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6难题4
    “有人买下了小香山。”温明珠抿抿嘴唇,话音之间语气不明。

    叶玉珩知道这是她生气的前兆,问出的话,一下子就到了点上。

    “针对你来的?”他的语调有些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女子白皙的手指,眼中的幽深渐渐浓郁,低沉的嗓音充满了磁性,似要将眼前之人的魂儿给勾走一般。

    只是这会儿的温明珠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并未注意到对方的异样,她摇摇头道:“还不知道,现在对方已经把山给围了,还对李婶婶她们动了手”

    叶玉珩墨色的瞳孔之中闪过危险之色。

    “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后天你让人正常进山就行了。”

    温明珠睨了他一眼,“人家到手的东西,对此岂会没有准备?两天的时间,你怎么做?”

    叶玉珩笑笑没说话。

    他是叶家的当家人,这种小事,岂会难得倒他?

    那天之后,时间还未到第三天,叶玉珩就拿着小香山的地契到了温家。

    “来,地契拿到了。”黑袍的男人淡笑着从怀中掏出一叠崭新的纸张,扔到桌子上,之后便盯着眼前女子的双眸不再言语。

    脸上虽然没什么其他的表情,但墨色双眸之中却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仿佛讨赏的小狼狗一般,身后的尾巴都快翘起来了。

    温明珠伸手揉了一把对方的发顶,有些敷衍道:“恩做得好!”

    叶玉珩眯了眯双眸,伸手握住对方纤细的手腕,一把将她扯进自己的怀中,顿时吓得女子惊呼一声。

    正当她准备挣脱之际,耳边却传来一道低沉,又暗含着不满与危险的话语。

    “你知道,我要的,可不止是这个。”

    耳畔的呼吸声让温明珠脸色一红,连玉色的耳垂之上都染上了胭脂一般的色彩。

    她瞪了一眼眼前坏笑不止的某人,见他那张俊脸正在缓缓靠近,眼中出现了紧张之色。

    这可是在家里啊!能不能收敛一点?她才刚逃过她娘的审问没多久呐?

    然而,就在叶玉珩的薄唇快要贴近自己心仪的位置之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让怀中之人瞬间惊醒。

    立马跳出对方的怀抱之中,脸上满是尴尬之色。

    这来人还不止一个。

    杨老与李秀娥等人,可都在门口站着呢,眼中皆是暧昧之色。

    也不知道他们站在外面看了多久了,温明珠想着,臊得满脸通红。

    叶玉珩倒是脸皮颇厚,淡定地立起身子,对着门口八卦的人点点头,一脸的理所当然。

    杨老啧啧了两声,觉得对方的脸皮当与城墙有得一比了。

    “咳,明珠丫头啊,我们听说地契拿到了,就想来问问,是不是明天我们就可以正常养伤了?”

    李秀娥轻咳了一声,很是老道地忽略了刚才自己看到的场面。

    本来嘛,年轻人冲动一点很正常,更何况人家还是正经订过婚的。

    春娟母女因为受了些伤的缘故,昨晚上就被温母她们给强留了下来,这也有防范那山上之人找上她们门的意思。

    毕竟听母女两的话语而言,那领头人似乎不是什么善茬。

    温明珠听见李秀娥的问话,转头看向叶玉珩。

    由于某人任性的动作,她还没来得及翻看桌上的东西。

    叶玉珩对着望过来的女子点点头,温明珠的心才落定,淡笑道:“是的,明天就可以正常进去了。”

    “那那些人”李秀娥的话虽未说完,但在场人都明白她的意思。

    她这是怕那群人对她们母女两人进行报复。

    毕竟她们家中也没有什么护家的男人,要是对方因为这事儿耍起狠来,那可不是她们两个女人能承受得了的。

    温明珠听此,也皱了眉,“你先说说,这买山的人,到底是谁?”

    只有知道了对方的底细,她们才好想对策。

    再怎么说,也不能让春娟母女两去冒这个险。

    叶玉珩听此,眼神有些飘忽,这让温明珠瞬间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一般他这个样子,就说明这事儿恐怕还有些内幕,对方不想让自己知道。

    平常遇到这种事情,温明珠也识趣地不再追问。

    可这一次,她似乎嗅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味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怎么?你认识的人?”

    温明珠瞪着他,本想是想问,你是不是在外面又沾惹了什么桃花。

    但现在的时机场合不对,于是到嘴边的话便转了一个弯儿,折中了一些。

    叶玉珩见众人都眼光灼灼地盯着他,心知不说是不可能了,于是不情愿地吐出两个字,“李家。”

    温明珠反应了片刻,脑子里面理清了前因后果之后,冷笑了两声。

    虽然心里已经知道是哪个李家了,但还是拔高音调,气势汹汹地问出了口,“哦?是吗?哪个李家?”

    没想到这无妄之灾居然还有这层原因。

    她就说,小香山那样的偏僻深山,谁吃饱了撑地去官府手里面买那种地儿。

    要知道,这属于官家的东西,似这种用处不大的山头土地,平日里大家用了也就用了,没有人会去追究这种事情。

    但是,要想把这东西变成自己私有的,那可就麻烦了。

    一般的人,那官府不得好好搜刮一层油水才会答应把东西给人。

    叶玉珩但笑不语。

    这会儿他可不想冲上去找不痛快。

    更何况,他还挺喜欢珠子吃醋的样子。

    温明珠见他不说话了,翻了个白眼。

    她私下里在叶玉珩的面前其实脾气并不算好,甚至可以说是一点就炸。

    但是他们两人却基本上没吵过架。

    只要温明珠一开始发脾气,叶玉珩就开始闭嘴,只是满脸宠溺地看着她,要不然就直接上手,用行动堵住对方的嘴。

    这一系列动作下来,她是连站都站不住了,哪里还有发脾气的力气。

    “他们以后不会再有机会来叨扰你了,我会处理好的,不必担心。”

    见温明珠脸上皆是气恼之色,叶玉珩无奈地补上这一句。

    温明珠哼了一声,阴阳怪气道:“谁知道呢?看看人家,都动作到我这里来了呢,想必心里是稀罕惨了某人呢”

    叶玉珩张口想解释两句。

    却不防对方被激起了气性儿,又继续道:“哎呀我们这小门小户的,也不像某些巨商不是?哪儿承受得了外面那些仙子们的怒气呀,我看,像我这种乡村野丫头,还是识趣点”

    嘭。

    叶玉珩听着女子的话,手上捏着的桌角随着一道清脆的响声,正式脱离自己的母体。

    他眯着眼,浑身都散发着不虞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