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宫墙深院
    安御卫听到杨君昊的话,一脸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而后惊恐地疯狂摇头,“不不不,陛下,冲儿那小子皮厚!没关系的,让他自己自生自灭好了,不敢劳烦陛下。”

    说罢之后,他便伏在地上,身子不住地发抖。

    杨君昊却是冷哼了一声,“难道你还怀疑朕的医术不成?”

    地上的安御卫愣了一下,正想说不敢之际,却见到面前之人一脸的笑意,心下的那根弦不自觉地就松了下来,呐呐地不知道该怎样回话。

    “行了,朕知道你和安冲受了些委屈,有朕出手,保管能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儿子,你看如何?”

    安御卫张了张口,却又听说话之人笑道:“算是朕替那不省心的师侄赔礼道歉了。”

    “不不不,陛下这说的是哪儿的话,臣”

    这么多年以来,杨君昊深知这安御卫是个什么样的性子。

    脾气过于迂腐且不善言辞,还死犟,但却是个忠心之臣。

    这次怕是玉珩那小子把安冲给修理狠了,才让他犯了气。

    想到叶玉珩,杨君昊有些头痛。

    当年杨君昊打进京都之时,这城中的皇亲国戚都已经被他五哥给杀得差不多了。

    后来他上位,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所做的事情也是心狠手辣,把那些剩余的不服之人给尽数抹杀,成就了自己牢不可破的帝位。

    在他的心中,所谓的亲人,也就是杨老与他师父和两个师妹。

    虽然后来的一系列事情让他们之间的关系破裂,但杨君昊深知,这怪不得别人,都是他自己造的孽

    谢婉安知道他犯下的事情之后,虽未开口责备什么,却与他断绝了来往。

    可虽然杨老他们都疏远了杨君昊,但他自己却依旧把这些亲人放在心里,动用自己的力量去护他们周全。

    而叶家与叶玉珩自然就在这保护墙之中。

    “安息啊。”

    “臣在。”安御卫还沉浸在皇上要给自己儿子诊治的迷茫之中,咋一听见这叫喊声,连忙中气十足地应了一声。

    他那不算多聪明的脑子转悠了一圈之后,也安心地接受了即将到来的赏赐,心中的情绪由惶恐变成了欣喜。

    冲儿伤得重,这京都的大夫他都请遍了,都说可能留下残疾,让他心中一片荒凉。

    安冲挨打他倒没觉得有什么,但只是因为冲撞了对方,便毁了一生,那也太过分了!

    这才是安息怒极的真正原因。

    若是陛下出手的话,那冲儿铁定有救了!

    安御卫知道眼前的这位陛下是神医的大徒弟,心中的一块大石落了下去。

    “你知道朕膝下只有一个公主。”杨君昊语气淡然地说道,仿佛只是那么随口一提罢了。

    安御卫不知道眼前的皇帝为什么提起了这件事,心中惶惶,只敢木讷地应是。

    杨君昊也没指望他能说个什么,只是独语道:“你说,朕的这个位置,要找谁来接呢?”

    安御卫听此,呼吸一窒,连忙低下头,不敢妄言。

    “公主吗?不行不行,那群老不死的定会跳脚,那还是让玉珩来好了”

    安御卫暗自吞了口唾沫,觉得自己脑子阵阵发晕。

    “唉,玉珩的年纪有点大了”杨君昊有些烦躁地嘟囔道,似乎对于叶玉珩不适合这件事甚是苦恼。

    “哈!”忽地他一拍桌案,语气有些兴奋,“那让玉珩的儿子来当好了!”

    “对对对,等过两年他儿子生出来了,就让他儿子来当太子!”杨君昊在安御卫看不见的地方猥琐地搓了搓手,双眼亮晶晶的,时不时还为自己的想法点点头,一副颇为合理的样子。

    &nb

    sp;一个当了二十多年皇帝的人,背对着自己的近身御卫,一脸的孩子气。

    安御卫整个人都快疯掉了,他是又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和儿子才得罪那叶大公子没多久,他们的这位皇帝就已经打好了主意让人家接手皇位了?

    那不是你亲生儿子好吗!你传位这么随便,当年干什么抢得那么狠?!

    他在心里咆哮着,想到自己或许已经得罪了未来的皇帝一家,心里阵阵发寒,只得硬着头皮道:“陛下,您还可以给公主招个驸马”

    “不行,星火那丫头脾气犟得很,非得自己找个喜欢的她才肯嫁。”杨君昊一口否定了安御卫的提议,皱着眉摇头,“以她那假小子的性格,我也不好意思让大臣们那些芝兰玉树的公子哥们遭殃”

    “诶!我记得安冲好像没娶妻吧!”皇帝兴冲冲地看着身旁的安御卫,一脸的暗示。

    安息见此,心头一禀,立马换了幅痛心疾首的模样,“陛下,臣也想让冲儿尚公主但是那小兔崽子正妻不娶,却有一堆乱七八糟的狐狸精养在后院,这样的人,配不上公主!”

    说道最后,安御卫一脸咬牙切齿的模样,好似极其痛恨的样子。

    这一番言语下来,眼前的兴致盎然的皇帝似乎也冷下心来,冷淡地偏过头去,“哦,那就算了吧,让星火嫁过去,恐怕得把他身上的骨头都给拆了。”

    安御卫悄悄地抹了把头上的虚汗,心里头一回对儿子养的那些狐狸精起了些好感。

    安御卫并未注意到,背对着他的皇帝转过身去之后,嘴角却勾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容。

    哼,这老实人也有耍心眼儿的时候呢

    正当君臣两为了公主下嫁之事打太极之时,门外却突然进来了一个头发半白的太监。

    那太监走进来凑到杨君昊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之后便见到,刚刚还一脸笑意的皇帝,脸上的面容忽然阴沉了下来。

    默了一会儿之后,他道:“不见,让她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那太监听此,没有半分意外,拨弄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浮尘便弓起身子去了门外。

    安御卫见此,暗暗地摇头。

    这余贵妃还真是执着,这么多年了每天还是雷打不动地来送东西。

    只是陛下从来都没让她进来过

    “娘娘,陛下在处理奏章,不便让娘娘进去,您请回吧。”赵大监看着眼前端庄的女子,语气不卑不亢地说道。

    余贵妃听此,眼眶微红,却还是忍着心里的难受勉强笑了笑,“那行,请公公转告陛下,让陛下不要太过劳累,得保重龙体才行”

    赵大监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女子,也没说答应还是不答应。

    余贵妃见此,敛下心中的酸涩,转身之后,手中的食盒无力地垂下。

    年老的宫女有些心疼地看着她,“娘娘,您每日如此,这是何苦呢”

    余贵妃没有回她的话,苍白的脸上尽是苦楚,“奶娘他还是恨我的罢”

    “怎么会呢?您跟陛下还有平安公主呢,有公主在,娘娘与陛下定会苦尽甘来的!”奶娘听此,连忙上前将她扶住,嘴里说着些安慰的话。

    “星火吗?”余贵妃喃喃念道,“可她也是我偷来的呢”

    奶娘张了张嘴,没有再说话。

    “你看,她都死了这么多年了,可陛下心里头的那个位置,还是她的呢”想到自己的女儿,她眼中的泪珠滑落,“就连就连星火,都被陛下养成了与她一般的模样”

    “他还是恨我恨我夺了他与小香再厮守一生的资格”

    女人略带怨气的话语随着微风渐渐飘远。

    自己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呢?

    余贵妃想着,回忆起当年的事,眼中一片迷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