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4难题2
    李秀娥带着女儿绕远了一些,抄了小路进小香山里面,有一种莫名的急促感在催促着两人一般。

    她们都默契地加快了动作,期间,春娟还不小心踩到坑里,滑倒了几次,衣裙上都沾了不少草屑,看起来格外地狼狈。

    平常这种情景,她娘都会心疼她,让她休息一会儿,但这次,李秀娥只是将女儿拉起来,随后又开始自己的动作。

    小半会儿过去之后,两人的背篓就已经满了,她们拍拍手,擦了擦自己手上的泥土,心里松了一口气。

    正往来时的那条小路回去之际,却在拐角处,与一伙人迎面撞上。

    这些人就是那些扎篱笆的男人。

    领头的蓝衣人见她们背后背着的背篓,脸色一变,指着春娟母女道:“你你你,说你们呢!”

    李秀娥见他来势汹汹,伸手将女儿扯到自己身后,瞪着眼道:“嚷什么嚷,大清早的,号丧呢!”

    蓝衣人见此,诶了一声,随后凶恶道:“你们是什么人?这儿可是我们主子的地盘儿。”

    顿了顿,他用手指了指背篓,“把你们身后的东西放下!这些东西你们不能带走!”

    说罢,便要走上前去,抓住眼前的两个女子。

    李秀娥见他逼近,吞了吞口水,后退了两步,之后梗着脖子嚷道:“呸!你什么主子,老娘在这儿都过了几十年了,这村里谁不知道这香山是官府的地盘儿!合着你主子还能是皇帝老子不成?”

    蓝衣人冷笑了两声,“这官府也是要过活的,现在我们家主子正和县令商量这件事儿,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主子的,你这老虔婆,做什么不好,非得拉着女儿做个偷儿!”

    “呸你个小娘养的狗砸种,你再乱讲老娘撕了你的嘴!”李秀娥听对方话里的意思,这香山的事儿还没定下来,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可这蓝衣人好不讲理,既然这儿还不是他家的,自己怎么就成了偷儿了?

    因此,张口就是一串三字经。

    她可是香山村里有名的利嘴,连王氏都抵不过她。

    更何况蓝衣人还是个嘴笨的男子。

    这人回了几句嘴,差点被对方的唾沫星子给淹死,脸色越发地难看。

    春娟见这人的脸色越发的阴沉,眼中又时不时地闪过凶光,心中一紧,连忙扯住她娘的衣袖,小声道:“娘,你别说了,咱们快回去吧,不然过去的时间就该晚了。”

    其实李秀娥心中也突突,她如此强势,只是看着对方人这么多,害怕她们娘两吃亏,强装气势而已。

    正扯着女儿准备离去,却不防路过那蓝衣人身边之时,对方一把抓住了春娟的手腕。

    李秀娥整个人被身后的力道扯得一个踉跄。

    还没等她站定,便听到身后之人轻浮的声音。

    “没想到你这老虔婆长得不耐看,可这女儿看起来还不错?”

    蓝衣人抓住春娟的手,将人扯到自己身前,嘿嘿笑道。

    这豆芽菜脸虽然看起来不错,但身材干瘪得紧。

    蓝衣人一边打量着春娟的身体,一边暗自想着,眼中的**似乎要溢出眼眶来。

    不过,这种山野村里,能长出这种货色,也算不错了。

    李秀娥一回头就看见那蓝衣人一脸淫色地靠近自己女儿,整个人都炸了,也不管对方是不是人多势众,抄起地上一根棍子,冲着那人就是一顿猛抽。

    女人在护犊子的时候都是十分可怕的,这蓝衣人虽然也提防了对方的动作,但他低估了作为一个母亲的战斗力。

    那一棍子下去,正好抽到他嘴上,让他啃了一嘴的泥。

    蓝衣人被棍子的力道甩退了几步,随后恶狠狠地盯着面前满是怒容的女子,朝着身后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去抓住这个疯女人!”

    身后的男子看见这蓝衣人挨打,眼中皆是幸灾乐祸,一点都不想上去帮忙。

    本来嘛,你调戏人家女儿就不是个东西,被打了不都活该吗?

    直到对方吼出一句,“都踏马是死人吗?让老子回去告诉你们爷爷,看他会怎么收拾你们这群崽子!”

    后面的人听到这句话,皆是脸色一变。

    这人倒是没什么好怕的,可怕的是他那爹!

    要是让他爹知道了这件事,那他们这些人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思及此,男人们纷纷在地上捡起自己的武器。

    做做样子,过得去就行了吧然后再装作不小心放她们走,这样总挑不出毛病来了。

    众人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找到了和自己同样的想法时,相视一笑。

    随后装作气势汹汹地跑过去。

    可他们虽然有默契,但是李秀娥没有啊!

    她见这群男人竟然向她们这种孤女寡母下手,整个人都炸开来,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挥着棍子就冲了上去。

    任由这些小年轻们使眼色都抽搐了,她都没看出来,只当这群人有毛病。

    李秀娥挥舞着手中的棍子,可是一点都没留手。

    “快”

    冲上来的人只说了一个字,就被棍子一下子抽到了脸上。

    对方的力气之大,那小年轻的嘴里顿时溢满了血。

    男人捂着自己的嘴,看着放下的手满是血迹时,眼神还有些迷茫。

    树林中充斥着一声声的闷响与抽冷气的声音。

    冲上来的人一边小心地躲着对方的棍子,一边又得不引人注意地为对方让出一条路来,心里甚是憋屈。

    有的年轻人心里憋着火儿,觉得这老女人一点都不会看人眼色,在挨了对方几棍子之后,故意打了李秀娥几拳头,有一次还不小心扫到了在她身后的春娟。

    动手的人遭到了同伴集体的鄙视,满眼都是:你居然打女人!

    他愣了一瞬,看着自己扫到小姑娘身上的手,眼中充满了后悔。

    正想抬头跟人家说对不起,就遭到了几棍子回礼。

    李秀娥看了眼女儿嘴角隐隐透出的血丝,像发了疯一般,追着那动手的人打去。

    那小伙子见此,心中也突生一计,装作惊恐地跑了出去,而其他人,也似被吓住了一般,全都站立不动,仍由那蓝衣人如何吼,他们都装作是一副害怕的样子。

    春娟就趁此机会,跟着她娘的脚步,跑出了这个包围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