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7提亲11
    叶任良这个人,在对于孩子的教育上,因为从来都没有人对他进行过正确的引导,或者说是敢对他进行指手画脚,所以说,他可算不上什么好父亲。

    在叶玉横出生后的几年,他对二儿子开始也是抱有了很大的期待,也同大儿子一般,准备带在身边,让他学习。

    可他二儿子的心智,到底没有他大哥那样成熟稳重。

    几年过去之后,他爹和他哥哥的手段和圆滑,他是一点都没学会,可风月场上的下流和烂招数,倒是一看就熟,还惹了不少事端。

    若不是叶家在江南一片的势力实在是大,叶玉横这人,早就不知道被人给打死多少回了。

    叶任良见二儿子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最后也就放弃了他,转而认真地培养起大儿子来。

    这也是叶玉珩乐见其成的结果。

    他大了之后,各种事情也都懂了,至于他的弟弟,他对此可没有半点的柔情,反而因为当年陈姨娘对他所做的事情,心里极其抵触他。

    如今这个猪对手自己放弃了竞争的机会,他自是乐意去推一把。

    所以,他爹虽然让他好好管束他弟弟,可他却并未按照其所说的去做,并且私下里更加放纵了叶玉横,让他闯了不少祸事。

    之后,再由他出面去收拾烂摊子。

    这么一下来,叶任良自然就更加不喜二儿子了。

    如今叶任良不争气的二儿子死了,他心中除了伤心之外,更多的,还是解脱。

    毕竟叶玉横隔三差五地就给他搞一件大事儿出来,这么多年来,帮着给他收拾烂摊子,就让他白了无数的头发。

    虽说他心底其实也知道,二儿子的死,肯定跟他大儿子脱不了干系。

    但他现在也只有一个儿子了,难道要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废物,要他赔进去一个优秀的继承人?

    更何况,他的儿子,还是他的发妻给他留下的唯一念想。

    “行了,你提亲的事情还没准备好,也没两天了,你赶紧去把你和那姑娘的生辰八字给合了,看看你两的缘分。”

    叶任良回忆了许久,定神之后,对着下座的儿子嫌弃地摆摆手,让他赶紧出去。

    叶玉珩这会儿是巴不得快点走,于是,点点头就带着竹香转身离去,一点儿留恋的意思都没有。

    杨老在堂中听了那么久,早就憋了满肚子的话要问。

    他摸了把自己的胡子,眼中满是兴奋与欣慰,也没跟上座的叶任良打招呼,站起身来,便挪着欢快的小步子跟了上去。

    仔细看着,那老顽童似的人滑出去的步子,虽然幅度极小,但却是一蹦一跳的。

    叶玉珩走得潇洒,让准备再说两句话叮嘱的叶任良在他身后咬碎了牙。

    这臭小子!

    出了那屋子之后,竹香心中的大石是彻底地被打碎了。

    他有些不可置信道:“老爷居然这么容易就把您给放走了!?”

    没有什么过多的责骂,也没有什么激烈的吵闹。

    二公子死了,老爷就这样算了?

    虽然这对自家公子来说是件好事,但现在的他,居然还有点可怜死去的二公子了

    呸!

    察觉到自己抛锚的思想,竹香啪地一下,打了自己一耳光。

    他在想些什么?

    二公子有什么可怜的,活了那么多年,糟蹋了多少好人家的姑娘,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自己居然还可怜上了?真是该打!

    叶玉珩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身边自己扇自己耳光的竹香,挑挑眉,开口道:“不这样,他还想怎么样?叶玉横可不是我弄死的,他是自己被自己气死的。”

    竹香撇撇嘴,心想,那还不是您对外的说话,二公子的事,明眼人都知道,这跟您脱不了关系。

    “可您就不怕老爷细查吗?要是追究起来,您可怎么办?”

    他可是知道的,公子这事儿做得仓促,实际上还有不少的地方没抹干净,若是老爷坚持要查,到底也是能揪出尾巴的。

    叶玉珩闻言,淡淡道:“你以为,他来的时候,就没查过?

    至于追究?他不止不会追究,反而会帮我们把尾巴给抹干净。”

    语毕,他唇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让身旁所见之人,有些不寒而栗。

    竹香吓了一跳。

    依公子的意思,那老爷其实是知道整件事的始末?那

    “这么说来,那老爷心中的第一位,依旧是公子嘛”竹香有些兴奋地说道,心中对他家老爷的看法,好了那么一丢丢。

    可叶玉珩听他有些天真的话,却没什么开心的意思。

    反而侧目深深看了他一眼,而后冷笑了一声,“你信不信,若是今天死的是我,那他的态度,依旧不会变。”

    竹香闻言愣了许久,步子停在原地,脑子里面阴暗的想法一闪而过。

    他抖了抖,忽然有些不敢想公子这句话背后隐藏的深意了。

    “小小叶!”

    两人正准备出门,却不妨身后传来一阵阵焦急地呼喊声,让他们成功地停下了脚步。

    敢这么喊叶玉珩的人,也只有一个了

    他有些头疼地转身,硬扯起一抹微笑,看着小步奔跑过来的杨老。

    “小小叶!你跑那么快干嘛?老夫还有好多话要问你呢!”杨老微微喘气,瞪了叶玉珩一眼,不满地抱怨道。

    叶玉珩很是无奈地看着他,也不敢对他不敬,“杨爷爷,您可是有什么事吗?”

    杨老听他的问话,立马兴奋地将身子靠过去,双眼放光地问道:“爷爷问你,你看上的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啊?家住哪儿?今年多大?颜色如何?”

    叶玉珩抿了抿自己的薄唇,心中并不想将这些事情告诉眼前的老人。

    倒不是说他不愿,只是考虑到温母的原因

    杨老见他半天不说话,不开心了,垮下了脸,一巴掌拍在眼前高大男子的头上。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墨迹呢?你杨爷爷问你话呢?怎么的,你还害羞不成?”

    叶玉珩长这么大,为数不多挨的那些巴掌,杨老起码占了百分之九十。

    剩下的百分之十,还是小时候他调皮,他娘给打的。

    迫于老人家的压力,叶玉珩最终还是不情愿地说出了不少信息。

    “她叫明珠,如今十四岁,至于颜色,自然是绝色!”

    叶玉珩说着,眉目之间满是温柔,语调的拔高,居然鲜见地,让人听出了炫耀的意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