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5提亲29
    “叶叶公子上次多谢你将我丢失的荷包送回来”

    李璃捏着自己的衣袖沉默了好半天,在叶玉珩的忍耐即将到达终点之时,终于咬着下唇鼓起勇气,抬起了自己的头,说出了这句话。

    她紧张地盯着对方的脸。

    可她面前的男人,脸上却并未露出她预料中的神色。

    叶玉珩满脸的疑惑,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见过这号人,更加不知道什么荷包的事情。

    他抿了下薄唇,盯着对方羞红的脸,面色不怎么好地问道:“你是谁?”

    此言一出,店中顿时便陷入了一场诡异的沉默之中,而最先反应过来的温明月与小石头,更是毫不客气地捂着脸嘴笑出了声。

    李璃的脸上的红色尽数褪去,霎时间,变成了一片惨白。

    她眼中缀泪,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

    他怎可如此对自己?竟然当众否认说不认识自己?

    叶玉珩见眼前的女人要哭,眼中的不耐之色更盛了。

    这女人到底是谁?一脸负心汉的表情看着他是什么意思?天知道,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人!

    倒是竹香,听见李璃的话,眼中闪过恍然。

    他悄悄地扯了一下他家公子的衣袖,在他身边耳语了几句。

    叶玉珩听完之后瞪了竹香一眼,终于想起了几个月前的这么一档子事儿。

    当时就让他把那玩意儿给扔了,他非不。现在可好,居然给自己招来了这么一个神经病!

    叶玉珩嫌弃地看了竹香一眼,而后一脸僵硬地对着面前梨花带雨的女子冷声道:“这位小姐你怕是弄错了,我可没给你送过什么荷包,你的那荷包是我这小师弟捡到的,你应该是找错了意中人。”

    昨日里,杨老便兴冲冲地带着竹香去他娘那里拜了师,现在按这条关系来说,竹香已经不是他的小书童了,而是他师弟了。

    其实本来竹香在他手下就没有签什么卖身契,一直是自由人,只是他自己愿意留在叶玉珩的身边,才一直以小书童的身份在外。

    在竹香小的时候,叶玉珩可是把他当成半个儿子在养。

    而他们虽然关系上变了,但称呼上,却在竹香的抗争之下,维持了原状。

    这可是让杨老好一顿气恼,他就没见过这么想当小厮的人,难道当对方的师弟不比当个小厮关系更加亲近?

    他都想要把他小徒孙的脑袋撬开,好好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颜色的豆腐渣。

    竹香听见自家公子把锅甩给他,顿时睁大了眼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我”

    才刚说出一个字,就遭到了叶玉珩视线的关注,立马就懂事地闭口不言了。

    看着站在自己身前一脸伤心欲绝的女子,叶玉珩的心中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只是轻飘飘地看了李璃一眼,便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留下身后一众人面面相觑。

    李璃是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待遇了,在众人复杂的眼光之下,转身掩面疾走而去。

    温明月与小石头在她走后啧啧了两声,两人眼里完全是幸灾乐祸,一点都没有同情的意思。

    这人刚刚在这里一脸阴阳怪气地指桑骂槐半天,现在装的这样子给谁看?

    刚刚人叶公子都说了,他都不认识此人。

    可刚刚在她的说辞之下,就好像她早与人家私定了终生一般,弄得姐姐像个不要脸的小三似的,听得人火大!

    李璃离开之后,红秀自然也不可能继续呆在这里,快速地跟着她家小姐离开了。

    心中却很是苦闷。

    看小姐的样子,回去之后挨上一顿怒骂是跑不了的了

    李璃回家之后,就直奔自己的房间,进去之后,关上门就开始趴在桌子上大哭。

    她不懂,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好,竟让叶公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她的脸?

    那乡村农妇身上到底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不过是皮肤白了点,长得好看一些罢了,论相貌,她也不差啊!可凭什么对方就看上了那女人?

    如此想着,李璃心中更气了。

    她抬起头来,看见桌子上的浅青色的茶壶,那颜色像极了今日温明珠身上的颜色,怒极一挥手。

    顿时,房间里面便响起了一阵玉碎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更加猛烈的噼里啪啦的响声。

    红秀就在这时候到了她家小姐的门口,正想敲门。

    可听见里面的声音,却暗自吞了口水,脚下后退了一步。

    别看她家小姐在外面一副仙气飘飘的冷清模样,可在背后,却不是这样。

    平日里若不惹她还好,那还真是个冰清玉洁的仙子。

    可要是惹怒了她,或者是她受了委屈,那她房间里的东西,可就遭了殃。

    自小便是如此,若是气急了,她还不止甩东西这一项呢!

    要是她们这些丫鬟小厮在她气头上进去了,那可就跟那房间里碎了一地的东西一般遭了殃,身上准会挂点彩!

    红秀跟了她家小姐这么多年了,对她的脾气自是摸得明白。

    她在房间外站了许久,直到里面的动静停了下来,她才敢壮着胆子推开眼前的那扇门。

    一踏进去,便见到了地上满地的碎片,她心中有些淡淡的心疼。

    李振山也是真的宠爱女儿,不然也不会冒着得罪王家的危险,去退亲了。

    他心知自己女儿是个脾气不好的,受了气就总爱砸东西,砸的还净是些好看贵重之物。

    可他也不心疼。

    女儿从小到大砸了这么多次,他也没有小气地将房间里面的东西换成什么几两银子就能买到的便宜货。

    李璃房间里面的东西,就算是最平常的一件儿,那也是百两起头的。

    而红秀呢,也是个精明的丫鬟。

    她心知她家小姐是个不懂得珍惜的人,房间里面的东西又老是损坏。

    那么,平日里她偷偷带上一件儿出去卖,也没人发现,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她也存下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呢!

    反正放在小姐的房中,最后也还是会被砸掉的不是吗?还不如她将这些东西拿出去卖掉呢!

    红秀小心地躲过了地上的那些碎片,一脸战战兢兢地靠近了那坐在凳子上青着脸的小姐。

    可还没走到对方的面前呢,便迎面飞来一块碎玉,红秀躲闪不及,脸上立马就出现了一道细微的小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