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路遇13
    马车上,方越生搂住乔凌的身子,一脸欲言又止地看着正在诊脉的杨老,眼中满是担忧。

    “这是烧糊涂了,一会儿到了府上捡些药吃,好好将养,没什么大碍。”杨老捻着胡子说道,看着方越生紧张的样子,眼神特别诡异。

    虽然不是头一回遇见有龙阳之好的男子,但他们大多数都是遮遮掩掩的,这样子坦荡的倒是少见。

    方越生迎着杨老探究的目光,勉强扯出了一抹笑容,心里恨不得这马车长出一对翅膀来,好让怀中的人病好得快一些。

    “那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回原来的村子?”竹香撑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稍远处的方越生。

    方越生沉着脸摇了摇头。

    还回什么村子,这样的村子也不值得自己和小凌再待下去了

    “我想带着小凌搬到山里去住,以后不再下山了。”方越生淡淡地说道。

    竹香觉得这有些可惜,两人是自己救下来的,看样子也是个老实的,干脆就让公子给他们点儿事儿做好了。

    于是便跑到叶玉珩的身边坐下,笑嘻嘻地戳了戳他的肩膀张口道:“公子啊。”

    “恩?”叶玉珩撇了竹香一眼,见他满脸的讨好,也猜到他要说的是什么。

    若是叶玉珩一人赶路,对于这种事情,他是连一个眼神都不会施舍。

    只是竹香难得起了热心肠,他这些天又郁气难忍,这才出手管了闲事。

    至于这后续之事,他是懒得过问了,便在竹香开口之前道:“你自己决定。”

    竹香双眸一亮,得了自家公子的同意,这下子就有了底气。

    “呐,我们家的店铺很多的,我看你应该是识字的,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到店铺里当个账房先生可好?”竹香有些兴奋地问道,在他心里,这对两人来说,应该是比较好的出路了。

    只是,方越生想了想,还是微微摇头,拒绝了竹香的好意。

    他在被关的时候就考虑过了。

    如果此次能够有幸逃出来,那自己便带着小凌隐居,以后不问世事。

    王家村的人经受了如此的场面,心里铁定是恨不得杀了他们两人,回村是想都不能想的事情。

    况且,自己与小凌的关系已经暴露,以那群人的秉性,一定会到处散播自己与小凌的事。

    就算自己不在乎外人的眼光,但也不想让小凌受委屈。

    隐居,是方越生能想到的保护乔凌最好的办法。

    说到底是自己无能

    方越生苦笑,“多谢小公子的好意,只是我二人情况特殊,隐居是我们最好的出路。”

    竹香还想再劝说些什么,阿杰却按住了他的肩膀,对他摇头。

    如此,竹香撅了嘴,最后也只得放弃留下二人的想法,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阿杰看着竹香,抬手安慰性地揉了揉他的头,无奈地叹了口气,心中复杂得很。

    这马车里,怕是只有他最能了解方越生心中的苦了。

    正当车中静默之时,却听见一旁一直不开口的叶玉珩忽然道:“我未婚妻家中需要两个为她送花的人,你要是愿意,就带着妻”

    顿了顿,叶玉珩纠结了一瞬,又开口道:“丈”

    想了想还是不对,便侧头看着方越生,想要他自己给出一个称呼来。

    若是平常人,铁定以为叶玉珩是在侮辱他们了。

    可方越生见此倒是洒脱,笑了笑,“叶公子若觉得别扭,叫名字便好。”

    叶玉珩点了点头,心中对方越生的豁达起了些好感。

    “我未婚妻有一座山,里面全是些花,你要是愿意就带着乔凌去那山上住吧,只要

    

    隔两天送些花到一家叫温记的店铺便好。”

    前些天明珠还说,那春娟母女送的花抵不住消耗,想再找两个人收花。

    这方越生与乔凌倒是两个可用之人。

    竹香在一旁听着,也觉得这法子可行,反正这两人就算是隐居,不还得吃喝拉撒?这也解决了两人的收入问题。

    方越生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再拒绝就显得有些刻意了。

    况且,这对他与乔凌来说,真的是条好出路。

    “那方某就多谢叶公子了,若叶公子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方某的地方,请一定告知方某。”方越生满是认真地对叶玉珩说道。

    顿了顿,又对着竹香与阿杰的方向道:“小公子与杰侍卫有需要也一定来找方某。”

    方越生的眼神在竹香与阿杰两人的身上转了转。

    他这话最主要还是对着阿杰说的。

    方越生其实也知道,以他这些恩人的财力与势力,能用到他的地方简直是寥寥可数,可有一件事,或许这里也只有自己能帮这杰侍卫了。

    竹香见此满意地点头,心想自己倒是救了两个知恩图报的人。

    叶玉珩看着竹香这傻子还一脸开心地点头,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怎么样。

    连这刚来的外人都看出了阿杰对他的想法,他自己却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噢,没看出来的还有杨老

    这会儿杨老正皱着眉,若有所思地盯着这几个相谈甚欢的年轻人,心里觉得阿杰看自己小徒弟的眼神有点奇怪。

    占有欲?

    看着面前搂着乔凌的方越生,杨老心思越来越偏,眼见就要接近真相,却突然打了个寒颤。

    啪地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呸!我小徒弟是个正常男人!他们之间是兄弟情!兄弟情!

    杨老在心底默默地说服着自己,可是心底的怀疑的种子却不断地洒落。

    等再看过去之时,却发现阿杰这会儿也没看自家小徒弟了,而是一直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师父你干嘛呢?自己打自己?”竹香有些担忧地看着杨老,很是莫名地问道。

    杨老刚刚为了打醒自己的妄念,下的也是狠手,现在那张脸上清晰地印了个巴掌印。

    “没没什么啊”

    竹香狐疑地看着自己师父,见他移开自己的双目,心下更是奇怪得很。

    正当他想开口之时,却忽然听方越生有些为难道:“叶公子,方某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

    “我想请小公子给方某一些药粉。”

    竹香的注意力被他的话给吸引了回去,立即追问道:“你要药粉干嘛?”

    方越生听此,脸上阴沉道:“家中还有好些物件,值些银钱,虽然不是特别重要,但方某也不想便宜了那些王八蛋!”

    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就一把火烧掉!

    方越生想着,眼中时不时闪过些阴狠之色。

    就是因为自己过于退让,才让小凌受了这些委屈。

    竹香一听是去惹事的,忙道:“我也跟着你去!我去帮你!”

    又觉得自己一个人去有些不保险,便一脸理所当然地伸手拍了拍身旁阿杰的肩膀,“咱们带着打手去!那些王八蛋一定不敢抢你东西!”

    阿杰闻言气结,感情自己在他心中就是个用得顺手的打手?

    他有些气闷地瞪了一眼竹香,可到底是舍不得对他做些什么。

    见对方满脸的兴奋与热情,只得无奈地弹了下他的额头,点头道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