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7往事如烟8
    寇香洗漱完之后,身上轻便了很多,自己竟然还有些不习惯了

    她有些嫌弃地拿着自己手上穿了几年的脏衣服,想了片刻,便将那团漆黑的东西扔在了柴火堆旁。

    书生在自己房间里面拿着书悠闲地翻着。

    离考试虽说还有半年的时间,但他依旧是坚持每日温习自己的书本到半夜。

    他看书看得入了迷,既然也未发现那开着的房门外有一个一脸别扭的身影闪进了房中。

    咳!

    寇香轻咳了一声,惊起了那桌案前一脸认真的书生。

    待书生抬头的一瞬,却被眼前之人惊得张大了嘴巴。

    倒不是说什么惊艳。

    而是他根本就没想到过,那个小乞丐,他居然是个女子!

    偏黄瘦削的身体和稍微有些青紫的嘴唇显示着小姑娘的体质并不是很好,明亮而有神的杏眼却为她添了不少的分。

    虽然过于清瘦,但这却显得她的五官更加明朗和清晰,以此来看,若是能将养好了,这必定是个颜色颇好的美人儿。

    宽大的衣袍与脚上似小船一般的布鞋让寇香显得有些滑稽,精致的锁骨透过有些宽敞的衣袍调皮地暴露咋空中。

    书生的所给的衣服是自己的,尺寸太长了,寇香得提着衣摆才能正常地走路。

    但却又因此,将纤细的脚踝暴露了出来。

    书生看见那对小巧的,裸露了一半的双脚,默默地移开了眼睛。

    而女子却并未发现房中男人的异样,她只是颇为恼怒地摆弄着自己身上的衣物。

    寇香以往就是个脾气颇为闹腾的人,她爹娘出事之时,年纪也还小,那时候的她,根本就没有什么男女大防的观念。

    何况,这几年来她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对于这方面的知识更加缺少了。

    她见书生撇开脑袋不看她,还有些恼怒,语气有些冲地问他自己睡哪儿。

    那架势,很有当年京都霸王花的风范。

    可待反应过来之后,又蔫了下去。

    她自己可是在求别人,怎么又变成了以往目中无人的样子了

    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人可以为她撑腰了

    书生闻言,这才转过头去,装作一副淡然的样子说自己在房间里面打地铺。

    只是发丝下面遮掩的耳朵却红得厉害。

    寇香心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是有求于人,怎么还能让人家打地铺呢这些年来,她哪儿没睡过,也不像外面那些女子一般矫情。

    两人争论了许久,最后睡地铺的,却还是书生。

    半夜十分,两人翻来覆去地都睡不着,便干脆一上一下地聊起了天儿。

    这会儿寇香的嗓子已经好了许多了,虽然听起来还是破锣似的,但她自己说话时的不适已经消失了许些。

    书生告诉她,自己叫温佳鸿,这里叫香山村,自己的父亲叫什么,弟弟叫什么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将自己的老底儿都对着床上的女子掏了空。

    完了之后,还很是兴奋地问寇香的情况。

    可床上的女子沉默了半天,却是一个字都没吐出来,周身的氛围还渐渐又低下去的趋势。

    这可吓了温佳鸿一跳,心想自己真实哪壶不开提哪壶。

    人姑娘明明跟他说过了,自己是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那她肯定也是从小就被拐走了,说不定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自己这么问人家,那不是扎人家心吗?

    他想着,随后就给寇香道了歉。

    但床上的女子只除了冷冷地吐出自己的名字,并没有再回他的意思。

    第二日天还未大亮之时,温佳鸿就悄悄地跑到他爹娘的房间中,对着二老坦白,顺便还向他娘借了一套女子的衣物。

    温家的二老听见儿子的解释,心里也有些心疼小姑娘的遭遇,但听见儿子借衣服之时,那眼神就诡异了起来。

    乡村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这能讨到媳妇儿的就是好样的。

    在温家二老看来,自己大儿子这明显就是与那小姑娘成了好事的意思,如今那房中的姑娘也算是自家人,待遇当然得好些了。

    随后温母就十分殷勤地从自己的衣柜中拿出一套衣服来,那颜色还是崭新的,她看着儿子的神色,很是暧昧。

    温佳鸿却不是很理解自己父母的意思,直到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还一脸沉思。

    寇香这时候已经起床了,才清醒没多久的少女眼神还有些茫然。

    这一觉是她这几年来睡得最舒服,最放松的一觉。

    连她自己都有些惊奇。

    这一晚,竟然没有梦见以往那件最让她绝望的事情。

    当寇香看见对方手中的衣物之时,瞬间对他好感倍增。

    而温佳鸿刚动手将衣服交给对方,就见寇香大大咧咧地将那些衣服抖动开来。

    让人尴尬的是,那衣物之中藏着的藕荷肚兜,竟也随着女子的动作飘落了下来,还好死不死地就落在温佳鸿的脚上。

    这下子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

    寇香就算再混账也知道,这玩意儿是不能被男子看到的。

    因此小姑娘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飞快地捡起地上的杏色肚兜藏在身后,红着脸开口嚷着让男人出去。

    温佳鸿闻言,脑子里面虽然还是一团浆糊,但脚下的动作,却意外地飞速。

    等他出门一看,却见自己的父母,还有弟弟,正一脸正经地聚在他的房门口,见他眯着眼盯着他们,脸上的表情颇为尴尬。

    温母想着刚刚惊鸿一瞥望见的"儿媳妇",心中很是满意。

    虽然身体看起来是瘦了点儿,但见她吼人那个气势,很得她的真传啊

    温佳鸿无奈地看着自己的亲人,见他们满脸都写着求知欲,便趁着寇香在里面换衣服的空隙,将自己晚上所遇之事详细地讲解了一遍。

    可听完之后,他却发现他爹娘一脸的失望。

    他娘还不甘心地问他,是不是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温佳鸿这下子再蠢也知道自家人脑子里面都想了些什么了。

    他一脸黑线地低声吼道:当然没有!

    难道在他们看来,自己就是那种没有节操的人吗?

    正当他们叽叽咕咕地批评温佳鸿时,寇香终于从房间里面出来了。

    她很不适应自己身上的这套衣服。

    说实在的,就算是她爹娘还在的时候,她都没穿过这种粉红色的,少女款的衣服。

    寇香并不知道,她身上的那件衣服,其实还是温母藏了许久都没拿出来穿上身的少女心。

    温母年纪大了,虽然心里很心水这种衣服,但她也知道,如果穿上了,肯定会被其他人嘲笑的,因此这衣服虽然已经做好了许久,但她却一直都没有穿过。

    如今看见这衣袍终于有了用途,她心里其实还挺开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