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提亲27
    “这大户人家挑选主母,那讲究的可不是什么面貌,要知道,以色侍人,终不长久,我想温姑娘也是聪明人,定也知其中的道理吧。”

    李璃见对面的小姑娘动作被制止住了,心中也没了什么顾忌,说的话也就更加直白了,就差指着对面的脸,说她无知村妇,以色侍人了。

    温明珠面无表情地听着她的话,并没有回答的意思。

    李璃也不在意,继续道:“有些时候,这有的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就是喜欢那些长漂亮的姑娘,爱逗着那些姑娘们玩,可是吧”

    她撇了一眼对方,语重心长道:“这外面的野花再美,那漂泊在外的浪子心里却也要想家的。

    到时候那些公子哥新鲜劲儿一过了,再把这手上的野花随手一扔,那姑娘可就有得哭了。”

    说罢,李璃便目光灼灼地盯着对面女子的脸,想看看她到底是什么反应。

    自己话都说得这么直白了,要是这人还听不懂,那可就枉费了她这一番好心了

    温明珠见她的话终于说完了,心中那模糊的想法也渐渐成了形。

    她开门见山道:“李小姐你认识玉哥哥吧?”

    李璃一愣,反应过来对方口中所说的玉哥哥是谁时,心里很是不悦。

    她一个乡村农女,怎么可以如此称呼叶公子!?

    正当李璃准备开口再教训温明珠两句的时候,她身后的红秀却有些得意地抢着说道:“那可不?那叶公子可是仰慕我家小姐已久,怎么能光说是认识呢!”

    温明珠闻言,脸色忽然转青。

    虽然知道这其中定有什么其他的她不知道的事,但她就是忍不住生气!

    很好,仰慕已久,呵呵。

    “那他都做了些什么呢?”她语气不怎么好地问道。

    红秀见问话的女子脸色十分不妙,还以为是自己的话正好戳中了对方的痛处,便炫耀道:“哼,做了什么?我们家小姐可不像有些人似的,逛个街,还非要人家给自己买东西,活像一辈子没见过钱似的,一脸的狐媚样,一点都不知羞耻!”

    说着,红秀看了一眼自家小姐的脸色,见她家小姐一点都没有反对自己的意思,心中很是兴奋。

    她抬起下颌,一脸骄傲地说道:“我们家小姐与叶公子的情谊,可是含蓄的,不带什么铜臭味!上一次,小姐的荷包不小心给丢了,还是叶公子找了许久送过来的呢!”

    红秀顿了顿,又补充道:“叶公子对小姐的关心和情谊,那可不是某些人得到的一支地摊上的破烂簪子可以相比的!”

    李璃开始说了许久,都没有让温明珠有什么反应,而她家丫鬟的一席话,却成功地让对方的脸色黑了下来。

    啊哈?还送了荷包呢,很好,很不错!

    温明珠冷笑了一声,眼中的危险之色越来越盛。

    正当她脑中想着要如何咬死对方口中的叶公子时,门口却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

    “哇,你快看!好多好多的箱子啊!”

    “这是哪户人家提亲?这聘礼居然这么多!”

    “诶,你快看那个领头的公子长得好俊啊!”

    离温记不远的地方,人群簇拥在街道两边,而东街这一整条大道,都被一群穿着喜庆,抬着黑箱的人占据了去。

    身着鲜红衣袍的俊美男子站在队伍的最前方,高挺的五官与修长壮硕的身姿,让他在一群人里面尤其扎眼,只是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看。

    叶玉珩一脸煞气地领着队伍走在最前沿,心中满是对他爹的怨气。

    那天他就不该让他爹看见他准备的东西!

    前两天,他让竹香去告诉了他爹主宅那边莺歌怀孕的事情,意料之中的,他爹一听说那边的事情,立马就兴奋地准备赶回去。

    他见对方即刻就要启程了,也就放松了警惕。

    哪里料得到,居然在这个时候,遭到了他的暗算!

    今早他准备启程到媳妇儿家去提亲的时候,才刚踏出门没有几步,竹香就急急地冲了出来,交给他一封信。

    说是他爹临走的时候,特地交给一个丫鬟,让她必须今早才交给他的东西。

    他打开信一看,气得他整个人快要吐血了。

    那信上居然写着。

    吾儿孝顺,知汝父心头所爱,特寻来名家字画瓷釉,以慰父心中伤痕,父已知晓其心,大悦,然吾知汝辛劳,钱财之物得来不易,特留下银白之物两箱,以为得宝之偿,父回,勿念。

    看完这信之后,叶玉珩的双眸简直要喷出火来。

    他悄悄拿走自己儿子的聘礼,居然还敢不要脸地说什么以慰伤痕?

    那两箱字画瓷器,是他留下来的那些银子能买走的吗?

    杨老见身边的人从出门见到那封信开始,脸色就一直臭得厉害,忍不住用手肘碰了碰他的肩膀,小声道:“你注意点影响,你这可是去上门提亲呢!这幅样子怎么行?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寻仇的呢!”

    叶玉珩看了杨老一眼,没有说话,但面上的煞气好歹是收敛了一些。

    等到了温记门口的时候,叶玉珩对着身后挥手,示意他们暂时在外面等着,而后又撇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钱媒婆。

    那钱媒婆见此抹了把冷汗,赶紧跟在对方身后。

    天知道她这一路走得有多提心吊胆。

    也不知道这叶大公子出门前看的那封信上到底是写了些什么东西,在看过那张纸之后,他的身上就开始冒着黑气。

    自己离得近,他身上的那股子压抑之感就更加强烈了,让人好生难过

    小石头在门口望了一眼,见叶玉珩领着人进来了,赶紧跑到温明珠的身边,对着她高兴道:“明珠姐姐,叶公子来提亲了!”

    说罢,他还不屑地看了一眼对面脸色铁青的主仆二人。

    这两人还真是好生不要脸,这温记里谁不知道叶公子心悦他们明珠姐姐许久了,那礼物可都送了一大堆呢!没见过那总该听说过吧!

    这话里话外都在挤兑明珠姐姐,说什么浪子回家,以色侍人合着在她眼中,这叶公子早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了啊?

    这还送荷包呢?那不说是人叶公子了,就是他自己,那捡到别人的东西不得还给人送回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