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4路遇4
    哐哐哐。

    “进来。”

    屋内传来一声低沉且慵懒的声音,叶任良此时正拿着一杯茶水,坐在桌案后,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东西。

    看到进来的人是竹香时,眉头挑了挑。

    “怎么,你有事?”

    由于叶玉珩把竹香当半个儿子在养,所以在叶任良的心中,他也算有些分量,当然,两人的关系比之叶玉珩依旧要生疏许多。

    竹香走到桌案前,也没像府上其他的小厮那样诚惶诚恐。

    他像是看见了一个平常的长辈,面上带着些笑意地说道:“老爷,公子说,让我在您这里来取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听见是儿子的要求,叶任良提起了些兴趣。

    现在叶家的东西哪样不是掌握在那小子的手中,怎么的还有他来求自己的时候?

    叶任良眯着眼睛,整个人看起来像只奸诈的老狐狸一般,心里念叨着要怎么刁难一下才好。

    这机会可是不多啊

    “相思引。”

    竹香想了想,嘴里吐出了三个字,随后便好奇地盯着桌案后叶任良的脸,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哦相嘶”

    正想将自己的腹稿脱口而出的叶任良,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之后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脸上的揶揄忽然僵住。

    霍地一下,他面色漆黑地站起身来,咬牙道:“你要什么?再说一次。”

    竹香小心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而后小心地看了一眼面前有些怒意的人。

    “相思引”

    叶任良听罢,双手撑着桌面,垂下的眉眼遮住了眼中复杂的情绪,那里面有有怀念,有苦涩,还有浓浓的悔恨

    房间里面突然安静了下来。

    桌案后的人一直没有动作,竹香也不敢出声打扰,只是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猜测着这相思引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师父和老爷同时脸色大变。

    正当他神游之际,耳边却传来了柜子的抽动之声。

    只见叶任良面无表情地按下了身后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饰品。

    片刻之后,稍远处那本来空无一物的墙壁之上便伸出了一个暗格。

    他拿出那暗格里的东西,脸上的表情变换了许久。

    半晌之后,叹息了一声,转过身来。

    竹香觉得老爷一贯对什么都漫不关心的脸上,变得有些沧桑与凄苦。

    “拿去吧。”

    竹香有些好奇地接过对面递过来的盒子,想着一会儿出去打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反正公子也没说不准他打开看。

    打好了主意,竹香带着点兴奋地转身离去。

    正当他走到门口之时,却听到身后一阵冷漠之声。

    “你让他想好了再决定用不用这东西。”

    竹香的脚步一顿,回身应答之后,便退出了房间。

    房中静默了片刻之后,叶任良忽然嘲讽般笑了一声。

    “啧,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还是个痴情种”

    竹香拿着手上的那个毫无华光的小盒子,整个人变得神神秘秘的,他猜想,里面一定装了什么不得了的大杀器!

    身形有些猥琐的少年找了个墙角蹲了下来。

    查看周围没有其他人影之后,竹香搓了

    

    搓手,面色严肃地打开了手上的木盒。

    没有想象中的华光溢彩,入眼的就是两颗褐色的药丸。

    除了比一般的药丸大一点之外,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了。

    少年垂下双眸,撇了撇嘴,有些失望。

    他从中拿出一颗捻在手中凑到鼻子下闻了闻。

    淡淡的蜂蜜味,单看味道,像糖果一般

    鬼使神差地,他伸出了一小截舌头,准备

    “你在干什么。”

    突然出现的阴沉之声,吓得竹香一激灵,手中的药丸没有拿住,又滚回了木盒之中。

    熟悉的声音与头上投下的阴影让正想干坏事的竹香背脊有些发凉。

    他僵硬地转过身去。

    从黑色的勾线的靴子往上看去,正是叶玉珩那张乌云密布的脸。

    “公公子”

    竹香结结巴巴地喊道,手上的盒子被他藏在身后,低着的头脸上满是悔恨。

    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看见那药丸突然就生了想吃下去的念头

    这必定是个不得了的东西,要是坏了公子的事,那就完了

    叶玉珩脸色阴沉地看着地上不敢跪着的少年没有说话,撇到他身后完好无损的药丸,心里舒了一口气。

    这东西的香味有些许蛊惑作用。

    他也是突然想起这回事,不放心竹香那跳脱的性子才过来看看。

    万幸自己来得及时。

    “公子对不起”竹香闷闷地说道,小心地看了一眼头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心里尽是忐忑。

    他将身后的盒子拿出来放在头顶,待叶玉珩接过之后,便老实地缩回手,等着自己的处罚。

    半晌之后,竹香以为的呵斥声并没有传来,只听人淡淡道:“起来吧。”

    地上跪着的少年愣了一下,而后惊喜地抬起头来。

    “公子您不怪我?”竹香可怜巴巴地抬起头,捻着叶玉珩的衣袍紧张地问道。

    叶玉珩看了他一眼,本来想呵斥他两句,但最终千言万语也只是化成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算了,这事也不完全怪你”

    竹香听罢,喜滋滋地起身。

    可还没等他高兴完,又听面前之人淡淡道:“但是”

    一听还有后续,竹香起身的身子一僵。

    “差点就吃了你的口水,你给我去香堂跪上一夜。”

    说道最后,叶玉珩的声音之中,明显带了些怒气,让面前本来就身形颓废的少年顿时身子抖了两抖。

    竹香也知道,这药丸中只怕是有什么乾坤,所以公子才如此罚他。

    想到那香堂里面湿冷,他有些牙疼地呲了呲嘴。

    那地方自己小时候还是常客呢。

    现在长大了,已经许多年没被罚了,现在有机会重温了。

    竹香想着,有些有气无力地哦了一声。

    叶玉珩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拿着手中的东西便转身离去。

    走出两步之后,又听到身后传来声响。

    “公子。”

    移动之中的步伐顿了顿。

    “老爷说,让您想好了再决定这东西到底用不用!”

    背对着竹香的叶玉珩闻言微皱了眉,没有说话,移步离开了原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