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生日5
    浅褐色的木盒被缓缓打开,里面装的,并非什么闪瞎人眼的宝物。

    只有一枚银色的戒指,静静地躺在一堆白色的绒毛里。

    温明珠见此怔愣了一会儿,稍许之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视线也渐渐模糊。

    又过了一会儿,她抬手快速地抹去眼眶中溢出的泪水。

    手指有些微微颤抖地从木盒中拿起那枚戒指,倾斜着去看,从戒指的内侧,毫无意外地找到了那一行熟悉的字。

    她咬了咬有些干燥的唇角,声音有些哭腔,艰难地说道:“他在哪儿?”

    竹香见眼前的女子反应奇怪,心里很是好奇。

    据他跟在自家公子这么多年的记忆而言,公子与温姑娘以前根本就是素不相识啊,那么一个小戒指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心里虽有疑惑,但他也知道此事不是他该问的。

    如此,竹香退后一步,恭敬道:“公子现在正在城外月老庙的枫树林里等您。

    马车就在外面,请姑娘随我来。”

    温明珠握紧了手中的戒指,点点头便跟着竹香离去。

    所有的动作,不过都在刹那,三言两语之间,院子里的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温明珠便跟着竹香走了,急切到甚至忘记与他们招呼一声。

    回过神来的温明阳立即动身追了出去,踏出门外,却只看到马车后扬起的尘土。

    坐在马车里的温明珠怔怔地看着手中的戒指,心里震惊到无以复加。

    这分明是当年,玉哥哥求婚时用的那枚戒指!如果叶大公子就是玉哥哥,那他为何不早来告诉她?

    她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疑惑,等着被解答。

    自己走后他到底过得怎么样?

    温明珠垂下眼帘,心里很是苦涩,还带有浓浓的愧疚与心疼。

    平心而论,若是离去的玉哥哥,而留下的是她,她根本无法想象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日子。

    况且,她死之前,还逼着玉哥哥答应她,不到时间,不准跟着她去。

    可实际上,若是换个角度,她自己是根本没有勇气坚持到最后的

    她很怕,玉哥哥是因为坚持不下去才来找她。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那马车渐渐停了下来,片刻之后,外面传来竹香特有的,少年嘶哑的声音。

    “姑娘,到了,公子就在前面火焰林中,竹香带您上去。”

    温明珠深吸了一口气,撩开马车的幕帘跳了下去。

    月老庙离水镇不远,就在城外四五里路程的一座山上。

    那山上布满了枫树,枫叶林也是极其有名。每年到了十一月下旬的时候,整座山头都会变得火红,远远看起来,就像是燃烧起来了一样。

    因为,这里也常常被人戏称为,人间火焰山,那枫林,也被人称为火焰林。

    这会儿不过十月中旬的样子,山中的景致还未成形。

    只是,这会儿虽不到赏红叶的最佳时节,但入眼的火焰林已经初具雏形了。

    现在的火焰林之中,大多数的枫树都还是青黄相间的样子,只是其中偶尔也会有几株带有片片深红。

    这会儿的景致,虽然未到赏红叶时的那样精致震撼,但三色变换之间,细细观赏下去,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两人上山的路程中,还可以见到几队行人。

    有的是女子携手而去,偶尔还会传来几声嬉笑之语,而有的则是少女与少年同游,青涩之间,可见其中粉红。

    当然,男子和女子同游的,身边都带了自己的丫鬟小厮,以防外人说三道四。

    只是,无论是风景,亦或者是行人,在此时的温明珠眼中都视若无物。

    现在她只想快点到那火焰林,去印证自己心中的想法,去见那个自己思念多时的人。

    竹香上山的速度很快,因为年纪还小,也未细心考虑过身后的女子能不能跟上。

    若不是温明珠来的这些日子也经常山上山下地奔波,已经习惯了这种强度,换个寻常女子来,也不一定能跟上前面精力充沛的少年。

    走了许久,直到隐隐能看见那月老庙了,竹香才停下来。

    “温姑娘,到了,公子就在前面。”

    说罢,便侧开身子站在一旁,微低下头,不再说话。

    温明珠点了点头,没有再看竹香,提着裙角,便急匆匆地离去。

    她胸口的心脏一直在剧烈地跳动,心中的感情复杂万分。

    本以为一进来,就可以看见她的玉哥哥,可在这林中奔跑了良久,却依旧没见到心中之人的影子。

    再回头看去,她已经找不到来时的路了。

    这里的枫叶林好大,四周除了她自己,一个人影都没有。

    除了偶尔落叶的声音,细细的风声,和她自己的步伐声,四周再也没有其他的声响。

    这一刻。

    恐惧,孤寂,思念,委屈

    这些日子所有积压的感情,突然喷发,都向她蜂拥而来。

    温明珠的情绪,一下子就崩溃了。

    她抱着自己蹲下来,头埋在双膝,开始默默抽泣。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些日子以来,为什么她总要把时间填得满满当当,像个陀螺一样,一直在旋转。

    因为她怕,她怕自己一停下来,心里头的思念就开始蔓延。

    慢慢地,温明珠的眼泪,浸湿了膝盖上的衣裙。

    可她心里的难过,却没有半点消退,反而越演越烈。

    忽然,她的背后,袭来一阵暖意,一声声低沉的笑声开始在她的耳边蔓延开来。

    “你怎么还是这样,笨得厉害”叶玉珩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地说道。

    他在这枫叶林里面等了许久了。

    本来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人应该到了才是,可左等右等都没有看见人来找他。

    最终,他还是沉不住气了,沿着小路走了回去。

    那入口处的竹香见了自家公子,一脸坏笑地跑过来,八卦地往身后望去,却意外地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身影。

    连忙问道:“公子,温姑娘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竹香眼巴巴地看着眼前高大的身影,心里默默地想着,自家公子莫不是被拒绝了,恼羞成怒地把人姑娘给扔在林子里面了吧?

    太不是东西了!

    如此想着,竹香看叶玉珩的眼神异常地怪异,其中还隐隐约约地夹杂着一抹鄙视。

    叶玉珩闻言,眉头紧得快夹死一只苍蝇了。

    小傻子进了火焰林,为什么没来找自己?

    该不会在里面迷路了吧?

    他想着,基本上心里已经肯定了事情的经过

    心里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认命地又倒回去,开始搜索那颗迷路的明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