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提亲8
    哐哐哐。

    突如其来的急促敲门声,让房中的人似惊醒一般,身子一颤,而后快速地将手上的匕首放在枕头之下。

    他皱着眉看着自己正在冒着血珠的左臂,脸色阴郁。

    “公子?你在吗?”一道略显焦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刚刚竹香敲完门之后,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发现房间里面没有回声,有些疑惑地出口问道。

    他明明看见公子进的房间,可为何敲门没有人应声呢?这可是大事啊,得赶紧回禀公子才行

    如此想着,竹香伸手便打算推开房门一探究竟。

    “不准进来!”房中之人厉声喝道。

    竹香被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却立马止住,稍许之后,小心地问道:“公子,您怎么了?”

    房间里面却没有立马传出回音,正当竹香准备顶着被骂的风险,进去查看的时候,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却恰好止住了他的动作。

    “我没事,这么晚了,你过来干什么?”

    听见里面的人说没事,竹香心里松了一口气,可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之后,立马焦急地说道:“公子,刚刚有人传来阿杰的口信,说老爷已经知道二公子的事情,正在赶来的路上。

    那传信的人说,按照路程,老爷明日一早就能到宅子里,您得提前想好应对的办法才是”

    顿了顿,竹香又添上一句,“陈姨娘还不知道此事。”

    这消息也不知道是如何走漏了风声,竟然这么快就传到了老爷的耳中。

    好吧,其实公子也没有特意地封锁这个消息

    只是,那二公子就算再不受宠,那也是老爷的亲生儿子,如今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老爷没有不过问的理由。

    不过让人稍微舒心一点的是,那传口信的人说,不知道什么原因,老爷并未将此事告诉陈姨娘。

    若是往好的方面想,老爷的这一举动,似乎有帮公子掩饰的意思。

    竹香若有所思地想着,心中还是有抑制不住的担忧,毕竟这也只是他往最好的方向去想的结果。

    正当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房中却传出一声,“知道了。”

    虽然这三个字的语气并没有什么起伏,但却奇异地安抚了竹香那颗上蹿下跳的心。

    他想这么多有什么用呢?公子定是早就有了应对的办法,不然也不会直接除去二公子了。

    竹香离去之后,叶玉珩脸上的难看之色已经平静了下来,开始轻车熟路地着手处理自己的伤口。

    杨老特制的药粉有些许麻醉的效果,撒在伤口之上的疼痛之感并不强烈。

    又来了

    叶玉珩皱着眉,心中的思绪翻腾。

    这种举动,在他与后世融合之后便开始了。

    每次的动作,其实他的意识都是清醒的,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他知道这种行为是一种病态,可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压制住自己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若是真将心底的疯狂释放出来,那后果必定不可想象。

    相比之下,他更愿意用这种方式来解除心底的压抑。

    他相信,这样的生活,持续不了多久

    他有预感,只要他和明珠成亲,这种病态,便会彻底地消失!只有明珠,才是他心底的解药。

    想到那个不久之后便会彻底属于他的人,叶玉珩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刹那间,房间里的幽暗,一扫而光,只余下满室的柔情。

    第二日一早,叶玉珩正在客厅中,与杨老享用早餐的时刻,门外的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暴怒的声音。

    “叶玉珩你个胆大包天的畜生!给老子滚出来!”

    正在吃饭的两忍手中的动作一顿,而后却像什么都没听见似的,又继续着自己未完的早餐。

    叶任良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悠闲的画面,心中的怒气再也忍不住,直接走上前,一把掀掉叶玉珩手中端着的白色瓷碗。

    怒极的人并没有控制自己手上的力道,一不小心,那洒落的汤汁便有三分之一都浇到旁边杨老的手上。

    烫得杨老嘶地一声,倒吸一口冷气,随后一脚踹在叶任良的后膝盖窝,怒道:“你想烫死老子吗?”

    没有防备的叶任良被突然而来的力道踹得腿脚一弯,但因杨老使的力气不大,到底没有让他出现当场向儿子下跪的丢脸状况。

    叶任良暴起的怒气,在这一脚之下,也被踹没了一半。

    他先是恶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随后强扯起笑容,转身对着杨老赔礼,“先生对不住晚辈刚才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道所以”

    杨老斜着眼哼了一声,明摆着给他脸色看。

    叶任良却不敢怠慢,立即朝着旁边的下人吼道:“你们都是瞎子吗?还不快去拿药箱!”

    下人们被吼得身子一颤,立马群涌着跑出门去找药箱。

    其实洒在杨老手上的汤汁,温度并不是很高,他也只是开始接触到的那一瞬间被烫得厉害,皮肤虽有些发红,但却没什么大碍。

    杨老如此作为,只是想帮一下叶玉珩而已。

    在叶任良转头的一瞬间,他对着对面的人悄悄眨了下眼睛。

    叶玉珩见此,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待杨老手上的红处涂上药膏之后,叶任良心中的怒气又降了一个档次。

    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冷言对着桌对面坐着的面无表情的人问道:“我前两日收到消息,说玉横被你打死了,有没有此事?”

    叶玉珩不怎么高兴地回道:“谁跟你说的这种消息?”

    叶任良啪地一下拍在身前的桌子上,竖眉吼道:“你还不承认!?我来时去查过你弟弟的尸体,那上面尽是被虐打的痕迹,外面的人都知道这是你干的"好事"!你还有什么可抵赖的?”

    叶玉珩抿了抿薄唇,眼中寒光四射地盯着坐在上座的人,让那站起身来的人背后忽然掀起了阵阵寒意。

    正当他为自己心中的退缩恼怒,怒起之时,却听到对方淡淡道:“他的伤,是我打的。”

    “你!”

    “可他的死,跟我没关系。”

    叶任良脸上刚起的怒气一滞,而后皱眉问道:“此话怎讲?”

    难道这背后还有什么其他的,他不知道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