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7提亲1
    “爹,娘你们?”温明珠有些莫名地喊道,她现在完全不知道在她走之后,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儿。

    温母听见她的喊声,惊喜地抬头。

    “明珠!你回来了?”温母三两步跨到女儿的身旁,拉着她的手说道。

    正当温明珠张口想说话的时候,温母却突然恶狠狠地问道:“你这丫头,一下午的时间,你都去哪儿了?怎么出门也不跟家里人说一声?”

    温明珠闻言,眼神乱放,“额”

    温母皱眉看着女儿,等着她的回答。

    身后的温父和温明阳却突然猛地咳嗽。

    咳咳!

    温母有些不虞地回头望向他两,正想问他两要干什么,却见到两人脸色有些不对地对着她使眼色。

    她狐疑地将头转回来。

    这时候,她才终于注意到,门口竟然还站了一个面容带笑的黑衣男子。

    温母打量了他两眼,正疑惑这人是谁的时候,却突然看见了在他身后,冒出半张脸的竹香。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立马怒吼道:“明阳,明月!快!就是这个人!他打了明珠!快拿东西揍他!”

    温父和温明阳听见喊话,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两人怔怔地坐在桌子上,没有动作。

    而蹲在一角的温明月却突然蹦了起来,飞快地在墙角抄起一根木棍递到温母的手上,而后还十分谄媚地笑了笑。

    温母这回赞赏地看了小女儿一眼,下一秒,抄起木棍就要冲上去。

    “娘!!”温明珠惊恐地大叫,赶紧冲过去一把抱住自家暴走的母亲。

    “这是客人!客人!您快将棍子放下!”她焦急地喊道,然后疯狂地对着坐在桌上发呆的两人使眼色。

    这时候,温家的父子两才终于回过了神。

    温明阳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夺下母亲手中的棍子。

    “娘!您先冷静一点,来者是客,哪有人一进来,就拿棍子迎接的道理?”温明阳颇有些头痛的说道。

    今天的事儿可真多啊按这个频率活下去,只怕是要不了多久,他的白发就得多一半。

    温母被拦住之后瞪眼,气呼呼地回到桌前坐下,而后刀眼不住地对着门口的人飞去。

    温父轻咳了一声,皱着眉对门口的叶玉珩问道:“年轻人,你到我们家来干什么?如果是又来道歉的,我想,不必了,我们温家不缺你那点东西。”

    说道最后,温父的语气明显就不怎么样了,拉下的脸,明晃晃地表达了不欢迎的意思。

    他从妻子那里知道了女儿是谁打的之后,自然对于打人者的哥哥没什么好脸色。

    叶玉珩闻言,脸上的笑意却并未有什么变化,他像是没有看懂屋子里的人对他的敌意似的。

    抬脚进了屋子之后,对着端坐在桌前的温父温母施了一礼,而后收敛了笑意,满脸严肃道:“伯父伯母你们好,在下叶玉珩,今日前来,并非是为了道歉,而是为了提亲。”

    !!!

    房中之人,除了温明珠之外,惧都一脸呆滞地看着他。

    而温明阳,更是差点将手上的茶杯给打翻了。

    “提亲!?”温母尖声叫道,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啪。

    温母回过神来,气愤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怎么的?我温家就那么好欺负啊?弟弟来踩一脚,哥哥还得来添一巴掌?

    我告诉你,你想娶明珠,门儿都没有!呸!窗户都没有!”

    顿了顿,冷笑了一声,又继续道:“你们家居然连个做主的人都没有?家中教出像你弟弟那种败类,你父母居然也不出来管管?”

    温母气急,说出的话没有丝毫留口。

    房中之人都紧盯着叶玉珩,冷漠之情不言而喻。

    叶玉珩听着温母的话,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反而认同地点点头,“您说的对,我弟弟确实是败类,出了这样的事情,我难辞其咎,不过,我保证,他以后都不会有机会出现在您与您家人的面前”

    站在他身后的竹香颇为认同地点头。

    那可不是再也没机会吗?人都埋了好一段时间了,不可能还诈尸出来吧?

    “至于我的父母”叶玉珩顿了顿,脸上突然出现落寞的神色,“我母亲已逝多年,父亲不提也罢”

    温明珠心中有些唏嘘地看着面前的演员,面上的表情却未变化。

    好家伙,来了来了,苦情戏!

    果然,此言一出,温母的脸色就缓和了下来,面上还有些尴尬。

    通过叶玉珩的三言两语,温母的脑中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幼年丧母的小男孩,孤苦无依地生活在大宅院之中,父亲寡情,姨娘欺辱的画面。

    “你”

    温母刚戳了人家的心窝,张口就想要道歉。

    却被一脸苦涩的叶玉珩截住了话头,“伯母,您放心,现在家中的情况已经有所不同了,所有事务都由我来做主。

    等明珠嫁过去之后,我不会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叶玉珩很是认真地说道,最后的一句话,像是对房中所有人的保证,也像是自己为自己立下的誓言。

    铿锵有力的话语,让房中之人不觉跟着点头。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啊?

    温父神游了一会儿,突然脸色一变,啪地一下,恼怒地拍了一下桌子,指着叶玉珩愤愤地说道:“你这小子,居然还耍心眼儿!

    我们什么时候答应将明珠嫁给你了!”

    叶玉珩见有人反映过来了,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笑意,很是无辜地看着他,“所以说伯父,今日小辈前来,就是想来要个口信,等伯父伯母同意之后,小辈就来正式提亲。”

    他的话中完全避免了可选择性的词汇,根本就没给温母他们拒绝的选择。

    温父气呼呼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转头看向妻子,却发现她眼光怔怔,一脸复杂的表情看着立在前面,身姿挺拔的黑衣男子。

    “荷香”温父皱着眉碰了妻子一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居然会让妻子出现这样的神情。

    “恩?”温母回神,抬手轻轻按下了站起身来的丈夫。

    片刻之后,有些言语艰难地开口问道:“小叶,你的母亲,姓甚名谁?”

    温母话语之间的软化,让叶玉珩眼中暗光一闪。

    “伯母,我母亲出身于江南谢家,名婉安。”

    此言一出,温父的脸色一变,看向妻子的眼神,不觉露出些担心。

    “谢婉安婉安师姐”温母怔怔地念着叶玉珩母亲的名字,而后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