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6提亲10
    房间里面静默了许久。

    叶玉珩倒是一身轻松,可他爹却是满身不舒服得紧。

    稍许之后,再次开口,叶任良却突然严肃了起来,“你已经这么大了,也是个有主见的,你娘她”

    说话的人突然脸色黯淡了下来,沉默了片刻后,继续道:“我看,让陈姨娘来操持你的事儿,你肯定是不愿意的。至于我,我一个大男人,平日里也忙也不太懂这些东西

    提亲这事儿,只有你自己操持了,我会找两个婆子来帮你”

    叶玉珩其实知道他爹突然说起这事儿,其实为的就是岔开刚刚的话题。

    但是看在他说的话都是一番好意的份儿上,他也乐得配合他这一场慈父的戏。

    “我知道了,不过,婆子我自己找,不需要你帮忙,你自己处理好你的事儿就行了。别等我到成亲的时候,主宅那边还乌烟瘴气的。”

    阿杰最近送来消息,说主宅那边,莺歌与陈姨娘是斗得越来越厉害了,其实他爹这次过来,不止是想过问叶玉横死的事情。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想暂时避开后宅的纷争。

    噢,当然,她们两斗得这么激烈,这其中也少不了他的背影。

    叶任良听儿子不客气的话,恼怒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这还有人斗呢!你看看你自己身边,竟然连个斗的人都没有!”

    话说到最后,他还有点小得意的意思。

    叶玉珩心中无语得紧,出口嘲讽道:“这种丢脸的事情有什么好炫耀的?”

    叶任良脸上的表情一僵,而后恶狠狠地瞪了下座的儿子一眼,“你!”

    气到说不出话来,可到底也没什么可以反驳的。

    他瞪了自己儿子许久,直到眼睛都酸了,都没见他儿子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最后他也不想跟自己过不去,哼哼了两声,也就算了。

    等他冷静下来之后,才终于又想起了他自己这次到这水镇来的主要目的。

    脸色又慢慢地阴沉下来。

    沉思了一会儿,盯着下座的儿子,眼神有些复杂地说道:“你弟弟的事情

    虽然他的死,最终不是你造成的,但也和你有直接关系。陈姨娘那边,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我想,这种事儿,也瞒不了多久

    她到底是失去儿子的母亲,你多体谅她一点,日后若是在主宅那边遇到她,发起疯来,你且让着她些知道了吗?”

    叶玉珩闻言没有说话,垂下的眉眼已经明晃晃地表达了自己拒绝的意思。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叶任良见他的样子,是真有些动气了,低声怒吼道。

    “哦。”叶玉珩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满脸的怒容,也不好再跟他抬杠,但也只是模棱两可地应答了一声,也没明确说答应,亦或者是不答应。

    只是他的回答,在叶任良的眼中,自然是被认定成了妥协的意思。

    “我这几天会在这边休息,顺便帮你看看聘礼准备的情况。”

    处理好了最主要的事情,叶任良心中也松下一块石头。

    要说叶玉横也是他养了多年的儿子,说不伤心,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两人血脉相连。

    可要说有多伤心,那也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心中最爱的,还是他的原配,谢婉安。

    陈姨娘的由来,本来就只是为了安抚他自己失去发妻的悲痛而已。

    连陈姨娘在他心中的地位都有限,更别说叶玉横了。

    说起来,早起陈姨娘还受宠的时候,叶任良的态度也不至于如此。

    只是

    当年的事情,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可叶任良心中想起来,还是对陈姨娘有很大的隔阂。

    他的发妻刚刚去世的时候,儿子也不过三四岁的样子,他娘去世的事情,事实上对孩子的影响还没有多大。

    毕竟是小孩子,意识还懵懂得很,哄他两句,告诉他,他娘出远门了,他也就问得少了。

    后来没过多久,叶任良就带回了陈姨娘。

    因为事先打过招呼的,那陈姨娘又刚才进府,自然是端着小心,使足了劲儿去讨好小叶玉珩。

    小孩子没什么心眼儿,陈姨娘除了讨好他之外,还有一张与他娘略微相似的脸,所以不过一两月的时间,叶玉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母亲。

    甚至连称呼都是娘。

    叶任良见他们相处得不错,心中也是落下了石头,行动上,更是彻底地当起了甩手掌柜,将自己的儿子全权交到陈姨娘的手中。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是好的。

    可没多久之后,陈姨娘不知道是听多了府中的风言风语,还是有了其他的心思。

    对叶玉珩的照顾和态度,就有些敷衍了,甚至有的时候,看他的眼神,还充满了仇恨。

    当时的叶玉珩还不懂这一切代表着什么,虽然他"娘"的态度改变了许多,但他还是对她亲近得很。

    直到有一天

    陈姨娘终是忍不住心中的仇恨,居然对着年纪还小的叶玉珩下了毒手!将还懵懂的他,直接扔到了家中的池塘中,任由其在水里扑腾。

    她想得很好,若是她家老爷回头问起来,她就说小孩子不懂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落入了池塘里面,她也没有注意到。

    到时候,最多她就是个看关不严的罪名,谁能想到,是她下的手呢?

    那个时候,若不是叶任良突然感觉到强烈的心悸与不安,转而回到了家中,正好看到了快沉塘的儿子。

    只怕,叶玉珩早就死在了那小小的水塘之中。

    他将儿子救出来之后,就赶紧快马加鞭地去找到了正游行到不远处的杨老,接了杨老回来为其医治。

    之后更是直接给了陈姨娘一耳光,让人将她带下去看管。

    本来是打算发卖出去的。

    可那陈姨娘到底是命好,在紧要的关头,竟然被发现了怀有身孕!

    这下子,她的命可就保住了。

    叶任良看在未出世的孩子的份儿上,到底是没能狠下心,将人给卖出去。

    只是从那之后,陈姨娘在他心中的地位就大不如前了,而叶玉珩在那之后,自然也不可能再交给陈姨娘养着了。

    叶任良虽然说是自己带儿子,可生活上,却也没沾手,皆是交给下面的人处理。

    只是,从那之后,他便开始一股脑地教儿子经商,做人,将所有成人世界的黑暗,也一并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所以,叶玉珩自五岁之后,便没有了童年,每日里跟着他爹奔走,长时间下来,也就养成了内里黑的性格。

    而自遭受了陈姨娘的那件事情之后,叶玉珩的心里,更是对谁都充满了不信任,就连他爹也被他列入其中。

    长大之后,虽说是懂事了许多,但内里的芯子,到底是没变多少,对他爹,也总是亲近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