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提亲14
    叶玉珩回到家中稍坐了一会儿,便招来一小厮。

    “公子叫小的来,是有什么事儿要交给小的去做吗?”黑衣的小厮弯着腰,恭敬地问道。

    “你去巷子里那边,把那钱媒婆给找来。”叶玉珩抬手喝了一口茶水,对着下面的人吩咐道。

    巷子里是水镇出名的媒婆街,这里的媒婆都是正正经经的专职,说媒的费用也十分之高,水镇上只有富贵一些的人家,才会去这巷子里专门请媒婆做媒。

    那小厮应答了一声,便按照吩咐,退出了房间,去办主子交代的事情了。

    在房中等待的时间,叶玉珩便到了书桌旁,处理连日以来堆积在案的要事。

    当他桌案上的书信处理到一半的时候,那小厮终于带着媒婆到了地方。

    “公子,媒婆来了。”

    叶玉珩闻言,放下手中的笔,抬眼定神之后挥了挥手,示意小厮退下。

    小厮走后,房中就只剩下了叶玉珩与媒婆两人。

    他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穿着整洁,笑容得体的妇人。

    那钱媒婆,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见这主人家抬眼打量她,她也就大大方方地站在那处,任由对方观看。

    这也就是在叶家,若是在其他的人家,这钱媒婆可没这么好的脾气了。

    她可是巷子里有名的金牌媒婆,出了名的嘴厉。

    水镇上若是哪家能请到她去做媒,那也是一件令人脸上有光的事情。平日里她可不会轻易出来接活儿的。

    若不是今日那小厮说是叶家有找,她还不见得会出门呢。

    叶玉珩看了这钱媒婆许久,才微点了点头,眼中浮现出满意的神色。

    钱媒婆见桌案那边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便笑道:“叶公子,今日找我这妇人来,定是为了说媒了。您先跟我说说,这是哪家的姑娘这么有福气?竟然入了叶公子的眼?”

    语毕,她很是好奇地盯着叶玉珩,心中也是兴趣渐浓。

    这叶家的大公子这回可真是铁树开花了,终于有了看对眼儿的姑娘了,难得啊!

    这钱媒婆可不是第一次进叶家的门了。

    叶任良早年前为儿子找媳妇的时候,在主宅临近的区域,找遍了所有能找到的合适女子的画像,可他儿子就是没看上眼。

    最后他不甘心,在到水镇上暂居的那段时间里,又找了一回适龄姑娘的画像。

    像叶家这样的家世,叶任良也不在乎他未来儿媳妇儿家里有没有钱。

    毕竟能跟他们门当户对的人家,在江南这片,根本就没有!

    至于还有个与他们齐名的谢家,那是根本就不在他们候选的名单当中。

    当时替叶任良寻画像的人,就是钱媒婆。

    谁让她钱媒婆好些年前就是水镇上名气最大的媒婆呢,这种好差事,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她的头上。

    钱媒婆在那时候,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到处去搜罗那些符合条件的女孩儿,带上她们的画像来交给叶家挑选。

    当时的水镇上,那有条件,有些消息来源的人家,都抢着送来他们家女孩儿的画像到钱媒婆的手中,一时间,钱媒婆倒成了水镇富贵人家的座上宾。

    这本是件让人高兴的事,可最后的结果,却让钱媒婆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

    这水镇上的漂亮女孩儿那么多,可叶玉珩竟然一个都没看上!

    最后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据钱媒婆所知,这些年来,这叶家的大公子可是依旧独身一人,如今居然也要找媳妇儿了!

    这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居然能骚动得了这叶和尚的心?

    钱媒婆心里痒痒得很,好奇地如猫爪挠心一般。

    脑子里面搜寻着近些日子里,才貌双全的姑娘们。

    莫不是前两月王家那位风头出尽的仙子吧?

    钱媒婆为自己的想法点头。

    想想这也是最大的可能了,毕竟王家的那位姑娘,倒是真真的是个妙人儿呢。

    而叶玉珩的脸上却是淡淡一笑,“温家。”

    恩?温家?

    那俊俏的公子哥嘴里吐出的并不是钱媒婆心中所想,这让她有些傻眼。

    温家是哪一家?那姑娘难道比王家的仙女儿更优秀?

    叶玉珩手指在桌上无意识地点着,“如你所言,我请你来的目的,就是想让你帮我去温家说亲,顺便再帮我看看,我准备的那些聘礼,可还有哪些残缺的地方。”

    钱媒婆捂着嘴呵呵笑了两声,“叶公子这说的是哪儿的话啊,什么帮不帮的,只要您有需要,那我姓钱的自然是义不容辞。”

    当然义不容辞了,为叶家做事,那好处能跑得了吗?

    上回替叶家找画像所得到的报酬,可是令她好生风光了几年。

    她想着,脸上的笑容绽放得更大了,顿了顿,又拍着胸脯道“您放心,说亲这事儿,包在小妇人身上,您就等着迎娶那美娇娥吧。”

    叶玉珩点了点头,起身道“那你跟我过来看看吧。”

    钱媒婆见他走过来,连忙让开道,待对方踏出去好几步之后,她才上前跟在身后。

    她常年出入大户人家,知道这样的家庭都有许多的规矩,因此也不敢到处乱看,只是规规矩矩地低垂着头,随着前面的人走。

    小半会儿之后,叶玉珩便带着身后之人来到一扇厚重的木门前。

    那门上系着一把大锁,两根手指粗的锁链一圈一圈地圈在那大锁之上显得格外沉重。

    四周植被的茂密让这处地方显得有些阴森。

    似乎是因为这地方经常有人来的缘故,所以这里虽然阴暗,但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那锁链之上,甚至连一丝灰尘都没有。

    这里,便是叶家的仓库了,亦或者说,这里是叶家的藏宝阁。

    叶玉珩看着那门上锁地有些过于小心的锁链微皱了眉,而后还是认命地开始一圈一圈地将门上的锁链取下来。

    半晌之后,那扇才终于成功地被打开来。

    而叶玉珩的脸,也成功地由面无表情,变得有些臭臭的。

    钱媒婆跟在他身后,有些想笑,却又不敢笑。

    “进来吧。”叶玉珩撇了她一眼,便移步走近了仓库里。

    钱媒婆见此,赶紧收敛了自己脸上的表情,一脸正经地跟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