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8秘事5
    “公子您说。”

    叶玉珩顿了顿,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窗外,而后淡淡问道:“莺歌的孩子,与你有关系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回荡在书房之中,那窗外的绿植似乎都受到了影响,细小而茂密的绿叶忽然颤了颤。

    阿杰闻言愣了一下,而后脸色涨红,瞪着眼,义正言辞道:“公子!阿杰此生只爱竹香一人!”

    话语之中,满是认真,略带哀怨的眼神扫射着桌案前问出问题的某人,明晃晃地指控对方的话玷污了他的心意。

    叶玉珩听见自家侍卫的回答,僵硬的脸色似乎裂开了一般。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有些恼怒地低吼道:“谁问你这个!我是问,她的孩子没了是不是你下的手?”

    还有,你有必要每天都跟我表一次衷心吗?有本事你去找正主啊?心上人在身边了不起是不是?

    信不信我把你的小竹子给调出去?

    叶玉珩在心里腹诽着,脸色十分地臭。

    他这么快回到主宅,除了这边堆积了许多未处理的事情之外,还有主宅里面最近风波的原因。

    陈姨娘最终还是知道了自己儿子没了的事实。

    在知道的那一刻,她发了疯一般地砸了房中所有的东西,嘴里叫嚣着一定要找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报仇。

    只是,刚出了自己房门,准备直奔水镇之时,就在门口遇到出来闲逛的莺歌。

    莺歌并不知道叶家的二公子没了的事。

    她见陈姨娘像个疯子一般,就忍不住嘴贱讽刺了几句。

    那陈姨娘才刚知自己失去了儿子,正处了极度愤怒之中,哪里能听得这般言论。

    当场就与莺歌打了起来。

    不,准确来说,只是莺歌单方面被陈姨娘暴打。

    陈姨娘失去了理智,旁的人也拉不住她,出手重,下手狠毒,那模样,似把莺歌当成了那害死她儿子的人,恨不得咬下一块肉来。

    等下人们把她拉开之时,地上的莺歌早就一身血迹地昏迷不醒了。

    然而陈姨娘看见地上的惨状,却一点都没有后悔的意思,浑身狼狈沾满血迹的她像个疯子一般,发出了猖狂的大笑之声。

    叶任良回来之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疯狂的场面。

    他狠踹了一脚疯疯癫癫的陈姨娘,随后赶紧将地上的血人给抱回去医治。

    莺歌昏迷之中大出血,就算是就医及时,也只是将将保住性命而已,那腹中的孩子,自然是保不住的。

    大夫说,看形状,大概是个男孩儿。

    这让叶任良与醒来的莺歌痛彻心扉。

    而陈姨娘给她带来的伤痛,还不止于此。

    疯狂中的女人不止打掉了莺歌的孩子,还让她此生都难再有身孕。

    但就算是这样,叶任良也并没有应下莺歌的要求,处理掉陈姨娘,只是支支吾吾地敷衍。

    甚至于在后来的几天,因为女人无休止的哀求,他借故忙于应酬,少有回家的时候。

    陈姨娘也只是被看管了起来,叶任良还下令,不允许莺歌靠近陈姨娘所在之处。

    他现在也是头痛得狠,儿子莫名其妙地死了两个,因为愧疚,他是里外不是人。

    阿杰悄悄地瞪了一眼自家公子,心道,明明是您

    自己问话不说清楚

    “那事儿不是我干的!您不是说,在必要的时候,保莺歌姨娘吗?”

    他们是想保来着,但也不会随时随地地就派人跟着她啊,那不就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莺歌是他们找来的人吗。

    只是,他家公子在信中的言外之意,也只是略略帮一下忙,保证莺歌吃穿安全,消息能传递出去而已。

    他哪儿知道,这莺歌居然运气这么差,出个门还能撞到正在气头上的陈姨娘。

    叶玉珩得到了自己想到的答案,也只是恩了一声,不再说话。

    哐。

    “谁在那儿!”

    听见窗口异动的阿杰立马暴呵道,提着手中的大刀便打算追出去。

    正要动作之时,却听到制止之声。

    “回来!”

    阿杰皱着眉,犹豫地看着他家公子,“不追吗?”

    然而当他回头看去,却正好看到那院门口闪过两道翠色的身影,心中了然。

    怪不得刚刚公子问自己莺歌的孩子是不是与他有关。

    阿杰想着,心中又忽然恼恨起自己来。

    “对不起公子是阿杰太大意了”他忽地单膝跪地请罪,低下的面孔之上满是后悔。

    要是刚刚外面的人是来杀自家公子的,以自己刚刚的反应,根本就没还手的机会

    叶玉珩拿起桌上的茶水,慢悠悠地抿了一口。

    顿了一会儿,见地上的人一直处于自责之中,翻了个白眼,沉声道:“起来吧。”

    阿杰恩了一声,垂着头,垮着肩膀退到一旁。

    半响之后,却又突然听到房间里面一声调侃之语。

    “以后做事的时候,还是少想一会儿竹香吧”

    年轻的侍卫涨红了脸,蠕动了一下嘴皮子,最后还有点不情愿地答是。

    “姨娘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丫鬟紫苏略有些担心地看着莺歌问道。

    她是莺歌一手提拔上来的丫鬟,因为脑子灵活,做事用心,现在也是她家主子身边的心腹。

    因为莺歌待她好,所以她也是真心实意地为对方打算。

    正在行进中的美貌女子一脸苍白,脸上满是病容。

    她抿了抿没什么血色的下唇,眼中满是恨意。

    “呵,怎么办?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弄清楚了仇家,那自然是找机会报仇了!”

    莺歌本来就是个心思重的女人,有野心,有手段。

    她思来想去,都觉得这一切都太过于顺遂了,巧合得过分!

    那陈姨娘虽然脾气阴狠,但也是个能忍的,平日里除了怼起来的时候,那见谁也都是和和气气的,怎么就在自己出门的时候突然发了疯?

    况且,她们两个姨娘都遭了重伤,那最大的受益者是谁呢?

    毕竟,孩子没了,那叶大公子可就少了好多事情。

    虽然她是这叶家公子找上门来的。

    但却不是被对方胁迫而来,她也不是什么忍辱负重,身负血海深仇。

    莺歌到叶家来,就是看中了叶家的财势,想要当上叶家的主母,一飞冲天!

    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