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终相见2
    两人东扯西聊地嘀咕了许久。

    说是聊天,其实大多数时间都是温明珠在说,叶玉珩一脸笑意盈盈地在听对方说话,有时候回答上两句。

    “你为什么这会儿才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早点来找我?为什么让我等你那么久?还装作不认识我?”

    温明珠三个为什么,很是愤怒地问道,说起最后一句话时,心里委屈得很,眼眶又开始红了起来。

    居然让她等了那么久他一定是在外面有了别的珠子!

    如此想着,温明珠的心有些发紧,一脸控诉地盯着他,微微鼓起的脸颊像一只金鱼似的。

    这样子在叶玉珩的心中却可爱得紧。

    他伸手弹了一下女子的额头,闷笑出声。

    而后摇头,有些无奈道:“你啊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那时在小香山见到你,我确实还不认识你。”

    温明珠瞪大眼睛看着他。

    所以说,这个意思是?

    玉哥哥的情况,实际上也跟她差不多?

    “其实我到这里的时间不怎么长”温明珠思虑了一会儿,有些犹疑地说道。

    随后,就将自己这几个月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眼前的人。

    叶玉珩听完之后沉吟了一会儿。

    他和明珠一样,都以为对方是一直都在这里生活的,没想到其实两人到来的时间线其实差不了几天。

    “玉哥哥”

    “恩?”

    “如果是现在的你那么以前的叶玉珩?”温明珠心情有些复杂地问道。

    她虽然有小温明珠的记忆,但她自己,其实并不认为她与从前的小温明珠是同一个人。

    确切地来说,她认为,她是完完全全地取代了小温明珠。

    从到这里开始,她心里其实对温家人,特别是对温父温母,心里有一股愧疚感,她一直认为,是她取代了别人的女儿,所以她才会下意识地对温家人特别特别的好。

    所以,她才会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迅速地适应温家的生活,适应现在的身份。

    要知道,温明珠本人,虽然性格上温和,但内心里,其实并不愿意与别人交心,说白了就是十分薄凉的一个人。

    从前的她,除了对叶玉珩和她父母放在心底之外,可以说她是一个真心相待的朋友都没有。

    这并不是指她身边没有人陪伴。

    只是,她在现代的生活,也是在家族之中。虽然她们温家算小家的人口只有三人,但在大家族之中,勾心斗角是必不可少的。

    这也养成了她在外随时带着面具生活的习惯,看似和谁都交好,但其实她与外人之间的关系,基本上都流于表面。

    叶玉珩将怀中的人拢了拢,而后将头轻轻地靠在她的头上,沉声道:“我与你有些不同,我的情况,更像是融合了。”

    “融合”温明珠怔怔地念着这个词汇,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她和玉哥哥,两个人的变化都很大他们还是从前的自己吗?

    温明珠有些复杂地想着,片刻之后,却自顾自地猛摇头。

    不,就算自己和玉哥哥两人都发生了变化,可他们之间的情是没变的。

    自己没有必要再去纠结这个问题,过好现在,珍惜现在,就是最好的。

    这样一想,温明珠的心情豁然开朗,连周身的气息都明朗了几分。

    叶玉珩自是发现了她的变化,轻笑了一声。

    虽然并不知道对方刚刚是想通了些什么,但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好事。

    其实,这一番后世今生的融合,对他来说,有利有弊。

    利是,他得到后世所经历的阅历,现在的他,经过一系列的动作下来,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去保护自己心中所爱,也得到了所爱之人的回应。

    况且,他敢肯定的是,如果自己不是"玉哥哥",那么怀中之人,是绝不会与自己有任何交集的。

    而弊

    叶玉珩眼中闪过一丝暗光,手上的动作几乎是霸道地将怀中的女子圈在自己的领地之内。

    他自从与后世融合之后,对明珠的占有欲太强烈了,有时候,甚至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或许是因为在后世的时候,绝望的等待时间太长太长了,所以有了希望之后,形成了一种病态的反弹。

    叶玉珩一面冷静地分析自己的心理状态,一面心中又止不住的疯狂。

    不过,从今天开始,他已经不需要再过于压抑自己了。

    因为他发现,越是压抑这种疯狂,他的情况就越来越严重。

    在他逼迫自己留在主宅的那段时间里,他甚至会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对他自己作出一些疯狂的举动。

    “玉哥哥”

    “恩?”

    “我问你”温明珠咬了咬牙,手上的动作有些颤抖,“你是因为什么,才到了这里?”

    “”

    空气中一阵沉默,四周传来落叶飘落在地面的声音,而温明珠的手心里,已经冒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

    她真的很怕,对方说出来的答案会让人绝望。

    良久之后,叶玉珩叹了一口气。

    “放心我是到了时间才来的。”

    温明珠闻言,心里的紧张,才微微放下一点。

    可一会儿时间过去,突然又想起了一件更令她呼吸困难的事。

    她闭上了眼,心里很矛盾,她该不该问出心里的这个问题。

    如果说,玉哥哥是正常死亡的,那么,他在那边,是不是已经有了责任?

    也就是说,他是不是已经结婚生子

    如果是那她该怎么办?那她到底算一个什么?

    不怪她会这么想。

    这并不是说,她怀疑玉哥哥对自己的感情。

    可她到底是逝去了很久的人,就算是玉哥哥一直将她放在心底但他也是一个正常人,需要一个女人来照顾他的生活,这似乎没什么可以辩驳批判的。

    但她的心里,还是过不去那一个槛。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眼睛容不得沙子。就算是她最后在弥留之际,也没说出过,让对方忘记她,再重新接受一个女人的这种话,她只是要求让对方活着。

    说她自私也好,心胸狭隘也罢,就算是她自己,每每想起这件事,都会觉得自己十分恶毒。

    温明珠攥紧了手指,咬了咬牙,还是问出了那句话,“玉哥哥,你在我之后有没有过其他的女人?”

    问完之后,她紧张地闭上了眼,手上却因为攥得太用力,指甲已经陷入了手心的软肉之中,隐隐传来丝丝的疼痛。

    只是这时候,她却没有感觉到,全部的注意力,都已经集中在等待对方的回答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