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提亲21
    “叶贤弟,明阳敬你一杯”

    “小叶,伯父再敬你一杯”

    温明阳父子两一唱一和,开始明目张胆地灌起对方酒来。

    而叶玉珩却也没拒绝他们,每回都是笑着回敬二人,然后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桌上的氛围很是诡异,大家都默契地吃着自己的饭,默默地看着那一方的三人明争暗斗。

    温母和温明珠开始还提醒了他们一声,可见父子两对她们两人的话都不理睬,随后便默契地不再说话了。

    算了,不让他们发泄一下,这二人以后还不知道会如何作妖呢。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地面上放着的空酒坛越来越多。

    而主动灌酒的两人却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哐。

    随着一声巨响,温明阳首先败下阵来,趴在桌子上开始呼呼睡起。

    温父满脸通红,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儿子一眼,随后却举起酒杯,低吼了一声,“来!小叶,伯父今天高兴,今日不醉不归!”

    我就不信了!你这小子还能喝过我们两人不成!

    温父心里恨恨地想着,捏着酒杯的手指却是青白相间。

    叶玉珩眯着眼笑了笑,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脸上却同样也是绯红,只是双眸之中,却是一片清明。

    虽然应付这两人轮流上阵有些吃力,但比起平日里应酬的饭局,这可轻松多了。

    温母对着小女儿使了使脸色。

    你快把你哥给弄回屋里去。

    温明月会意,点了点头,走到她哥哥的身边,却很是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

    哼,真丢人

    随后粗鲁提起她哥哥的腰带,准备拖着他进屋去。

    温母见此抽了抽嘴角,心里觉得小女儿如此做,就是公报私仇。

    她连抱袁善的时候都是规规矩矩地抱着的,怎么到了她哥哥这里,就变得如此敷衍了

    之后,温母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地走过去帮忙扶着儿子的身子。

    等她们好不容易地除去了温明阳身上的衣物,安置好他的时候,回头一看。

    刚刚还雄佼佼气昂昂的温父,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反被对方灌醉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温母走过去的时候,他还砸吧砸吧嘴,小声嘀咕着,“喝喝”

    温明月戳了戳她爹的脸,意料之中地,毫无反应。

    “娘”她看着她娘的脸,等着对方的指示。

    “扔回去!”她娘面无表情地说道。

    心里对丈夫丢人的行为很是不满。

    温明月对着她爹嘲笑般地啧啧了两声,随后便如法炮制地,扛着她爹,朝着他的卧房而去。

    而院中的其他学生,见着他们的夫子醉得不省人事,心里却是开心得不得了。

    好样的!这下子,他们下午就不用再上课了!

    “咳,小叶啊”温母拍了拍叶玉珩的肩膀,有些担心地喊道。

    虽然丈夫和儿子接连败下阵来,但温母并不会认为,他们的酒量浅,那地上摆了一坝的酒坛子就能证明,那醉倒的两人联手的威力。

    最后结果如此,只能证明叶玉珩酒量更胜一筹。

    叶玉珩脸色绯红地转过头来,对着温母点了点头,“寇姨”

    “你没事吧要不然现在你去客房睡会儿?”

    温母有些犹豫地说道。

    看小叶这个样子,似乎也喝得差不多了。

    叶玉珩却轻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的寇姨。”

    他点了点自己的脑子,“这里,还是清醒的。”

    温母见此,欲言又止。

    我看你这个样子,明明就是醉了好不好

    “寇姨,我这次来,就是想跟您说一声。”

    “恩?说什么?”温母微挑眉,疑惑地问道。

    “我想将婚事尽快提上日程,三天之后,我就请人上门来提亲您看”

    “三天?”温母惊呼道,“不行不行,三天怎么能够准备的呢?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这么草率!?”

    叶玉珩却摸着脑袋,低垂着眉眼,眼睑上的睫毛颤了颤,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寇姨我心悦明珠已久所以这聘礼,其实我已经准备了很久了”

    “可你们八字都还没合过呢?”温母有些犹疑地说道。

    万一两人不合适,命数相克怎么办

    叶玉珩却抬眼一脸傻气地笑了笑,“我我悄悄地去合了”

    他从袖中摸出一张红纸递给温母,“喏,您看”

    温母哭笑不得地接过那张红纸。

    好样的,这小子动作还挺快的。不过,他是怎么得到明珠的八字的

    温母想着,若有所思地看向一旁一直木着脸未开口,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大女儿。

    见她没有反应,便收回了视线。

    那张八字,她也不必看了,既然这小叶都大大方方地拿出来给她了,想必这纸上的东西必定不会让人失望的。

    “寇姨”叶玉珩眼巴巴地盯着面前的一脸古怪之色的温母,那模样,竟像是一只等着投食的小奶狗一般。

    再加上他又长得俊俏,直让温母心道受不了。

    她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爪子,轻咳了一声,“既然你们八字都合过了,那便依你所言罢,三日之后,你便来提亲吧。”

    叶玉珩闻言,墨色的双眸之中闪过笑意,面上却似孩子一般,绽放出纯纯(蠢蠢)的笑靥。

    一拍手,对着温母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一字一顿道:“谢谢寇姨。”

    温母摇头,“明珠啊。”

    “恩?怎么了娘?”

    “我看小叶醉得厉害,你和明月松他回去吧。”

    温明珠看着脸上笑得一脸傻气的叶玉珩,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而后却乖乖道:“好的。”

    温母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便开始动手,帮着顾蕊娘她们,收拾着桌上的残局。

    “姐,你快看那边!”出了家里,温明月就像是解了锁的猴子一般,上蹿下跳地,完全解放了天性。

    今日又是赶场的一天,大下午的时间,街上很是热闹。

    拥挤的人流在街上流动着,叶玉珩怕这些人挤着自己的心上人,一直走在她的身后,替她挡着这些路人的推攘。

    出了温家的门之后,他脸上的傻气就完全不见了踪影,连原本的绯红都散去了些。

    若不是他的身上还带着浓浓的酒味,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个人刚刚才喝下好几坛的烈酒。

    三人去的地方人流越来越多,温明月一个人走在前面,心里也是越来越激动。

    忽地,她杏眼微睁,兴奋地朝着身后吼道:“姐!你们快来看!前面有”

    小姑娘用手指着身前,话还未说完,语速却突然慢了下来,“有有变戏法的”她轻声嘟囔道。

    恩?!姐姐他们呢?

    温明月一脸懵地看着自己身后的人流,那一直跟在她身后的两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