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6路遇6
    一边滚着,竹香还一边悄悄地抬眼看对方是什么反应。

    见阿杰的眼神望过来,他赶紧将头偏向一旁,又开始在地上翻滚起来,嘴里叽叽咕咕地说着些埋怨的话。

    阿杰抽空往地上看了一眼,见某竹子依旧在地上耍赖,扶着额头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做什么了,怎么就惹了他,进来不才说一句话吗?

    将食盒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之后,阿杰便走到地上背对着他生闷气的竹香身边。

    戳了戳地上耍赖之人的肩膀。

    可他抖动了一下之后,仍旧没有回头的打算。

    阿杰见此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竹香地上凉,你先起来。”

    “我不!”

    “你不是没吃饭吗?我带了你喜欢吃的烧鸡,你吃点东西填肚子”

    恩?烧鸡?

    竹香神情一动,吞了吞口水。

    但想到对方居然到了这会儿才来,便忍住馋意,咬牙道:“我不!”

    “你真的不起来?”阿杰微眯双眸,语气有些危险。

    竹香心想,小爷都还没生你的气,你居然还敢威胁小爷,于是转头对身后之人呲了呲牙,恶狠狠道:“小爷就不起来!”

    阿杰闻言,冷笑了一声,随后在竹香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一把将地上之人抱在怀中。

    竹香受了惊吓,反射性地抱住了对方的脖子。

    阿杰见此,微不可察地笑了笑。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他立马松开双手,拼命地挣扎起来。

    “你个王八蛋!小爷是个男人!你怎么能这么对小爷!要被别人看到了!小爷还能找到媳妇吗?”

    阿杰听此,脸上的笑意骤然僵住。

    瞪了一眼怀中不安分的小人儿,心里怒火渐起,黑着脸将人给扔到棉被上。

    噗的一声闷响,竹香屁股着棉被。

    虽然不痛,但他心里更加不想理人了,飞快地转过身子,自己跟自己生气,心里想着,总有一天,他要让对方哭着叫爹!

    而扔了人的阿杰心里也有些后悔,但想起竹香刚刚说的话,内里掀起一阵阵似针扎一般的疼痛。

    僵持了小半会儿之后,最后还是阿杰败下阵来。

    “竹香”像只大哈巴狗的某人,小心翼翼地拍了拍背对着自己的肩膀。

    “干嘛!”少年并没有回头,语气虽然不好,但还是回答了阿杰的话。

    阿杰心里舒了一口气,从一旁端过烧鸡,绕到竹香的面前轻声哄道:“我跟你道歉好不好?是我不好,你先吃点东西,别给饿坏了。”

    竹香撇了他一眼,眼神留恋地望了一圈那只香喷喷的烧鸡,正想有骨气地拒绝,却听到了一阵不和谐的声音。

    咕

    阿杰见此愣了一瞬,正想笑之时,见对方红着脸,恶狠狠地看着他。

    仿佛在说,你要是笑了,你就死定了!

    为此,他强忍着笑意,像是什么都没听见般,一本正经地将手上的东西递过去。

    “来,先把饭吃了。”

    见他还算识趣,竹香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两眼放光地看着那只烧鸡,徒手拿起,张嘴就是一

    大口。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阿杰见他吃得快,怕他噎着,便从食盒里面拿出一壶米酒倒出一杯,递在他嘴边。

    竹香仰着头喝下那杯米酒。

    不多时,脸上就起了一些微红,身上也暖了起来。

    少年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瞪圆的双眸里面洋溢的尽是满足,待他酒足饭饱之后,还摸着肚子打了个嗝,整个人呈大字型瘫倒在背后的棉被上。

    阿杰怕他把油沾到身上不舒服,便自觉地掏出一根方巾,仔仔细细地帮他把手上的污渍擦干净,眼中净是宠溺。

    倒是竹香,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根淡蓝色的方巾,像抓住了对方的把柄一样,指着他的鼻子嘲笑道:“哈,没想到我们的杰侍卫居然这么娘娘腔,竟然还随身带着这么娘气的东西,真是真是”

    真是了半天,竹香也没想出什么适合的词汇,又见对方满是笑意地看着自己,不自觉地,脸上就有了些燥意。

    阿杰见他不好意思,便伸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自己随身带着根方巾到底是为了谁?这小没良心的,居然还嘲笑起他来了。

    竹香休息好了之后,便站起身来,老老实实地走到那蒲团处,准备继续接受自己的惩罚。

    阿杰见此,有些头疼。

    怎么平时那么机灵的小子,一遇到公子的命令,就老实得跟个木头一样。

    公子哪一次有认真罚他了!

    也就他自己,每次都那么较真,这跪坏了身子,心疼的到底是谁?

    噢,还不是自己

    阿杰有些气闷地想着,心觉自己还真是自作自受。

    “你那么老实干嘛?又准备跪一夜?”

    这虽然不是竹香第一次跪香堂了,但距离上一次经验,也是好几年前了,这会儿突然遭难,身子怎么吃得消?

    竹香不屑地看了阿杰一眼,“公子都说了,要跪一宿的!男子汉大丈夫,要说到做到!”

    阿杰又好气又心疼,走到竹香身边,不顾他反对,强行把他抱到棉被中间。

    “公子那是说的气话,怎么会让你跪一宿!”

    竹香不依,嚷嚷着,“不行!我不能让公子看见我偷懒!”

    阿杰磨不过他,也就依了他。

    跪就跪吧,反正你一会儿也得睡着了。

    果然,没了阿杰的阻拦,竹香也没跪了多久。

    在他哈欠连天到彻底栽倒,这时间也不过半个时辰。

    阿杰轻车熟路地将脑袋快磕到地少年捞起,抱着他小心地放到自己腿上,再用棉被把他裹得厚厚的,自己却背对着大门,为怀中之人抵着凉风。

    这一系列动作下来,竹香也只是砸吧砸吧嘴,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还无意识地挪动了下身子,为自己找了个更加舒适的方位。

    阿杰好笑地看着他的睡颜,誊出一只手,在他鼻子上轻轻点了点,小声嘀咕道:“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还说跪一宿呢”

    话是这么说,可他抱着怀中之人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放松。

    “啧!”

    正当阿杰心满意足地盯着自己的心上人之时,门外却传来了一阵不和谐的声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