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0往事如烟11
    第二年科举放榜之时,温佳鸿依旧落榜了。

    这次他回来又"委屈"了一场,骗了妻子好一段时间的可怜。

    直到第三年,温母在考场的一角,听到了丈夫与考官的谈话。

    那监考的考官,正是前两年的县令。

    因为这两年官位上去了,所以才被派遣到考场来监考。

    那县令问温佳鸿,为什么几天过去了,他却在考卷之上只字未写,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因着他对这位朋友有些了解,知道对方是个有才华的人,所以才对他的做法很是不解。

    温佳鸿只是笑笑,对前县令的善意他心中也有感谢。

    没想到,他们两年多未见了,对方还能记得自己。

    他告诉对方,自己心思不在科举之上,也不是个做官的料,因此也就不想去占那考试的名额,此生只想安安分分守着家中妻儿过日子罢了。

    县令不是很了解这种文人的奇思妙想,在他看来,男人不在外建树一番,那就是白活了一回。

    但看对方脸上毫无后悔之意,他便默默地将即将出口的劝说之语咽了下去。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每个人的想法不同,或许对这温小友而言,享受生活,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思及此,县令与温佳鸿随意攀谈了几句,便打了招呼,自行离去。

    正当温佳鸿嘴里哼着小调,悠闲地准备回家之时,却在转角之处,见到了满脸怒火的妻子。

    他心中一紧,正想上去解释一番,却不防对方只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去。

    可走了两步之后,他却眼见着妻子的身影,软软地倒了下来。

    这可把把温佳鸿的心脏吓得都快跳出来了!

    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用了此生最快的速度,抱着怀中的女子跑到附近最近的医馆。

    大夫给女子号脉一番之后,斥责地瞪了一眼旁边一脸沉重之色的男人。

    在对方憋得脸红脖子粗之时,才终于大发慈悲地告诉对方,他的妻子怀孕了。

    咋一听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温佳鸿整个人都懵了。

    他们已经成亲了差不多三年,一直都未曾传出过喜讯。

    他娘曾带着妻子去过几次医馆。

    里面的大夫说,妻子的身体本就属寒,且前两年一直未曾好好将养,身体落下了毛病,这怀上孩子比较困难。

    但也不是说不能怀上,只是说身子现在怀上也不一定能保得住,得将身子养好了才能怀。

    所以为了妻子的身体着想,温佳鸿自己是喝了两年的药,来杜绝女子怀孕的可能。

    与孩子相比,他更加在乎的是妻子的安康,更何况,现在弟弟不是已经娶亲了吗?这传宗接代的任务,直接交给他不就好了?为什么要为难自己的妻子呢?

    温母为了以后自己的宝贝孙子,更是挖空了心思地给大儿媳妇儿补身子。

    将寇荷香原本精瘦精瘦的身子骨,这两年是养得白白胖胖的。

    但她的这种做法,却也招了她二儿媳妇儿心里的不爽。

    在最近的几个月,温佳鸿才停止喝那苦药。

    没想到就这么短的时间,他媳妇儿竟然怀上了!?

    温佳鸿开始傻笑起来,围着他媳妇儿沉睡的那张木床转了好几圈。

    直到大夫终于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他才稍稍冷静了一些。

    替他们看病的是一位口碑极好的老大夫。

    大夫凉凉地看了一眼坐在那边一直傻乐的男人,忍不住开口告诉他,他的妻子是因为突然受到刺激,才会晕过去的。

    而后阴测测道:你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儿,还是趁早坦白得好。

    说罢之后,大夫就出了后院,去前厅接着坐堂。

    而温佳鸿此时却搭着脑袋蔫蔫的。

    在妻子醒来之后,他立即殷勤地凑了上去,一副想碰对方,又不敢碰的蠢样,好似对方是尊一碰就碎的瓷娃娃一般。

    然而,寇荷香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便翻过身子,不再理他。

    直到温佳鸿告诉她,她怀孕之时,对方才终于转过身来,看着他,愣愣地摸着自己的肚子不说话。

    这几年以来,她的肚子一直都没有消息,婆婆虽然嘴上不说,但她见对方每天都殷勤地给自己做的那些可口的饭菜,和丈夫每日里喝的那些苦药,心中也是愧疚得紧。

    也正是因为此事,所以她对弟妹也格外容忍,就算对方有时候说些不好听的话,她也忍着心中的憋屈,一声不吭。

    因为婆婆确实是偏心于她,她也不好再与弟妹呛声。

    现在,这孩子终于有了,她心中的重担,也可以放下了。

    寇荷香心中震荡一番之后,终于又想起了刚才在考场门外见到的那一幕,脸上一冷。

    质问丈夫,为什么要交白卷,是不是前两年也是交的白卷?

    婆婆除了担心自己的肚子之外,最挂心的就是丈夫的科举之路了,他这样做,岂不是辜负了婆婆的一番苦心?

    虽然寇荷香一直挂念着自家婆婆的心思,但她并不知道。

    温母确实是一直记挂着她的肚子,但对于儿子科举一事恩

    她就没那么关心了,顶多有时候嘲笑儿子几句罢了。

    在她的眼中,自家大儿子能是个秀才,她已经很满意了。

    更何况,其实在温佳鸿上户事件过去没多久,他就将妻子的事情告诉了父母,也讲明了自己并不想再去考试一事。

    二老沉默了许久,最后也答应了儿子的要求。

    他们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大儿媳,把对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般。

    相对于一家人整整齐齐来说,这出人头地,虽然也重要,但到底是比不上前者。

    但温母知道大儿媳是个心思比较敏感之人,她建议自己儿子还是每年去考一回。

    反正这考场离自家又不远,就当是安安儿媳妇儿的心也好,免得她胡思乱想,对于这件事,能瞒多久是多久吧

    温佳鸿将此事说完之后,他的妻子已经是泪流满面。

    上天待她不薄,竟让她遇到了如此好的家人

    可哭过之后,她却更加坚定了要让丈夫再次参加科考的心。

    却未想到,遭到了对方的一口拒绝。

    寇荷香劝说道不用考虑自己,她已经从过去走出来了,不再是往日的自己了。

    其实直到现在,她自己也有些不可思议。

    从前那么顽皮的自己,竟然可以蜕变到如今的模样,还真是造化弄人

    流浪的那几年已经磨光了她的锐气,如今的寇香,锋芒内敛,处处都透露着温婉的光芒。

    就算杨君昊如今站在她的面前,只要她稍稍修饰一番,对方也不一定能认出她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