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1往事如烟12
    可是就算寇香如此说,温佳鸿依旧拒绝了。

    温佳鸿知道,这件事不会是妻子想得那样天真。

    同样是男人,他多多少少能了解一些对方的想法,对于自己放在心底的女人,就算现在不爱了,但作为男人的劣根存在,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也不会轻易放弃。

    更何况,据他所知,他们如今的皇帝,可并没有立皇后,连后宫的妃子都没几位。

    这对温佳鸿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信号。

    若是被这位皇帝找到了自己的妻子,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对方是天子!他的为难,不会是温佳鸿一个书生能扛得住的。

    到时候,他不一定能护得住自己的妻子。

    更何况,在情敌手下当差,想想都让人心里不爽!

    事情挑明之后,温佳鸿后来也没再去科考,安心地在香山村当个教书先生,每日里逗弄着自己的孩子,与妻子相濡以沫。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好多年。

    这段往事,温母(寇)并没有与杨老细说,但杨老听对方的语气也能知道,当时必定是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他的小徒弟才会失去踪迹这么多年。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杨老红着眼,声音有些哽咽地问道。

    温母闻言,沉默了许久,最后在对方殷切的目光之中,还是淡然地回答了一句,“很好。”

    说罢之后,房间里面又沉默了下来。

    正当所有人都沉重之际,叶玉珩却恰到好处地出现在门口,面带笑容地说道:“顾婶说饭菜已经好了,可以开饭了。”

    好似根本就没有发现房间里面有什么异样一般。

    屋内的众人见他起了个头,为了缓和温母与杨老之间的关系,也纷纷喊道:“对对对,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咱们这会儿先去吃饭,顺便再商量一下明珠他们成婚的日子,走走走”

    温父主动凑过去打起哈哈来。

    温母撇了丈夫一眼,见对方轻轻对她摇了摇头,便垂下眉眼,平复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情绪。

    片刻之后,抬头扯出一抹笑容,故作轻松地对着众人道:“走吧,还等什么?你们不饿,我还饿了呢!”

    说罢,便率先走出那让人压抑的房间。

    丈夫的意思她明白,今天的确应该是个好日子,不该被自己的给带偏才对,这会给女儿留下不好的兆头。

    这些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不是吗?

    饭桌之上,杨老一直时不时地看一眼自己的小徒弟,眼中情绪万千。

    而温母却似忘记了刚刚的事情一样,一上了饭桌之上,便变回了与往常一样,温婉大方,偶尔还会损上丈夫,亦或者是自己儿子两句。

    这一刻的气氛,倒是其乐融融。

    杨老见此,心情也稍微好了一些。

    可正当他想为小徒弟添菜之时,温母却似不经意一般,瞬时站起身来,端着自己的碗,去舀了离她最远的鱼汤。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

    而在温母坐下之后,桌上却又恢复了刚才嘻嘻哈哈的欢乐。

    只有杨老一人,失望地垂下了眉眼。

    温明珠与叶玉珩两人的婚期定在了第二年的秋季。

    本来叶玉珩还不愿意,想要将日子提前几个月,可这个想法,却遭到了温家全体人员的嘲讽。

    这次连最小的温明月都开始阴阳怪气起来了。

    本来她们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就不长了,对方还想提前几个月?美得他!

    叶玉珩碰了一鼻子的灰,最后也只好不甘心地作罢。

    时间转眼便过去了一月之久。

    如今的天气是越来越凉了,连温记的生意都被影响了许多。

    现在还未到冬季,可街上的路人已经开始大量减少了。

    而叶玉珩与杨老两人,每天倒是不嫌麻烦,往店里面跑得十分勤快。

    这一个月以来,阿杰终于办完了自家公子所交代的事情,成功地跟随了过来。

    所以,叶玉珩如今倒是悠闲得很,每日一早,就将自己的未婚妻拐带出门,直到夜里才会送回来。

    本来未婚的男女是不被允许单独在一起的,这会让人说闲话。

    可叶玉珩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方法。

    他与温明珠两人,每次一消失便是一天,亦或者是好几天,谁也不知道两人到底去了哪儿,又是去做了什么。

    连温家人都不知道的事,外人就更加不会知道了。

    温母他们曾经也担心过,怕两人会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还隐晦地提醒过女儿。

    而温明珠听见她娘的问话,虽然有些脸红,但却信誓旦旦地保证,他们绝没有作出有辱门风的事情来。

    玉哥哥每次一有时间,就喜欢动手动脚的就像似色中饿鬼一般,恨不得将她一口吞下。

    不过最后到了关键时刻,就会停下来,自己要一桶凉水,清醒一番。

    有时候她看着对方铁青的脸色,都想同意了他。

    不过玉哥哥跟她说,最美好的东西,得留在最美的时刻才行,现在,他还舍不得

    恩要是说这话的时候,他能更深情一点,而不是对着她上下其手,那就完美了。

    温明珠想着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对着母亲的眼神,有些心虚。

    温母审视了女儿许久,最终在女儿快要指着天发毒誓之时,才勉强地点头,算是相信了她。

    这些天里,其实叶玉珩是带着温明珠看遍了水镇周边的风景名胜。

    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其实已经在自己未婚妻的心中藏了许久了。

    前世里,因为心脏的缘故,她连笑容情绪都会下意识地收敛几分,所以像出外游玩这样的事情,在当年的她看来,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

    现在有条件了,叶玉珩自然会想尽办法满足她当年的愿望。

    不过这可苦了阿杰。

    本来以为回来跟着他家公子会轻松一点呢没想到依旧是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他也没想到,他家公子居然无耻到把自己手头的所有事情,全部交给他来做!

    杨老这些日子,也每天都往温家跑,小心地讨好着温母。

    有时候对方烦了,他便找个地方,悄无声息地坐在店铺中的角落里,也不说话,只是满足地看着忙碌的徒弟。

    这一段时间下来,温母对他的情绪也缓和了许多,没有当初那样排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