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提亲12
    “是吗?”杨老啧啧地调笑了两声。

    但却意料之中地,并没有看到对方有什么害羞的神色,反而见到了他的一脸理所当然。

    杨老都已经习惯了叶玉珩从小的厚颜无耻,也就没什么意外了。

    听完叶玉珩的描述之后,杨老还颇有些满意地点点头,兴奋地搓搓自己的手,而后围着他转了几圈。

    突然一跺脚,十分开心道:“你这小兔崽子,如今也有心上人了,这种好消息,我得去告诉你娘去!”

    叶玉珩闻言,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暖色,片刻之后道:“娘那里是山路,不好走,您在家里先坐一会儿,我去找辆马车送您过去。”

    顿了顿,还是有些不放心道:“算了,我陪您一起去吧。”

    正在兴头上的杨老摆了摆手,不怎么在意道:“老夫身体好着呢!哪儿需要什么马车?那以前跑那么多地方,不也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这点儿路算得了什么!”

    叶玉珩皱了皱眉,不赞同地看着眼前倔强的老人。

    以前是以前,如今杨老年纪大了,身子肯定不如以前强了,多个人在他身边照顾着,总是好的。

    他想了想,转头对着身边的竹香道:“一会儿你陪着杨爷爷一起去夫人那里。”

    “是。”

    杨老见此,还不满地嘀咕了两句。

    但见叶玉珩是好意,是对他的孝心,也只是小小地抱怨了两句,接受了他的安排。

    叶玉珩看着竹香随着杨老走之后,他自己却转身去了另一个方向。

    当他乘坐的马车停下之后,入眼的,却是一片大好的风景。

    这里,正是他前两日来过的火焰山。

    他到这里来的原因,主要还是为了山上的月老庙。

    据说这月老庙中有一个解签算命的好手,虽说是个眼盲的,但他算过人,基本上就没出过错,想来,合个好八字,对那人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哦,这个八字,不是温母给的,是他直接问他未来的媳妇儿要的。

    下了马车之后,叶玉珩没有耽搁,一路直奔那月老庙,路边妖娆的风景,并没有让他停留一瞬。

    这水镇的人大多都认为,清晨烧的香,许的愿,那是最灵的!

    所以说,虽说这会儿时间还早,但这月老庙中,已经有许许多多的香客来往了。

    而这其中,大多数都是女子,只有寥寥少数的几个男子插在其中,显得有些扎眼。

    但似叶玉珩这般颜色的俊俏男子,这月老庙中,还是头一份的。

    火焰山的月老庙,整个基调都是以红和粉为主,因为掺杂了大量的香火气息,所以这些红粉之色,并未显得轻浮,反而给人一种庄重的感觉。

    庙中的院子里,立着一颗巨大的不知名的树木,据说,这颗古树,已经有千年之余,连镇中的那颗灵树,都是由这棵树发出的枝丫长成的。

    古树的茂盛的枝干上系满了打着结的红丝带,那丝带垂下的部分,上面挂着刻了名字的木牌。

    传说情侣若是能将刻有两人名字的木牌一次性扔上古树的高枝,就会得到树神的祝福,一生白头偕老。

    那古树下面,现已有了一些结对的男女正跃跃欲试地拿着手中的红绸往枝干上挂。

    这颗古树上面红绸飘扬,也是这庙中唯一一处看起来具有粉红气息的地方。

    叶玉珩站在古树下面眯着眼望了一会儿,微抬起的下颌露出坚硬的线条,坚挺的鼻梁在初升的暖阳之下显得愈加迷人。

    沉思中的他,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已经成为了别人眼中的一道靓丽的风景。

    来往的俏丽女子皆都被树下站立的黑色身影引去了目光。

    她们大都窃窃私语,话中猜想着这俊俏的男子到底是谁。

    这会儿的叶玉珩心中想的却是。

    下次一定要带着明珠来扔一次!

    虽然他不信这什么古树定情,但该去的地方,他一定要带着小媳妇儿去。

    随着树下的女子越来越多,叶玉珩终于有些为耳边不适的音量皱了眉。

    他面无表情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身边已经有了许多或羞或掩面的女子。

    心下微微有些烦躁,双眸之中也透出些不耐,可到底没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只是快速地进入了月老庙中。

    他走后,那些姑娘们心口的气才稍稍落下一些,只是偶尔还会传来一两声唏嘘之声。

    叶玉珩踏进那庙中,便直接去了月老塑像之下,那放着签筒的木桌前。

    省去了日常的祷告,直接伸手从袖中掏出几个铜板放进桌上的铜钵之后,便拿起一个签筒开始晃荡。

    只是他一脸的面无表情,眼光灼灼地盯着那个竹筒,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这签筒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要是出来个下下签,他就

    把这里的竹筒都摇个遍!

    没什么表情的男子,心中的想法却格外幼稚。

    他不信神,但他需要一个好兆头,不为别的,就是心情舒畅。

    他一脸苦大仇深地握着手中的竹筒颠簸了许久,但是都没出一根签!

    最后在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的时候,那签筒里面才终于大发慈悲地落下一支红头签。

    看到那地上细小的竹签,他的脸色才终于好转。

    实际上这也怪不得别人,谁让他自己摇个签,竹筒立得端端正正,人家摇竹签都是微微倾斜着慢摇而出。

    以他那僵硬的动作,能掉出来一个都是上天垂帘了。

    黑袍的男子弯腰捡起那支竹签,翻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上上"二字,心情豁然开朗,至于下面刻的些什么,他就没仔细看了。

    拿着那根签,就到了庙门口的那个瞎眼的算命先生摊前。

    他的运气不错,出来的时候,恰好碰见一女子从那摊子的座位上离去。

    那算命的老先生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道袍,白色的须发看起来是道骨仙风,面目慈祥和蔼,周身都透露着和气。

    就是那双据说已盲的双眼,也并不若平常眼盲之人一般灰白空洞。

    若不是老先生面带笑意地用双手在面前的木桌上摸索,只怕谁也不知道,这样一位似世外高人一般的老者,竟是个看不见的瞎眼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