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5难题3
    等春娟跟上她娘的脚步时,却看到她娘一脸尴尬和内疚地站在那里,而她的面前,还有一个不住道歉的蓝衣人。

    这人正是她娘追着打出来的那个。

    “婶儿,对不住了,我们这也是不得已才这样的”

    春娟走近时,正好听见这话,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们。

    李秀娥掩着面轻咳了两声,随后小声嘀咕道:“谁知道你们是抱着这心思我还以为”

    这人在跑出去没多久的时候,就对着李秀娥不住地求饶,又挨了几棍子,对方才真的冷静下来。

    年轻人摸着头傻笑了两声,眼神却时不时地瞄向身旁春娟的脸上。

    李秀娥见此,竖着眉头就要骂。

    那人也是个见眼生事的,见这女人又要发作,连忙求饶:“哎呀我的婶儿,我这是看姑娘脸上的伤!!”

    他这不说还好,一说李秀娥就想起来,就是眼前的人,给了自己两下。

    虽说在他看来,自己下手可能很轻了。

    可他也不看看,自己长得这么高大,在他里的轻手,那在李秀娥他们娘两这里,可就变成了重脚了!

    这一会儿的时间,春娟的嘴角就已经变得青紫一块了。

    年轻人见此,满目的愧疚。

    顿了一会儿,从自己身上左摸摸,右摸摸,摸出一块碎银子出来,讨好地递给春娟,不好意思道:“姑娘,我这儿就剩下这么多了,能就着捡一盒药膏擦擦,刚才多有得罪,请姑娘见谅。”

    春娟看看面前的伸过来的手掌,又看看身旁自己的娘,默不作声。

    李秀娥见此,一把挥开年轻人的手掌,似嫌弃道:“拿开拿开,谁稀罕你那点儿银子了。”

    “那”男人挠头,很是为难地看着面前的母女。

    他是真想补偿点什么。

    刚刚也是他自己没忍住脾气,现在已经是后悔得不得了了。

    虽然这点儿银子也不多,可这是他存了好久才有的积蓄呢!

    李秀娥从自己袖口中摸出一个小布包,随后从里面捡出一两颗银珠子来,塞到男人的手中,恶声恶气道:“这些是给你们的药费,要是出事儿了,可别来找我们!”

    她的话虽然气势十足,但心里却在打鼓。

    她自己下手有多狠,心里也有数。

    这些银子,是她该给的

    那年轻人接了这两颗银珠子,有些惶恐,“不行不行,婶儿,这怎么还倒给我钱了呢?”

    “让你拿着就拿着!要是不够,你再到村里来找我!”李秀娥瞪了他一眼,凶道。

    “可是”

    “哪儿有什么可是的,这又不是给你的,你这皮糙肉厚的,挨两棍子,那跟闹着玩儿一样,这是给那打在脸上的小伙子的!”

    年轻人听此,才默默放下了手。

    恩那兄弟确实需要这钱

    李秀娥母女两走时,春娟回头回头冲着身后的年轻人感激一笑。

    她在他们的谈话声之中,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因此,在心里是十分感激这些年轻人。

    本来是一群好人,只是迫于无奈,才被逼着做了这些事情。

    细碎的阳光透过树荫打在女子的脸上,灿烂的笑容显得格外动人。

    年轻人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脸庞慢慢爬上一层薄薄的红晕。

    直到女子和她母亲的身影完全不见之时,他才低下眉眼,嘟囔道:“还怪好看的”

    “这么说,那小香山是被人买下了?”

    温明珠皱着眉,心里有些窝火。

    小香山虽然有许些瓜果,但除了这些玩意儿以外,这山上也没什么其他的东西了。

    曾经有人去这里开过一块土。

    但这人费了许大的力气,可这土里面是什么都没种活!

    温明珠猜想,这土壤里面,应该是有什么物质,阻止农作物的生长,但却适合刺玫这些花朵的蔓延。

    小香山除了好看一点,在这里的人看来,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地方。

    有谁会花大价钱来买下这种地方呢?建别院?

    不,不可能,那地方可都是山,地势不平,且周围没什么住户,有谁会脑子出问题去那种地方建别院?

    她怎么感觉这买山的人,就是冲着她们来的呢?

    温明珠摸着下巴,眼中时不时闪过幽深。

    若是这些人真冲着她们来,那还真是找对了地方。

    温记的许多糕点都与鲜花相关,若是被掐断了这鲜花的来源,那可算是找对了她们的七寸。

    早知道这山是可以买下来的,那自己就应该早点动手才对!

    她懊恼地想着,心中很是烦闷。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摁住了一般,吃了个大亏,让人恼火得很。

    从其他地方找花吗?

    哪儿的材料会有小香山这么多呢?

    更何况,从外地找材料,那价格可就不是贵了一星半点儿了,再加上这运输的费用,那算下来,可就有一笔账了。

    正当她对此事毫无办法之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却在她耳边响起。

    “想什么呢?”

    温明珠惊了一跳,回头见是熟悉之人,嗔了他一眼,“你走路怎么都没个声儿呢?”

    叶玉珩笑了两声,“是你太认真了,你看看他们?”

    温明珠闻言,环顾了一眼四周,发现刚刚还在自己身边的这些人,都自动闪退了好几米远。

    她有些无语地看着身旁之人。

    也不知道玉哥哥是对他们做了些什么,怎么现在一有他在的时间,小石头他们这些人,就会闪得飞快,现在连小妹都会这样了。

    要是温明月能听到姐姐的心声,一定会想要抱着她哭诉。

    其实她未来姐夫什么都没做!

    可只要他们这些人一靠近姐姐,姐夫就会用那种发毛的眼光,一直盯着他们,这就像身后有一张巨口一般,随时都等着吞人入腹,那感觉,让人毛骨悚然极了!

    特别是像温明月这种,对于气息极其敏感之人,那才真是要命。

    若不是姐姐是真的喜欢对方,而对方又对自家姐姐是真的好,她才不会让两人在一起。

    因为对她来说,叶玉珩这个人,太过于危险!

    这种强烈的危机感,甚至远超于当时她第一次见王进时的感觉。

    叶玉珩看着眼前自己造成的效果,眼中隐晦地闪过满意之色。

    这样子很好,明珠只能是他一个人的明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