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4往事如烟5
    只是,杨君昊低估了他小师妹的顽劣与大胆程度。

    他以为寇香一直都在他们安排好的地方呆着,乖乖地等着他们回去。

    但他并不知道。

    寇香其实在他们走之后不久,就悄悄地跟在了军队的后面。

    而在他们分开两支的时候,她只思考了一瞬,就留在了朱雀门,她爹的一方。

    在杨君昊他们走之后不久,寇香终于还是露出了马脚,被她父亲手下的一个将军给认了出来。

    为了不影响军中的氛围,小将军也并未大张旗鼓地说出这件事,只是绑了寇香,将她给送到了寇太傅夫妻的营帐之中。

    对于女儿的胡闹,寇太傅他们是又生气又心疼。

    行军打仗是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寇香虽然仗着自己的聪明和灵活在战场上一再小心,但终究还是受了不少的伤,又黑了不少,身体受了些影响。

    寇夫人生气了。

    就将女儿强制地绑在营帐之中,禁止她再跟着上战场,自己却去外面与丈夫一起迎敌。

    只是,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寇香与其父母交谈的最后一次。

    恒帝大军来袭时的兵力打了寇太傅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双方的实力太过于悬殊了,就算寇太傅用尽了手段,也才仅仅拖过了一夜而已。

    本来夫妻两开始还想着,自己面临的险况,只怕前方的好友已经知道,定会派军队来接应他们,他们只要再撑一段时间,就能迎来生机。

    可直到自己这一方兵力耗尽之时,他们都未曾看到希望。

    而杨君昊的那一边,因低估了三皇子的实力,双方陷入了胶着的苦战。

    虽然最后他依旧是获得了胜利,但在斩杀柳氏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夜还多,就算那时候他已经着急地派兵去迎接,但已来不及了。

    寇太傅他们,已经熬尽了最后一滴心血。

    为了不受敌军的欺辱,本来就已经身受重伤的寇太傅夫妻,最后无奈地选择了自尽

    寇香在她爹娘死前的最后一刻,见到了他们的最后一面。

    她看见了她爹娘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们让她逃,让她活着。

    寇太傅他们是主帅。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舍弃剩下的那些残兵。

    但他们的女儿不同。

    除了营中的那个发现寇香的将军之外,其他的人,并不知他们女儿也一起跟着来了军中,寇香是有机会逃走的。

    后来,寇香还是含着泪听从了父母的话,忍着内心的绝望,独自逃出了朱雀门。

    可她并不认识回皇城的路是怎么走的。

    她绕了许久许久,因为身上在路上沾染的泥泞和尘土,已经变成了一个叫花子。

    在一处凉亭下歇脚的时候,她终于听到了自己父母的消息。

    但这个消息,却让她几近于崩溃。

    一生要强,一代传奇的寇太傅夫妻,竟然在死后,尸体被柳氏五马分尸,一块一块地吊在了朱雀门上。

    在那一刻,寇香心中恨毒了她的师父与师兄。

    她不蠢,父母的死亡,与对方后来冷漠的做法,有着莫大的关系。

    在寇香终于回到了皇城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

    她到的时候,杨君昊却又正好带着军队赶回了朱雀门,双方并没有遇见。

    寇香无奈,只有心怀着怨愤,在皇城中等待。

    可等来的结果,却并没有如她的意。

    杨君昊是带着军队凯旋而归的,但是,在他的身后,寇香并没有看到自己父母的遗体。

    在周围百姓的讨论之中,她知道了。

    在对方赶去朱雀门之时,她父母的遗体,早就被柳氏给挫骨扬灰了。

    柳氏是恨毒了寇太傅。

    如今对方终于死在了自己的手中,他怎么可能放过?

    寇香看着自己师兄还一脸笑意地对着周围的百姓打招呼,内心的怨愤是再也忍不住了。

    她冲了上去。

    想要质问对方,为什么没有来接应他们,为什么让自己的父母凄惨地死在了朱雀门那种地方,为什么连他们的尸体都没能带回来?

    寇香发了疯般地想要冲到对方的面前。

    可她的力量太过弱小了。

    已经神志恍惚了好几天的女子,没有得到应有的照顾,身体早就垮了,身上也是脏臭不堪。

    她拼了命地冲到队伍中,却被行军的士兵们一脚踢开来,只一下,便被踢晕了过去。

    杨君昊当时虽是注意到了后方的异样,但却并未放在心上。

    面上虽然笑着,但心中却似火熬一般。

    他的老师和一众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几乎是被他所害死的。

    如今,他并不知道该如何与自己师父和小师妹交待,心中的愧疚与后悔几乎将他淹没。

    冷静下来之后,他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做的事情到底是如何的自私。

    思绪混乱的他,自然也没心思处理队伍后方那小小的骚动。

    在杨君昊的心中,自己的小师妹还在远方等着他们回去,怎么可能会到皇城这边来。

    等寇香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被一群不认识的人,关进了马车之中。

    那马车里面所关的并不止她一个人,还有很多的男孩女孩儿。

    从身旁那些大汉的交谈声中,她也终于知道了,自己这是倒霉地遇上了人贩子。

    只是,她那时候心如死灰,已经认命了,并不想逃出去。

    因寇香身上沉积了多日的污垢,又瘦得可怜,那群人贩子之中,并没有人想要去了解这个小叫花子的故事,甚至连多碰她一下都不愿意。

    这个叫花子只是他们在街上顺手捡来的而已。

    见他疯疯癫癫的,便想留在身边,当个可以使唤的跑腿。

    寇香是因祸得福,因为无心理会身上的脏臭,最后却被人贩子们给留了下来。

    又因她一直闭口不言,那些人却以为她是个哑巴。

    她就这样,跟着一群人,麻木地流浪了好几年,时不时地还要遭到那群人贩子的殴打。

    直到到了水镇。

    因在水镇上见到一对丢失了孩子,绝望的父母,她才终于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在助纣为虐,更是辜负了父母死前的期望。

    那对夫妻走失的孩子,其实就在寇香所在的队伍之中,是那群人贩子偷走了他们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