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9往事如烟10
    温佳鸿回到家之后,就将得到的银子拿了一半交给自己的父母,而另一半,则给了寇香。

    寇香本不打算拿这些银子,但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无依无靠,又没有去处,犹豫之后,还是取了五两放在身上,而另外的五两,却是说什么都不要了。

    温佳鸿见劝她没用,也就歇了心思。

    只是,正当寇香准备离开温家之时,却受到了温母疯狂的挽留。

    说是她现在也没有去处了,而自家正好有现成的空闲房间,要是不嫌弃的话,就让她住在这里。

    她要是实在不想欠人情,那就意思意思给两个租金好了。

    说着说着,温母就开始装可怜了。

    说自家全是些不懂女人心思的臭男人,她一个人在这家里也憋得难受,正好自己也没个女娃娃,就想让寇香留下来,给她作个伴儿。

    温佳鸿目光诡异地望着自己的娘亲,见她悄悄地对着自己眨眼,便轻咳了一声,一同上前劝说,为寇香分析了许多留在自家的好处。

    话里话外都是让对方留下来的意思。

    寇香虽然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可她心思却十分单纯,本性就无法拒绝别人对她的好意,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套路!

    温佳鸿与他娘三言两语下来,就将寇香忽悠得团团转。

    最后,她自是被两人攻略了下来,答应了他们留下租房的"善意"。

    这后面的事,就很是顺理成章了。

    温佳鸿又不像杨君昊那样,在感情之事上笨手笨脚的。

    他虽有时候木讷,但在自己喜欢的姑娘面前,却似抛下了所有脸皮一般。

    今日不小心偶遇一番,明日帮着提个东西,偶尔还精心扎一束刺玫放在对方的窗台和门前

    在这件事上,他可是套路满满!

    再加上温母偶尔而来的神助攻,使得温佳鸿在追妻之路上,那是一路顺风!

    寇香年纪大了,也不似当年那样什么都不懂了,再加上她爹娘去世的打击,她这几年以来,心里一直处于一个极度冰冷的状态。

    温佳鸿的出现,恰好在她开始醒悟之时。

    可以说,他是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一切良好的契机。

    在寇香年满十五岁后不久,两人便正式成了亲。

    新婚夜晚,她考虑了许久,终还是告诉了丈夫自己的身世。

    正在她忐忑之余,温佳鸿却突然心疼地抱住她。

    他无法想象自己放在心里疼爱的妻子,这些年到底是如何过来的。

    师兄与师父的背叛,父母的惨死,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残忍。

    而在这一晚,温佳鸿下了个决定,但他并没有将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告诉妻子。

    直到第二年开春之时,丈夫落榜而回,无论是脸上亦或者是心里,似乎都没有什么失望,亦或者是不开心的情绪,寇香才觉得有些不对。

    现在,她的名字已经被丈夫改了。

    因着温佳鸿本身是个秀才,且又上次又帮着县官抓住了人贩子的缘故,两人算是有了一定的交情。

    在给妻子上户这件事上,对方就悄悄地给他开了个后门,让这件事变得容易起来不说,还允许他为妻子编写了假的过去。

    而在填写妻子的名字一事上,温佳鸿并没有写寇香的原名,而是加了一个字,改成了寇荷香。

    当时那县官还对着他啧啧叹了两声。

    说是上头勒令找一位叫寇香的姑娘,这奖励上也是十分丰厚,若能找到了,那可以说以后就是平步青云了。

    而他妻子的名字,居然与这姑娘就差一个字,若是他能找到这位姑娘,那还当什么县令啊,县长啊!现在都是一品大官了

    县令与温佳鸿闲聊扯皮了许久,却并未发现,他在告诉对方有人在找这位寇姑娘时,对方的双眸之中瞳孔紧缩,连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不少。

    一番交谈过后,县令便放走了温佳鸿,心里对于他妻子名字的奇特之处,转眼就忘在了脑后。

    圣上悄悄给手下的官员下了令,说是寻找一位叫寇香的少女,十三四岁的样子,长相甚是可爱,据说是已故寇太傅的独女。

    头两年,这圣旨刚出来的时候,各地方的官员都像疯了一般,到处找这女子,只要是姓寇的,长得可爱的,都被他们拉去细细瞧了一遍,连县令他们这样的芝麻小官,都被强制加入了进去。

    可找了一两年了,这正经的寇姑娘都没找到,而那假的呈上去给圣上看了之后,那带人去的官员们,无一不是遭到了重罚。

    受处罚的官员多了之后,这找人的事儿才慢慢冷下来。

    现在不过是个名字相似的姑娘罢了,县令也并不放在心上。

    他哪儿有那种运气,人家那么多大官找了许久都没找到的人,自己居然还能瞎猫碰上死耗子,这就能撞上?

    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如此想着,后来这县令是再也没想起这件事来。

    寇荷香,犹豫了许久,才心思复杂地对着丈夫问出自己的疑惑。

    她不信,以丈夫的才华和心智,会在科举这条路上走不通!

    除了自己父亲,她就没见过比自己丈夫天分更高的读书人!

    温佳鸿听着妻子的质问,愣了一下,眼中暗光一闪,随后却十分委屈地开始抹眼泪!

    这让寇荷香整个人都呆住了,她从不知道,丈夫居然还有这一面!

    回过神来之后,见丈夫气恼到有些颤抖的背影,她心中的愧疚也慢慢浮上来。

    丈夫说得对,人无完人,就算他是天才,也不会什么都懂,什么都一帆风顺,更何况在科举这条路上,栽倒的天才太多了!

    她不该对丈夫说那种话。

    他虽然看起来与平时没什么两样,但心里指不定怎么难受呢

    寇荷香心中自责得紧,却并未看到,她的丈夫,在背对着她的一边,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恩他妻子就是这么单纯说什么都信

    而这这天晚上,寇荷香因为心中的愧疚,对于丈夫求欢一事上,却是出乎意料地无比配合!

    这让温佳鸿的动作更加地生猛了,硬是把这场委屈,生生地延续了半个月之久!

    直到妻子不再吃这一套之后,他才放弃了这条不要脸的道路,心里还为此可惜了许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