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8解疑2
    叶玉珩将他的动作看在眼中,眼中幽色慢慢加深。

    “我”

    正当阿杰想要反驳之时,他却又突然道:“是竹香吧。”

    叶玉珩的话连疑问的语气都没有,完完全全的陈述句,目光审视般地看着身前那张不可置信的脸。

    他的神色,仿佛在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等回过神来之后,阿杰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动作完全暴露了心中的想法,立马将头颅低下。

    或许是心中久压之事终于被人戳穿了,他的身子反而放松了下来。

    低下的面孔强行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

    他默不作声的样子,显然就是承认了这件事。

    叶玉珩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多年以来心中的疑惑终于得到了答案。

    作为男人,他对这方面迟钝了一些。

    这些年以来,他总觉得阿杰对竹香的态度过于奇怪,给他一种很别扭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是为什么。

    两个孩子都是在他手下长大的,他也从未往这方面想过。

    直到有一次,他是无意之间与明珠闲聊,提起了此事,对方告诉他,两人之间必定有奸情,他才稍稍起了点怀疑。

    刚才也是突然想起这事,才问出了声。

    没想到阿杰果然如明珠所言,是喜欢竹香的。

    可是

    “竹香知晓你心中是如何想?”

    此时的阿杰也恢复了往日的气定神闲,摇头道:“不知。”

    “恩”

    房间中寂静了下来,偌大的空间,就只剩下叶玉珩无节奏的敲击声。

    他对这事儿心中苦恼得紧,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处理。

    “你真的心悦竹香?”

    “是。”阿杰直视着桌案后问话之人的眼睛,毫不畏惧地回答。

    眼中的认真之色,却让叶玉珩更加闹心了。

    南离是个风俗文化奇怪的国家。

    在有的时候,这里的礼教对于人们放松得过分,可有的时候,又会把人割得鲜血直流。

    而断袖之风,恰恰就属于后者。

    在这里,断袖被视为是耻辱,遭到了民间与官方的严厉打击。

    他们视这为邪风,而同性相恋者,在他们看来,那是罪大恶极。

    往常里,每个朝代几乎都会有小倌的存在,这地方通常都被叫做伶人馆,而在南离,从事这一行业的,全是女性,根本就不存在伶人,更别说是伶人馆了。

    叶玉珩自己倒没觉得这有什么。

    依照南离的发展史来看,似乎是因为当年与北觉战争之时,南离的男丁在战火之中消耗过多,导致人丁稀缺。

    官府为了提高人口,特意宣传的这种思想。

    其实在战争之前,对于断袖这一状况,还没有到今天这样排斥的地步。

    只是在官场长期植入的情况之下,断袖是罪这种观念,在民间几乎就成了根深蒂固的念头。

    “竹香年纪还小,何况我看他似乎没有”

    叶玉珩欲言又止,本想劝阻一下阿杰,可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换位来想,这就像当年阿念劝自己一样,毫无用处。

    真正认定了一个人之后,无论其他人再说什么,都是无用。

    阿杰有些疲惫地闭上双眸,常年挺直的背脊,在这一刻,却出现了令人心酸的屈服之色。

    “我知道”他略微苦涩地答道。

    这么多年了,他在竹香面前,其实从未收敛自己的情感。

    若是竹香对他有意

    ,只怕早就知晓自己的心意。

    可他却一直将此当做是兄弟之情,亲人之系。

    在竹香的心中,只怕自己是远远不能与公子相提并论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一生不娶?”叶玉珩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问道。

    阿杰闻言也只是笑笑,算是默认了。

    人的心就那么大,只能装下一个人,若是再挤一点东西进去,那只怕得碎了。

    他的心在当年的那个雨夜,就已经遗落在了那个奶声奶气的小男孩身上,再也找不回来了。

    就算是强行成亲,他也给不了姑娘该有的感情,这对人家来说,不公平。

    “你不去与竹香坦白?”顿了许久,叶玉珩才意有所指地开口问道。

    如果是他自己那么无论对方是什么,他都会不择手段地与之走在一起。

    本身叶玉珩就是一个亦正亦邪之人,严格来说,他更偏向后者,自己也没什么是非观。

    更何况,他还有后世的记忆,所以对于自家的两个孩子是断袖这件事,消化得十分迅速。

    阿杰本身的能力毋庸置疑,而竹香又是个肩不能提,手不能抗的文弱小书童。

    两者结合,在一定程度之上,也能得到互补

    怎么说其实两人还挺配的

    叶玉珩心中默默念叨着,对于此事,还挺乐见其成的。

    只是,阿杰与他终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对于自家公子的话,他是想也没想,一口拒绝了,“不行。”

    “为什么?”叶玉珩挑眉问道。

    既然喜欢对方,却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那

    “我一个人承受就行了。”

    阿杰垂下眉眼,面色晦暗地答道。

    竹香从小就被他和公子一直保护在身边,虽有一些小聪明,但从未让他面临过外面的风雨。

    他就像是一颗被护在完全屏障中的幼苗,完全禁不起外面世界的摧残。

    对于他爱竹香这件事,阿杰从未觉得羞耻,也未曾后悔过。

    只是。

    断袖一事,若是不小心走漏一点风声,那竹香所遭受的,绝对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他舍不得舍不得自己放在心底之人受到一点点诋毁,那会让他发疯。

    阿杰的话虽未解释,可叶玉珩也理解到了其中的深意。

    良久之后,他又突然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阿杰听此,低下的头瞬间惊起。

    本来在他承认之时,就准备好了接受公子的责骂,没想到公子竟然支持他?

    “你别这么看我,我不是支持你。”

    阿杰又有些失望地垂下眼帘。

    心中酸涩。

    是啊,他可是断袖啊

    竹香是公子一手带大的孩子,公子怎么会舍得让他入自己这个火坑。

    “这个机会,只是指我不干涉你的行动。”

    阿杰闻言,愣愣地看着桌案前的公子,等着他的下文。

    叶玉珩一直木着的脸,终于有了些许笑容。

    他虽然一直很疼爱竹香,但阿杰也是他养大的孩子,两人的位置在他心中也差不多。

    没理由保护了竹香,却放弃阿杰。

    “我不干涉你,两年,我再给你两年,若是你依旧不能走近竹香的心中”黑袍的男子眯着眼,房中的气息忽然压抑了起来,片刻之后,说出的话语,却是令人凉到刺骨。

    “那么,你必须远离竹香身边,到时候,我会给你安排去处,不会让你们两人再碰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