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9莺歌1
    莺歌莺歌。

    从她进门开始,陈姨娘就一直说她,不是个良人,是个妓女。

    往日里只要对方一说,她便由着这个借口,去叶任良那里上眼药,说陈姨娘侮辱她。

    明明自己身世清白,处子之身还给了老爷,但姐姐却总是胡说污蔑她。

    这长期以往下去,这白的也被她说成是黑的,外人只怕都以为,这叶家的老爷,有眼无珠,宠爱的妾室只是一个万人骑的妓子而已。

    莺歌的话,句句扎在叶任良的心中,特别是最后一句,正中靶心。

    此后只要陈姨娘一提这事,就会遭到叶任良的怒骂。

    若是陈姨娘不服,闹起来,甚至会遭到两巴掌。

    当时的莺歌可是过得春风得意。

    叶任良虽然孩子都已经那么大了,但他身材样貌保持得体,举止说话又有内涵,端端的一个中年俊秀美大叔形象。

    再加上他身家丰厚,宠起人来,那是毫不吝啬,什么金银首饰珍贵之物,都往人屋里搬。

    平日里的嘘寒问暖,那更是甜入心扉。

    莺歌虽然心思多,有野心,但也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这些手段,哪儿是她受得了的。

    所以,在这一系列的攻势下来,她也安了心,真心实意地喜欢上了叶任良,甘心放下自己原本的计划,不再在意身份,想要为他诞下一两个孩子。

    从此两人一起依偎到老。

    她不知道自己也是替身吗?

    她知道。

    在来之前,找她的人就已经跟她说明了,再加上陈姨娘的长相,以她的聪慧,怎会猜不出自己所得的一切是因为什么。

    只是,沉浸于甜言蜜语与感动之下的女人,怎么会想得到。

    她的丈夫,所给她的所有一切,在他的眼中,那连九牛一毛都称不上。

    叶家的财富,是莺歌想象不到的大。

    所以她才会被眼前的富贵景象迷了眼睛,完完全全地将自己给托付了出去。

    至少他还会为自己出头,会保护自己,让自己免受颠沛流离之苦不是吗?

    当时的莺歌心中就是如此想。

    女人的狠毒,除了极少数是天生,大多数,都是被生活逼出来的。

    而莺歌,就是后者。

    只是,她的真心,最后还是被狠狠地践踏在地。

    在失去孩子,丈夫不闻不问的情况之下,莺歌的心,早就寒了个彻底。

    现在,她心底只有复仇的念想。

    去找叶玉珩之前,她仔细思虑过了。

    以对方的手段,心机与实力,这府上的所有事情都瞒不过他的眼,而他竟然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算计到。

    叶家的大公子,不是她这样的人能得罪的。

    与其在背后动作,然后被对方下手清理掉。

    还不如直接上门去问清楚,摊开来讲。

    所以她才会在那个时候去找叶玉珩,打算把事情弄清楚,不让自己的儿子不明不白地死去。

    其实她知道,在自己站在窗口的那一刻,对方已经知道她来了。

    那一番话语,就是专门说给她听的,也算是给她一个答案。

    临走之前,她故意触动了窗台的盆栽,就是告诉房中之人,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莺歌面无表情地挪着步子,看着眼前耀眼的阳

    光,与曾经她曾和丈夫停留过的荷亭,忽然讽刺一笑。

    那笑容似令人上瘾的罂粟毒花一般,虽然美艳,但却透着刺骨的冰冷与绝望。

    陈姨娘虽然因为爱攻击她,满嘴的胡语。

    但有一件事,她却说对了。

    自己还真如她所说,是个不要脸的妓子。

    莺歌想着往日的种种,嘴角开始挂起笑容。

    看着墙角开得艳丽的红花,眼光一动。

    紫苏见她眼神,连忙走上前去,摘了一把下来,递上前去,眼中是止不住的担心。

    姨娘的状况,好像有些不对啊

    莺歌看了一眼懂事的丫鬟,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接过那把红花,掐了一些枝丫,便别在自己头上,嘴里哼着熟悉的曲子。

    素色的衣裙与鲜红的花朵相衬,让往日女子清丽的气质突然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这一刻的莺歌,却忽然变得妖冶,且夺人心魄。

    眉间的媚色,似要将人的魂儿给勾出来一般。

    自从进了这叶家的大门,是好久都不曾唱过这曲子啊

    莺歌望着满塘枯了一半荷叶,眼神渐渐放空。

    这么久了,她都快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呢

    想着,坐在亭中的女子轻笑了一声,笑声之中,是说不出的寂寥与空旷。

    这一声笑,是为了她自己。

    莺歌没有姓,就叫莺歌。

    她骗叶任良,说自己的名字是她死去不久的养父取的,是因为她声音清丽似莺鸟在歌唱一般,所以才叫了这么个名儿。

    叶任良并不在乎她叫什么,所以也并没有细问。

    其实这名字哪里是什么养父取的。

    她口中的那个养父,虽然真实存在,也确实有个养女,但跟她跟这对父女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养父疼爱自己的女儿,虽然两人以卖唱为生,但他不愿自己的女儿在外面抛头露面,怕影响了她以后的婚嫁,受夫家轻视。

    所以在带着养女卖唱之时,总让她蒙着面纱,也从不在外叫养女的名字,就怕有人记住。

    这可方便了莺歌,因为她与那养女身材相似,所以才能成功顶替了她,又因为她歌喉出众,外面听她曲子的人,才会没察觉到什么异常。

    实际上,这世上除了少许的特例之外,哪儿有那么多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之人?

    就算是心思不纯的,那也最多是口头上调戏几句罢了,真正敢动手的,那也是极少数的。

    更何况那养女在酒楼里面卖唱多时了,怎么就那么巧,让叶任良给遇见了,还打抱不平,帮了对方,最后还抱得美人归?

    这一切的偶遇,自然也是设计好了的。

    叶任良也查过了,但最终也没查出什么,一切都很自然,以他的手段,查出来的东西,自己也是深信不疑的,也就真的相信了,这是上天给他安排的巧合。

    莺歌本是边城小镇窑馆的花魁。

    自生来就在那窑馆,是那里面上上任花魁与人一夜风流之后生下来的产物。

    她由馆中的老鸨养大,一开始,只是在里面做个跑腿的小丫鬟。

    但她越长越好看,天生的媚骨,是男人最喜欢的那一款。

    在莺歌长大之后,老鸨就捧她做了花魁。

    她的美貌,就算是放在京都之中,也是排得上号的,更别说是在这边城小镇之中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