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生日4
    袁善在吃饭的时候,一直都是瘟丧状态,整个人都蔫哒哒的,心里想抽自己两巴掌。

    他刚刚干了什么!?他竟然嘲笑了心上人的哥哥?

    只是,桌上的其他人却并未受他的影响,皆都沉浸在美食和欢乐的气氛之中,连王进都不例外。

    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家妹妹老爱跑这里来蹭饭了。

    讲道理,这味道,自家的厨子该被解雇了好吗?

    院子里面温明珠摆了好几张大桌子在里面,每张桌子上面都布满了美味。

    并非是那传统的宴席,这桌子上的东西,都是温明珠做的特色菜。

    “来了来了,各位注意了!你们小明月最爱的一道木桶鱼来了!”

    说着,温明珠、温母和顾蕊娘三人便一人拿了一个盖着铺草的杉木桶放在桌子的中央。

    这菜可是温明月求了好久的,因为这东西做起来挺麻烦的,所以温家其实吃这个的时间很少。

    有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温明月也顾不得在桌子上与自家哥哥抢吃的了,立即蹦起来,殷勤地帮着自己那一桌把铺草盖子揭开来。

    那杉木桶里炸过的鹅卵石滋溜溜地响起来,莫名地让桌上的人吞了口水。

    王进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满脸的问号。

    红烧石头??

    稍许之后,众人便见到鱼片被倒了进去,随后才是浓汤。

    这一新鲜的吃法,令大家都瞪大了眼睛。

    温明月的口水早就要流下来了,直接蹦蹦跳跳地去夹菜,根本不管众人还处于惊讶的状态。

    等她吃了好几口了,桌子上的人才反应过来,立马加入抢食的状态。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几人都心满意足地长吁气,大家都喝了点酒,脸上都有点颜色,就连不胜酒力的温明珠都小酌了几口。

    最惨的要数袁善了。

    王进使了劲儿地灌他酒,明显的不怀好意,让旁边的王雨儿着急得紧,可又无可奈何。

    她一开口说话,就收到自家哥哥幽幽的一眼,她也没办法。

    而袁善,就算知道对方故意整自己,却不敢不喝。

    可他哪是王进的对手。

    王进人是商场上的一把老手了,这酒量自是不错的,至少来十个袁善这样的,根本不在话下!

    温明珠因为打着做香水的主意,所以家中屯的酒,可都是烈酒!

    可怜了袁善,就这么一杯一杯地被灌着,不久之后,那脸就通红了。

    王进再灌他两杯,他就趴在桌子上起不来了。

    他是醉了,可王进的脸上,除了微微红润了一点之外,一点变化都没有。

    王进盯着桌上烂醉不醒的袁善,一脸的失望。

    他怎么就没发酒疯呢?

    一身酒气,烂醉不醒的袁善,被温明月给提溜到了温明阳的房间里睡觉。

    温明阳本来还不愿意的,很是嫌弃一身酒气的好友。

    可他的那点子意见,被温明月直接给驳回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几人收拾完残局之后,便坐在院子里面唠嗑,扯些天南地北的东西。

    王进还挺意外的。

    他知道温家有一个秀才的家主,有文采是肯定的。

    却没想到,温母和温明珠这些女人,竟然都是读过书的,言谈不俗,举止更是落落大方,招人喜欢。

    要知道,只有像他们这样的人家,才会教女孩子读书的,没想到温父只是一个秀才,居然还有这样的见识。

    他一直认为,读书是个开智明理的事情。

    不在乎能不能考上功名,读过书的人,为人做事都会更上一层楼,当然,个别的傻子除外。

    而对于女子读书这件事,他更是重视。

    在他眼中,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虽说不完全对,但却有一定道理。

    王雨儿小时候不爱念书,还是他狠心压着念的。

    这也是为数不多的,他对着妹妹黑脸的时候。

    几人在院子里面聊得高兴的时候,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温姑娘。”

    竹香笑嘻嘻地站在幕帘的面前,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木盒。

    温母一见他,脸色就变了。

    刚刚还笑意盈盈的,瞬间就变得暴跳如雷。

    “明月!”她怒吼了一声。

    吓了正在和姐姐咬耳朵的温明月一跳。

    温明月一脸懵地看着她娘。

    ???

