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7路遇7
    回头望过去,正是他家最近多愁善感的公子。

    虽然对方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但阿杰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他现在的心情是有多么的不爽

    噢,还有嫉妒?

    叶玉珩目光诡异地看着香堂里面依偎的两人,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这场面在竹香小时候他也见过不少,只是直男的秉性,让他只当两人之间感情坚定。

    虽然觉得他两之间有时候好得有些别扭,但也全然没往这方面想过。

    现在看来,阿杰这小子的图谋不轨,只怕早就开始了。

    啧,都怪当初太年少,错把基情当友情。

    本来他是来免了竹香的过错,让他回去睡觉的,现在看这场面,只怕是白跑一趟了。

    “你倒是捡了个便宜。”叶玉珩身子微斜,挑了挑眉,倚在门口懒懒地说道。

    阿杰闻言也没回话。

    以他对自家公子的了解,这种时候,自己还是不要去刺激他了

    于是拢了拢竹香身上的棉被,但还是忍不住,回头颇为优越地看了自家公子一眼,还誊出一只手,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叶玉珩撇了撇嘴,也没理这小孩儿的炫耀之心,心想,你这才哪儿跟哪儿,要走的路还多着呢

    见竹香已经有了着落,叶玉珩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

    抛下一句,“明日一早启程回水镇。”便转身离去。

    次日清晨,竹香被门外有些刺耳的鸟叫声给闹醒。

    见自己现在是躺在阿杰的怀中睡了一夜,除了有些恼怒自己又在罚跪的时候睡着了之外,对这样的场景并没有什么意外。

    从小便是如此。

    他每次被罚,第二日早晨几乎都是在阿杰的怀中醒来。

    竹香一动,阿杰便睁开了眼睛。

    虽说是一夜未眠,但他的精神状态却依旧十分好。

    “醒了?”

    竹香有些迷糊地眨巴眨巴眼,恩了一声,便自顾自地爬了起来,还顺带伸了个懒腰。

    见到地上的阿杰面带笑意,满脸宠溺地看着他,竹香脸上不自觉地掀起了一阵热意。

    他撇了撇嘴,等了一会儿,莫名道:“你怎么还不起来?”

    阿杰哦了一声,盯着面前站着比自己高出两倍还多的少年,淡淡道:“腿麻了。”

    竹香愣了一下,而后看着地上的阿杰,眼中就带了一抹心虚。

    自己在人腿上睡了一夜,不腿麻都不正常

    “咳那我等你一会儿吧”

    说罢,刚站起来的少年,便盘着腿,重新坐到阿杰的身边。

    为了对方能快速恢复知觉,还动手为其按摩双腿。

    阿杰见此颇为欣慰,还伸手在竹香的头上好生揉了一把,直到他怒目而视之时,才恋恋不舍地将自己的爪子收回来。

    心想,也不枉他为这小没良心的当了一晚上人肉枕头了

    竹香按了一会儿,见对方依旧是那幅表情,也没说让他停下来,心里起了些不爽,但想到这也是自己干的好事,也就按下脾气,任劳任怨地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嘴里还嘀嘀咕咕道:“你这傻子也不知道换个地方,明知道这大堂里面又湿又冷,还明晃晃地在大门口坐了一夜

    哼,你就是想让小爷愧疚!小爷跟”

    “可以了!”

    竹香的话还没说完,阿杰就有些急切地抓住他的手打断他,脸上的表情奇怪得很,语气还有些严厉。

    这让竹香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

    他没好气地甩开阿杰抓住自己的手,瞪了对方一眼,恨恨道:“呸!你以为小爷愿意给你按啊!有本事你就自己起来吧!”

    语毕之后,少年就飞速地撑起自己的身子爬起来,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但脚步却故意放慢,仔细地听着身后的动静。

    只是,当他走出香堂门口之时,也未曾察觉到身后之人有追出来的意思,让他有些失望的同时,心里更是火冒三丈。

    恼怒地跺了跺脚,冷哼了一声,便抬脚离去。

    而香堂里面的阿杰却是暂时没心思管那生气的小人儿,为了不让自己的异样显现出来,只能尽力地摒除脑子里面的那些杂念。

    天知道竹香那双小手在自己腿上移动的时候,他是废了多大的力气才制止住自己扑过去的念头

    半晌之后,阿杰才睁开自己的双眸,有些苦大仇深地盯着自己的身下。

    他怀疑再这么多来几次,自己这兄弟是不是会被弄出问题来

    由于各种原因的拖延,叶玉珩回程的时间被迫延续到了下午,而为了照计划赶到水镇,他迫不得已地让车夫改走了小道。

    所以这会儿的马车颠簸得很。

    虽然这马车空间够大,但车里的人依旧会时不时地与车顶来个亲密接触。

    这其中,最难受的得数竹香了。

    马车内其余的三个人都是常年奔走在外的,对这种情况也适应得良好。

    但竹香就不行了。

    叶玉珩与阿杰两人平日里对他都娇惯得很。

    虽说大多数时候是把他带在身边的,但是只要是有一点风险的地方,竹香都会被留下。

    这会儿他正顶着一个包袱,捂着自己已经被撞了多个包的脑袋,委屈地缩到一个小角落,生怕再来一阵颠簸,让自己的头上再填几个硕果。

    “竹香,你到这边来”阿杰目带心疼地看着缩在角落的那个可怜巴巴的身影,忍不住出声道。

    哪知道那角落里的人闻言,却只是白了他一眼,哼哼了两声,便将头偏到一边去不再看他。

    哼,都是他,早上凶自己不说,还不告诉自己公子今天要回去的事情。

    害得自己匆匆忙忙地回药房打包行李,还耽搁了公子出发的时间,现在还好意思让自己过去!

    呸!美得他!

    竹香想着,依旧有些气不过,悄悄地回头瞪了阿杰一眼。

    这一眼阿杰看在眼中,除了宠溺之外,也没有其他的情绪。

    眼见着又是新的一阵颠簸来袭,竹香为了保住自己的脑袋,连忙跑到正在闭目养神的叶玉珩腿边,用力地抱住他的腿,以防止自己被甩飞。

    叶玉珩察觉到自己腿上的动静,紧闭的双眸微微睁开,见自己脚边多了一个一脸讨好的布袋熊,微皱了皱眉,但依旧伸手将布袋熊给拎到身旁,还誊出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以防他再被甩飞。

    竹香喜滋滋地挨着自家公子的身边坐下,还抽空炫耀般地看了阿杰一眼。

    待看到对方眼中那一抹不明显的嫉妒之情的时候,心中的得意就更甚了。

    车中静默了一会儿之后,几人却忽然从幕帘外听到了一阵吵闹之声。

    而马车在此时也停了下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