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4提亲18
    阿杰一直喜欢往公子身边凑,就想着抢他的位置,他不能答应拜杨大夫为师!

    如此想着,竹香心里的危机感愈加强烈了,身子往后退了一步,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

    杨老张了张嘴,看着脑回路清奇的少年,说不出话来。

    他就不懂了,做小小叶的师叔有什么不好吗?这小娃娃这么抗拒做什么

    正当他们沉默的时候,不远处,却传来一道怒吼。

    “小兔崽子!你可让老子好找啊!”

    叶玉珩还未回头,胳膊就被人大力地拽住了。

    他眉头轻皱,身子微不可察地一抖。

    “好小子啊,老子去年让你去找的隐山居士的画作,你不是说没找到吗?那这个是什么?”

    叶任良恼怒地举起一幅画卷,手一抖一幅精妙绝伦的山水图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叶玉珩悄悄地移动了下自己的身子,待与他爹的距离稍稍远了一点之后,他瞟了一眼那幅画卷,才漫不经心地说道:“忘了。”

    这忘了倒是真的,他爹不提这事儿,只怕到现在他都还没想起来他托自己找的这画。

    叶任良气呼呼地看着他。

    好吧,忘了就忘了吧,毕竟也是一年前的事了,那就姑且相信他一次。

    稍许之后,他又将怀中的瓷瓶抱起来举到对方的面前,怒道:“那幅画你是忘了,可这瓶子呢?你不会又忘了吧?”

    这瓶子就是他在那堆聘礼里面找到的那白底青釉的瓶子,是一位名家的优作,传世的一共有两对。

    原本他的手上,就有一对。

    对这瓶子,他也是分外地喜欢,保管得很好,时不时地拿出来欣赏一番。

    可不幸的是,前一段时间,莺歌和陈姨娘在府中大打出手的时候,两人不知道是谁,把他放在桌上,还来不及收起来的一对青釉瓷瓶哐当一声,给打碎了。

    他回到府中,见到自己的宝贝碎无全尸,心头都在滴血,给了那两个只知道争风吃醋的女人一顿狗血淋头的怒骂,还罚了两人抄写佛经,让她们烧给他"死去"的宝贝。

    后来是听朋友说,那青釉瓶不止一对,他才振作起来,赶紧让儿子帮他把瓶子给找来。

    叶任良瞪着眼看他,等他给出解释。

    可这次,叶玉珩却眼光闪烁,偏过头去不再看他。

    这次,不用他回答,叶任良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外乎是找到了他的瓶子,却贪图他瓶子的颜色,不想送给他了!

    他气呼呼地哼了一声,转而又有些得意地想道。

    不想给他,他也找到了!现在这东西是他的了!

    顿了顿,想起了自己在仓库里面看到的那个画面,他又朝着叶玉珩吼道:“我问你,你提个亲而已,至于拿那么多的东西送出去吗?你用那些东西,是想把那个女人的全家都买进来吗?”

    这么看来,他看上的那个女人定是个妖孽!居然能勾得他一向铁公鸡的儿子出了这么大的血!

    叶任良想着,心里突然对自己未见面的儿媳妇儿产生了不满的情绪。

    叶玉珩不虞地看着他,“你要娶个儿媳妇儿,难道连这点东西都舍不得?”

    他爹跳脚。

    听听,听听,还这"点儿"东西!他送出去的东西能用点儿来算吗?

    那一百多个箱子的聘礼,光那一箱沉重的金子,就能买下半个水镇了,还一点儿东西?

    “我不管!你送其他的东西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这隐山居士的画和那对青釉瓶,你得送给我!”

    叶任良抱紧自己找到的宝贝,耍赖似地说道。

    见自己儿子阴着脸不说话,也没怕他,反而眼珠子转了转,打起其他字画的主意来了。

    那堆东西里面可还有不少的名家画作呢!虽然大部分都比不上他手上的这一幅,但他也是不介意可以笑纳的嘛。

    “我跟你说,你那”

    正当他想要开口索要那些画作的时候,他儿子却像是看出了他的目的一般,立马将他的话拦腰截断,“那要的瓶子和画都给你,但是其他的东西,你就不要再肖想了,你个做公公的好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好意思跟自己媳妇儿抢东西?”

    叶玉珩难得地说了这么多的话。

    “我”

    叶任良张了张嘴,正想不要脸地跟他说。

    他好意思的好吗?为了他的宝贝,他跟自己儿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可叶玉珩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立刻转头对着身旁的少年,指了指在角落里面站了多时的钱媒婆说道:“竹香,你带着这位夫人去账房支几百两银子出来,跟着她去采买东西。”

    “等等”

    “杨爷爷,你跟竹香的事,等我回来咱们再谈。”

    杨老恩了一声,配合地对着他点点头。

    “不是,你”

    “爹,我还有事儿,我先出去了,可能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你要”

    叶任良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他儿子却果断地转身离去,一系列话语动作下来,速度之快。

    完全没有给他爹说出一句完整话的机会。

    竹香和杨老幸灾乐祸的地站在一旁,捂着嘴闷笑。

    叶任良傻眼地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叶玉珩一出家门口,身体便松快了下来,双眸中幽色一闪。

    看来给他爹找点事儿做这事得提上日程了

    他一边朝着温家的方向而去,一边沉思着。

    刚刚看杨爷爷的状态,似乎是并没有见到寇姨她们,这么看来,他们两伙人应该是刚好错开来了。

    至于杨爷爷为何突然想收竹香为徒,他想,除了看中竹香个人的天赋以外,似乎还有让竹香给他养老的意思

    思及此,叶玉珩叹了一口气。

    其实他爹也算得上是杨老的半个徒弟,之所以说是半个,那是因为,他两虽有师徒之实,但却并未正式拜师。

    这主要是因为,杨老觉得是他爹抢走了他的宝贝徒弟,所以一直都不喜欢他爹。

    当年之所以教他爹学医,也只是因为当时他娘的身体已经垮了一半了。

    为了调养,他爹才被杨老弄去学习。

    恩?怎么突然察觉到了今天早上遭到攻击的原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