眼前的老人眨巴眨巴眼睛。

    杨老接过她递过来的纸包,颇为好笑地看着她。

    嘟囔道:“你这小丫头,小嘴像抹了蜜一样难怪你这店里的生意这么好呢”

    温明月听此,夸张地捧着自己肉嘟嘟的小脸,“我这就抹蜜啦?”

    而后笃定道:“那您肯定是没见过我姐姐!”

    她姐的那张嘴,面对客人的时候,那是妙语生花,死的都能给她说成活的。

    经她手出去的东西,卖的速度可比自己快多了!

    杨老听此燃起了些许好奇心。

    “哦?那姐姐呢?她怎么没在呢?”

    温明月听此,张了张口,“姐姐她”

    话未完,便突然停了下来,随后只是笑笑道:“姐姐这两天脸上冒了疹子,不能出来见人。”

    温明珠倒不是冒了什么疹子,她是因为脸上的伤还没好透,脸上还有些红印子,所以才没出来见人。

    杨老点点头,不疑有他。

    “喂!前面怎么回事呢?怎么一直没动呢?”

    一老一小在这里聊得起劲儿,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这会儿她两聊天的场所不对呢。

    杨老笑了笑,“那小姑娘你忙吧,明日我再来找你聊聊天。”

    温明月点点头,“那好吧。”

    说罢,杨老便转身准备走了。

    杨老离去,那队伍才得以顺利进行。

    可这会儿温明月却不想守在这里了,她见温母从后院的幕帘里出来添货,便一个箭步冲过去。

    “娘我不想守了,您帮我守一会儿吧!我去替了您的工作!”温明月抱着母亲的手臂蹭了蹭,开始撒娇。

    可温母却腾出一只手,将她的脑袋推到别处。

    “得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今天可是轮到你的班了,你可别想着偷懒!”温母好笑地看着她,将手中的东西交给她,便转身回了后院。

    温明月见此,也只好生气地跺跺脚,然后,认命地回了自己的岗位。

    杨老因为是早晨,也没什么事,所以踱的步子就分外地悠闲,走出一段路程之后,还回望了一下那家糕点铺子。

    却正好透过那藤蔓墙上的小孔看见一个熟悉的蓝色身影。

    愣了一下。

    随后立即激动地开始往回走,嘴里还念叨着:“小香”

    可走了几步之后,却又停了下来。

    他低着头自嘲地笑了笑,双眼有些酸涩。

    还真是年纪大了啊老出现这种幻觉怎么可能会是小香

    想来,那件事之后,也有接近二十年了吧

    二十年啊

    杨老叹了一口气,抻着衣袖,抹了一下自己眼角的泪痕。

    再次转身离去的时候,那身影却佝偻了不少,一个人行只单影的,看起来竟然分外凄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