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6秘事3
    温明语受不了她娘的力道,只得张嘴放开了口中的那块肉。

    她爹见她松口了,怕妻子下手没个轻重,把女儿给打坏了,赶紧把她给抱开。

    王氏也趁机将小女儿给拉到身后,像母鸡护崽一般,张口对着温明语就是一顿臭骂。

    “你个小骚蹄子!被疯狗咬了吗?不就是朵银花吗?眼皮子怎么那么浅?

    老娘的钱,想给谁买就给谁买,你管得着吗?

    别以为你跟着书生一家喝了几天屎水就能反了天了,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这模样!你配戴这东西吗?”

    说着,王氏气不过,又冲上前去,想要给温明语一巴掌。

    可冲到温二叔面前之时,却被他一把推开,瞪着眼,喘着粗气怒斥道:“你像个什么娘?有你这么说孩子的吗?”

    王氏掐着腰,尖声回道:“姓温的你个没良心的东西,老娘打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干你屁事?你个没屁y的东西,没有老娘的肚皮,哪儿来的这个贱蹄子?老娘就算把她打死你又能怎么样?”

    温二叔被妻子的刻薄之语气得浑身发抖,哆嗦着嘴皮子,指着王氏说不出话来。

    “你你”

    “哼!贱蹄子!”

    温明静见她娘站在她的这一边,心中得意,也顾不得手上的疼痛,躲在她娘的身后阴阳怪气地说道。

    温明语听她娘的话,心中已经痛到麻木。

    为什么她会有这样娘和妹妹?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自己还会对她们心有期待?

    少女的眼光迷离了片刻,稍许之后,看向对面一双母女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冰冷。

    不,对面站的那个,并不是自己的妹妹,她只是外面的野种而已!

    王氏被对面大女儿的眼神惊了一跳,望见里面的冰冷之色,莫名地觉得有些不敢对视。

    她撇了一眼小女儿手上的那道流血不止的伤痕,心疼的同时,却又打起了其他主意。

    “贱蹄子你自己看看你把你妹妹都咬成什么样了?”她一把抓过温明静的手臂,扯着女儿的胳膊递到温明语的眼前嚷嚷道:“你看看,这细嫩的小手,得花多少银子才能养得回来?”

    温明静被她娘扯得手臂生疼,但见她气势汹汹的样子,也不敢多嘴,只得一边抽着冷气,一边仇视地瞪着自己的姐姐。

    温明语冷眼看着她娘的动作,冷笑了一声,心知她肯定又在打什么其他主意了。

    果不其然,王氏眼珠子提溜转了转,还未等大女儿回话,便叫嚣道:“你不是在书生他们店里赚了许多银子吗?都拿出来,全都赔给你妹妹,让你妹妹去治病!”

    上一回温二叔一家人去过温记回来之后,得到了许多银钱。

    温二叔瞒着妻子悄悄地拿着那些银子去堵了外面的债,剩下了一半的银子,被他给藏起来了。

    虽然王氏最后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但温二叔还是听了他哥哥的话,无论对方说了什么,他都没把那笔钱给妻子。

    这可把王氏给气得够呛。

    而温明语的工钱,实际上也是自己在保管。

    她的年纪也不小了。

    王氏明说过,不会给她准备什么嫁妆。

    她爹要是想给,那就自己掏钱给,她的钱,是要留给儿子和小女儿的。

    当时温明语听着虽然暗自伤神,但到底没多说什么。

    温二叔觉得妻子做事太绝了,便提议说,让温明语自己保管自己的工

    

    钱,到时候他再自己掏钱给添些嫁妆。

    王氏当时一听就不干了,非要让大女儿将工钱交给她。

    温二叔听妻子的话也生气了。

    到底是自己的亲女儿,你不出嫁妆也算了,怎么还把人当个奴仆来使?非得榨干了才行?

    给嫁妆和要工钱,自己二选一。

    最后温二叔就给了妻子两个选择。

    王氏想了想,觉得这嫁妆还是更贵,便不甘心地同意了让温明语保管自己工钱的事儿。

    大丫头那里再怎么说也存了几钱银子了,靠着这次机会,得把她的钱给榨出来才行。

    王氏眯着眼,心中的算盘打得啪啪直响。

    这样一来,她对小女儿受伤一事,心里的疼惜便少了许多,还隐隐地觉得有些欣喜。

    “呵,娘的算盘打得可真响,连女儿给自己准备的压箱底的钱都想掏了去。”

    温明语冷笑了一声,盯着她娘的脸,嘲讽地说道。

    忍着身上的疼痛,硬挺着自己的背脊,气势之强,一扫往日的懦弱与卑微。

    王氏被她的变化惊了一瞬,反应过来之后,恶狠狠地瞪了对面的女儿一眼。

    “哼,老娘那是惦记你的那两个臭钱?

    你平日里不孝敬你亲娘就算了,老娘也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你的事儿,但你自己眼皮子浅,见不得人家带点好东西,打伤了人,那怪谁?”

    说得越多,王氏就越觉得理直气壮,盯着地上那碎得不能再碎的银花,心疼地快要死过去了。

    “你妹妹平时也没什么首饰,你老娘是存了又存,才狠下心给买了这么一朵珠花,没成想,居然还招了白眼狼的恨!”

    温明语听她说罢,突然笑了,而后声音越来越大,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温二叔担心地看着今天十分不对劲的大女儿,害怕她别是被妻子的口无遮拦给气疯了。

    “大丫”

    他走到女儿旁边,伸手在她的背后轻轻拍了拍。

    停下笑声之后,温明语用手随意地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和泪,安抚地看了一眼她爹。

    王氏戒备地看着面前的女儿,将小女儿往自己的身后带了带,生怕温明语又要发疯。

    然而,她担心的事情也并未发生。

    温明语凉凉地看着对面的母女,心里对她们是再也没了期待。

    她讽刺一笑,和着通红的双眸和脸上的血泪,看起来分外诡异。

    “你的钱?真的是你的钱买的?”

    王氏一愣,而后似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转青,被对方的话吓得心脏都停了一瞬。

    “你你”

    莫不是她知道了什么?

    王氏紧张地看着对方,手上的指甲深陷自己的肉中,脑子里面一片浆糊。

    “大丫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温二叔挠挠头,不明白大女儿为什么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不是妻子的钱,那就是自己的钱了?难道她找到自己藏银子的地方了!?

    温二叔吞了吞口水,心中懊悔不已,早知道就换个地方藏了!

    温明语拍了拍她爹的手,对着王氏的方向扯出一抹阴冷的笑容,等面对她爹之时,却又忽然温柔得过分。

    “那还”

    “住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