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提亲15
    入了那仓库里面,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黑暗。

    那与正大门相对的高墙之上,开了几个小窗户,阳光正好从那窗户里面透进屋中,将仓库内的风景照得亮堂,至少比刚刚进来那处暖了不少。

    钱媒婆双眼放光地看着里面那些木架之上放着的宝贝。

    这些东西没一件是她叫得出名字的,但那些物件上面闪烁着的宝光,就算从前没见过,也知道这些东西价值连城。

    她吞了吞口水,忍不住走到一处木架的旁边,伸手准备摸一摸那些宝物。

    可手快触到那闪着波光的宝珠时,却突然一转,反而搭上了那盛放物品的木架。

    其他的东西她都不认识,可手下的这木头,她可是知道的。

    上好的黑木,与紫檀,楠木齐名的好木材。

    在她少时,她爹运气好,曾在林子里面找到了一根黑木。

    本来是想拿出去换钱财的,可她娘咬咬牙,最后硬是逼着她爹拿着那根黑木,去打了一套妆台,留给她当嫁妆。

    黑木做的妆台,那可是富贵人家才能用得起的东西。

    当年她出嫁的时候,那妆台可是她的门面,抬着在村子里面溜达一圈,那可是羡煞了好一帮同龄人。

    黑木是天生防虫防潮的好东西,用黑木所打造的物件儿,放久了还有一股子特殊的香味儿。

    这种宝贝,那是存得越久越值钱。

    直到现在,那黑木妆台还被她宝贝似地放在房中,平日里使用起来都是轻手轻脚的,生怕伤了那妆台。

    这叶家还真是够财大气粗的,这种宝贝东西,居然就被弄来做个木架子!暴殄天物!

    钱媒婆无不嫉妒地看着仓库里面满满的置物架,心里恨不得将这些架子都搬回自己家中。

    叶玉珩在前面走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后面没了声响,便停下脚步,皱着眉转身回头查看。

    眼光触及到站在那木架前一脸苦大仇深的人,愣了一下,而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咳。”

    他轻咳了一声。

    钱媒婆听此,赶紧将自己的爪子给收回来,面对着前面面无表情的那张脸,眼神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满脸的尴尬。

    真是丢死人了!

    钱媒婆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铁青,羞耻到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好在,叶玉珩见她的行为,也只是挑了挑眉,并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也没为难她。

    见她回过神来,便转身继续领着她往前面走。

    他的这一动作,却让后面的钱媒婆心生松了一口气,心生感激。

    这仓库建得非常之大,里面的木架宝物又放得十分之多,两者合起来,这里面的空间就变得有些拥挤复杂。

    第一次来这地方的钱媒婆,觉得里面就跟座迷宫似的,绕得她头晕脑胀的。

    走过了那么多的地方,见过了那么多的宝贝。

    现在钱媒婆的心里,对这些东西也有了抵抗力了。

    虽说这都是些价值连城的宝贝,可见多了,她却有些兴致缺缺了

    叶玉珩带着身后之人走了许久,才终于到了地方。

    他蓦地停下脚步,倒是吓了被转得有些晕头转向的钱媒婆一跳,她差点一头撞上前面那个黑色的背影。

    定神之后,她赶紧往后面退了几步,远离面前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接近对方周身稍近的地方,她总感觉到有些压抑。

    “这些就是准备好的聘礼了,你清点看看。”

    叶玉珩背对着钱媒婆,指了指自己身前的地方。

    钱媒婆闻言,便从他后面站出身来,入眼的光景,却让她吓了一跳。

    好家伙,这首富家就是不一样,这提亲,居然准备了这么多的箱子。

    这里的东西,怎么看,都超过了一百抬了吧?

    哦,看这箱子的颜色,似乎又是黑木

    钱媒婆脸色有些复杂地想着。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从前太小家子气了,居然拿着人家做木架子的东西当个宝贝

    “去打开对一下数目。”叶玉珩脸色淡然地说道。

    钱媒婆听了主人家的指示,立马迫不及待地走上前,掀开面前的箱子。

    打开的第一个箱子,里面发出的光芒,便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金子!居然是一箱金子!!

    钱媒婆抓起面前的一块,眼中有些迷离。

    她活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钱

    正当她想拿着手中的黄金。想凑到自己嘴边咬上一口时,身后却又传来阵阵咳嗽的声音,吓得她立马将手上的东西一扔。

    叶玉珩眯着眼,目光有些警告地望着她。

    这第一次就算了,可若是接二连三地如此,恐怕他就得考虑换一个人来了。

    况且,他并不想自己要送给媳妇儿的东西,沾上别人的口水。

    钱媒婆心知主人家这是心有不虞了,连忙躬身对着身后的人道歉:“对不住对不住,小妇人眼皮子浅,让公子看笑话了,我马上去核对马上去核对”

    说罢,她立即殷勤地去查看那些剩下来的箱子。

    那箱金子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了,以至于她后面查看那些箱子,都没能成功地让她失态。

    这一次,钱媒婆倒是手脚麻利地完成了自己应做的事情。

    “如何?”

    见钱媒婆查看完了最后一个箱子里的物件儿,完成了自己交代的事情,叶玉珩脸上的表情软和了下来,微微拔高音调,对着她如是问道。

    那钱媒婆听此,却微微摇了摇头,“叶公子啊你这准备的东西,虽然都是些宝贝

    可是,这提亲用的东西,缺得可不少啊”

    哪里是缺得不少,是压根儿没有多少好吗?

    钱媒婆心里默默吐槽着。

    这提亲的聘礼,可不是越贵重越好。

    那得按照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来才行。

    这男方提亲,必须得准备聘金、聘饼、海味三牲、鱼、酒,和龙凤香烛这些东西。

    可这叶公子倒好,对这方面似乎是一窍不通,那一百多抬的东西,全是些绫罗绸缎,首饰珍宝。

    真正用得上的东西,根本就没多少!

    钱媒婆的答案,其实也在叶玉珩的意料之中。

    他对这方面的了解本来就为零,如今这些"聘礼",也只是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准备的东西。

    而他挑选聘礼的准则,却只看贵重与否。

    如今看来,这些东西,虽然都是他精挑细选的宝物,但却并不能被当做是聘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