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断货之危
    秋季是个万物凋零的季节。

    水镇周边的山林,除了火焰林还生机勃勃之外,其余的山川,俱都渐渐陷入了沉睡。

    就连水镇上的居民,都似乎被这种疲懒的氛围给包围住了一般。

    大家最近都喜欢窝在自己的家中,即使是出门,也是迫不得已。

    温家最近正在大肆收购鲜花等制作糕点的原材料。

    虽然店里还有许许多多的糕点,但其中最著名,最受欢迎的,依旧是玫瑰酥等鲜花所制作的糕点。

    水镇上顾客们的口味,似乎大多都偏爱鲜花一些。

    今日该是送货的日子,温明珠特地推了叶玉珩的约,守在店里。

    目的是等春娟母子来了,了解一下,小香山上,还有多少种花开着。

    他们得多多储存鲜花这些材料才行。

    到了冬季,可就没什么花能吃了。

    就温明珠而言,在她的印象中,冬季开花的,似乎就只有腊梅了。

    可梅花这种东西,味道苦涩,入药还好,若是拿来制作糕点,那必定会卖不出去

    不过,腊梅的冷香宜人,若是多摘一些用来制作香水,倒是一条很好的主意。

    过去的一个月以来,温家的香水工程也铺上了日程。

    这东西比起香膏和香薰来说,更加的方便。

    且因为里面除了鲜花,添加的东西并不多,所以味道除了花香以外,并没有多余的香气,显得极其自然。

    因这香水制作起来颇耗时间和精力,所以出产的数量也不多。

    温明珠她们考虑了之后,就做了个活动,前几名来买糕点的客人,赠送一小瓶的香水。

    而另一方面,她将王雨儿也拉来做实验,送了她几瓶的香水和纯露。

    王雨儿收到"礼物"之时,还颇为高兴。

    直到有人来问她身上的香膏是何处采买之时,她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是为好友家的东西做了个活招牌。

    不过她也没生气,只是借着这个由头,跑到温家来,又敲诈走了几瓶自己喜欢的香水。

    温明珠她们对此,自然是纵容了。

    毕竟这可是她们香水的金字招牌不是吗?

    没想到香水的活动虽然才做起来没几天,但没过多久,店中就多了许多回头客。

    还都是一些女子。

    这次她们就不是奔着温记的糕点而来了,而是为了香水与纯露。

    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王雨儿的闺中好友。

    她们与王雨儿结交之时,见她最近的皮肤更加白皙亮堂了一些,皆都向她讨要秘方。

    王雨儿收了温明珠的贿赂,对于帮着推销这件事,做起来是不留余力。

    简直要将那纯露的效果夸上天了!

    如此一来,这香水与纯露的受众,便大大增加。

    温明珠当时可是对着好友放言了,只要来的人,报出她的名字,那店里的东西,价格俱都减少一半!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对于她的大方,王雨儿并没有肆意宣传。

    她只对几个与她关系不错的小姐们提过这件事情。

    虽然她们也不缺这些钱,但有时候,人际交往这方面,就是靠这些小恩小惠才积累起来的。

    王雨儿这样做,其实也有让温明珠姐妹两打入她们圈子的意思。

    现在的温明珠,也有这个资本,毕竟,她现在可是众所周知的叶家未来女主人。

    温明珠撑着下巴,脸上的表情有些无趣之意,可想到好友当时的一番言论,又突然好笑出声。

    她又坐了半响,目光盯着那空荡荡的店门口,心中渐渐起了些疑惑。

    春娟与李婶婶母女两向来都是守时的,怎么今日竟晚了一个时辰都还没到?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说曹操,曹操就到。

    她刚刚还念叨此事,就见门口出现了两个女子的身影。

    定睛一看,正是她盼的春娟母子。

    正当她高兴之时,目光却触及到母子两脸上的伤口,心中一沉,脸色立刻难看起来。

    她与小妹连忙上前接过母子两身后的背篓。

    以往她们来送花,都是推着小车来的,今日却只背了两个背篓,且里面的花,看成色,并不是很新鲜。

    再联想到两人脸上的伤痕,不用猜都知道,两人肯定出事了。

    温明珠轻轻触碰了一下春娟嘴角的淤青,手下感觉到小姑娘的身子微颤,立马沉下了脸,厉声问道:“谁干的?”

    而后又立即对柜台里面站立的小石头喊道:“小石头你去请大夫”

    “不!”小石头正准备跑出门时,却听到温明珠的制止声,便停下来,疑惑地望着对方。

    温明珠摇摇头。

    心想自己真是被气糊涂了,这最好的大夫不就在自己家中吗?还请什么请

    她还未开口说话,小石头就理解到了她的意思。

    可不是吗?杨爷爷现在不就在后院吗?哪儿还用得着请什么大夫啊!

    思及此,温明珠立马拉着她们母子两进了后院。

    一掀开幕帘,却正好见到从客厅里面出来溜达的杨老。

    杨老看着门口站着的一群人微眯了眼睛。

    还未等她们开口,便自觉地跨步走了过来,就在院子里为春娟母女两诊治。

    他仔细地查看了伤处,又询问了几句有没有什么其他症状,便点头道:“都是一些皮外伤,看起来严重,用两天药就好了,只是这两天,你们得顶着这张花脸过活了。”

    李秀娥闻言,大大咧咧道:“这有啥,反正也没破相不是吗?”语气之间,大有对自己身体不在意之感。

    杨老撇了她一眼,又道:“我观你唇色青紫,面色暗黄,刚刚替你看伤之时,触手冰冷,体寒之症是跑不掉了。

    应该还伴有月事不稳,常常腹痛不止才对,长期”

    他的话还没说完,春娟便急急问道:“大夫,我娘的种种症状,要吃什么药才能好?”

    杨老淡淡地哦了一声,“需每日以人参汤调养,灵芝作辅,藏红花与”

    他嘴里报出了一溜串的药名,大多数是名贵的药材,而其中的好几样,更是春娟母子两听都没听过的东西,这让春娟越听脸色越沉重。

    温明珠见两人脸色不好,赶紧打断杨老的话。

    杨老这话糊弄春娟母女两这种对医理一窍不通的人还行,她可是听出来了。

    这李婶婶就是平日里劳累,又不注重身体,所以有些体虚之症罢了。

    杨老这大概是看李婶婶不顺眼,所以才故意报出这些药材来埋汰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