    温母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然后气势汹汹道“你去给我拿棍子过来!把这个人给我撵出去!”

    王进目瞪口呆地看着刚刚还一脸慈祥长辈脸的温母突然变脸。

    神奇的一家

    他心里默默感叹道。

    然后又很奇怪地看着门口的人。

    怎么回事?这人不是叶大公子贴身的那个小厮吗?他主子不是在追求温姑娘吗?这就被拒绝了?这么牛?

    温明月看了一下姐姐,又看了一下她娘,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温母见她不动,愤愤地起身,嘴里念叨着,“你不去,我自己去!”

    说着,便站起身来,迅速地跑进仓库,去寻找趁手的家伙。

    温明珠无奈,头痛地捏了下鼻梁,然后对着小妹道“你快去拦住娘,千万不要让她出来理由你自己想”

    温明月张了张口,急了。

    能说动娘你不去?为什么我要背锅?

    刚想反驳,便被自家姐姐笑意盈盈地看了一眼。

    她就知道这件事非自己不可了。

    可她转念一想,不是还有个背锅侠吗?

    她又一脸希冀地望向她哥哥。

    却没想到,温明阳居然先她一步转开眼睛,开始与身边的王进对话。

    “王兄啊,小弟有一事想要请教。”

    “哦?温小兄弟请说”王进一脸惊讶,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

    这明显的甩锅,他怎会看不清楚。

    不过,他是个上道的人,也乐得配合一下眼前的人,看看热闹。

    温明月见此,哪里还不懂哥哥的意思。小嘴一瘪,眼中闪过几丛小火苗。

    猥琐!叛徒!不要脸!

    然后,她就认命地拖着沉重的步伐,去了仓库。

    这边的竹香,看着温母的反应如此之大,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脸懵逼。

    他是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为啥要赶他出去?昨天寇婶婶不是还很热情的吗?还找他打听了好多事儿!

    算了今天就算被打一顿,也要把东西送到温姑娘的手中!

    竹香咬牙想着,心里已经做好了被锤一顿的准备。

    只希望下手的不是温二姑娘大概,寇婶婶下的手,他还是能抗住的

    乞巧会上他可是在一边旁观的,要是温二姑娘下手了,他今天能不能回去还两说。

    正当他为自己不确定的命运哀叹的时候,就见到温明珠一脸无奈地朝着他走过来。

    他赶紧迎了上去。

    “温姑娘”

    话才刚起头,便被温明珠给截断了。

    她叹了一口气,“竹香,我昨天不是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吗?我也让你给你家公子带过话了你今天怎么又来了?”

    竹香这次却未再嬉皮笑脸了,反而一脸严肃地道“姑娘说过的话,小的已经带给公子了,公子说,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语毕,却突然弯下腰,恭敬地将手中的盒子递给温明珠,“温姑娘,公子吩咐过了。这个东西,请您一定要看一眼,若是看完之后,您的想法依旧不变,那么,公子说,他就不再强求了。”

    温明珠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少年递过来的木盒,心里其实并不想接受这个东西。

    可少年一直坚持这个动作不变,她心里不忍,还是伸手拿过了这个木盒。

    “呐,你的东西已经送到了,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竹香心里一喜,抬头看去,却发现眼前的女子虽然拿了那盒子,却并没有打开的意思,又急了。

    “温姑娘,您倒是打开看看啊!”

    温明珠皱了眉头,心想,事儿还真多等会儿再开不是一样吗?

    虽然不情愿,可还是依言打开了这个木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