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8被截2
    “爹!爹!”

    房中刚刚放下心来的李富海听见这两声凄厉的叫喊声,心中刚压下去的担心瞬间就提了上来。

    “爹!大事不好了!我们”

    嘭。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门口的拐角处瞬间就甩进了一个浑身泥沙,满脸脏乱的男人。

    这人正是李振山念叨多时的李天一。

    李天一抬头看见坐在首座的李振山,双眸缩了缩,顿时就将要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李富海见此,心头惶惶,看见自己儿子狼狈的样子,一脸怒容地走过去,伸手就是一巴掌,但眼中却闪过心疼之色。

    “你个蠢货!怎么弄成这幅样子?那批贡品怎么样了?”

    李振山一脸阴鸷地盯着李天一的脸,那副咬牙的样子,仿佛李天一要是说出了什么不好的消息,就要将他拆骨吞腹一般。

    两人的模样让李天一有些惧怕地缩了缩身子,但想到这件事早晚都会被发现,狠了狠心,脸色难看地道:“那批贡品被人给劫走了”

    啪!

    李振山听见地上之人说的话,脸色一青,一把将自己手中的茶杯拍在桌子上。

    用力之大,那杯子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道,瞬时碎裂,殷红的血液顺着首座男人的指缝中流淌而出。

    “老爷!”李富海惊呼,连忙从自己的身上撕下一块碎步,跑上前去想要帮李振山止血。

    可他刚走到李振山的身边,便被他粗鲁地一把推开。

    “滚!”李振山红着眼怒吼道。

    转而大步地跨到李天一的面前,提着他的衣领,咬牙道:“你再说一遍!”

    他的双眸虽然猩红,但隐隐之中,却透露出一股希冀,李振山希望刚刚的话是他自己听错了。

    李天一看见面前之人一副快要入魔的模样,害怕地浑身都在发抖,求助般地望向自己的爹,希望他能救救自己。

    可此时的李富海也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儿子的眼神。

    李天一有些绝望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力道有收紧的意思,只得颤颤巍巍道:“那些贡品都都被人给劫走了”

    李振山听此,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那副胖胖的脸上满是绝望。

    劫走了

    怎么都被人给劫走了呢?

    那可是贡品啊谁有那个胆子劫走贡品呢?

    李振山的脑子里面似有千万只苍蝇一般,嗡嗡地扰乱着他的思绪,呆滞的双眸里面一片死气。

    屋子里面充满了死寂,李璃进来的时候,见她爹在地上坐着,还满手的血,吓了一跳,连忙从手中掏出一块白色的手帕捂住。

    小心地看着他爹的脸问道:“爹怎么了?”

    李振山被她的话语惊回了神,见自己女儿满脸的懵懂无知,没有一丝大祸临头的觉悟,嘴皮子蠕动了一下,终究是不忍心将实情告诉她。

    拍了拍李璃的头,强行扯出一抹笑容来。

    “没没事,爹就是有点头晕,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李振山曲起腿来,想要站起来,却不想因为身子过于

    瘫软,才离地一瞬就又坐了下去。

    他有些尴尬地对着李璃笑笑,“璃儿,你扶爹起来”

    李璃点了点头,满腹的疑惑,但她知道,现在就算是她问她爹,她爹也不会告诉她的,只好先用力地扶起地上的李振山。

    因为李振山的体型实在是过于庞大,让李璃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终于将他扶到椅子上,初冬的季节竟然也让她累出了一身汗来。

    “哎呀爹真是老了竟然要璃儿来扶着才能走得动了”李振山有些身材佝偻地说出这一句话之后,仿佛一瞬间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苍老了许多。

    李璃见此有些心酸,连忙低下头安慰道:“爹才不老呢!爹是咱们李家的脊梁骨,等璃儿以后成亲了,爹还要给璃儿养小外孙呢!”

    李振山听此,默了一瞬。

    正当李璃心中惶恐,忐忑不安之际,却见她爹忽然将背挺得笔直,满脸的肃穆,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心中的不安渐渐加深。

    “璃儿说得对你爹是咱们李家的脊梁骨,怎么能这么倒下呢”李振山满目温柔地看着李璃,那张胖脸之上满是柔和的色彩,正当李璃出神之际,却又听他道:“璃儿啊,爹跟你富海叔还有事情要谈,你先出去吧,要是没事就多去街上逛逛,买些喜欢的东西回来。”

    李璃本来还想说两句话,但见她爹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心思百转之下,也只能先出去。

    “那好吧,璃儿先走了”一身白裙的少女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后便听话地退出了房间。

    只是,一出那房门,李璃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眯起的双眸里面净是寒光。

    家里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既然爹不说,那就只有自己去找了

    房中的李振山见自家女儿走了,脸上的笑容渐渐垮了起来,闭目养神一小会儿之后,那颗慌张躁动的心也稍稍平静了些许。

    璃儿说得对,自己不能就这样倒下去,不然全安和璃儿就真的都完了!

    原本以为是个飞黄腾达的好机会,却没想到如今竟成了一张催命符

    李振山苦笑地笑着,再睁开双目之时,却是一脸杀气。

    他黑着脸盯着地上瘫成一团的李天一,沉声道:“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昨天就该回来了,怎么到了这会儿才到?”

    李天一闻言抖了两抖,小心地抬眼看了看上座的李振山,见对方脸色十分难看,也不敢再隐藏自己的经历。

    “小的前天”

    李天一是前天就从李家出发了,顺着官道一路疾驰地去找那护送贡品的车队。

    本着想从贡品中偷偷敲出一些渣滓的想法,所以这一路之上李天一都颇为兴奋与积极。

    他顺着官道赶了半天的路才终于看到了那支庞大的队伍。

    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他们来之时,在路过的山谷之中遇到了暴雨,遭遇了山神怒,所以路程上才耽搁些时日。

    冬日的太阳下山早,李天一听完对方解释的功夫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

    那镖师见当日进城已经是来不及了,便果断地让队伍进了旁边的树林安营扎寨,预备休息一晚再赶路。

    那李天一想着要偷偷从贡品里面摸出些东西来,自然也只有跟着车队一起在林子里面野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