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年关6
    “你是不是认为,有了那点力气就能打得过所有人?”

    温明珠看着墙角那个毫无畏惧的身影,忽然意识到,这么久以来,自己到底是放纵了些什么,这在她的心里掀起了很强的不安,和悔意。

    “我”温明月娇小的身子转了过来,触及到那张熟悉却又冷漠的脸庞却突然哑了声音。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姐姐这幅表情,像是在看一个无可救药的蠢货一般。

    王雨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深深地看了一眼一旁有些呆愣地小姑娘,安静地退到一边。

    如今明月的状态,对她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很危险。

    若不把她敲醒,日后若遇到了不可预料的事情,那对她本人,亦或者是身边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灭顶之灾。

    “你知道吗,我能想出至少十种方法,在不接近你的情况下,杀死你。”

    刺骨的话语从温明珠的口中缓缓说出,她的心情是从未有过的冷漠与平静。

    墙角的温明月双眸愣愣地看着前方,除了感觉到从背后升起的阴森的寒意之外,还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宠自己的姐姐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温明月甚至觉得这样的姐姐很陌生。

    而复杂的感情却又掀起了她心中剧烈的反叛心理。

    “我不过就是外面跑了一圈罢了,就算是遇到那只鸟,我也打走了他,甚至还让他受了重伤”

    小姑娘紧紧地钻起拳头,低下的头在房中其余两人看不见的地方双眸之中盛满了委屈与不甘心。

    明明我有自保能力,能让自己不受伤,不明白姐姐在担心些什么。

    “是吗?”温明珠淡淡地说道。

    这样平静的她,却让温明月的内心里充满了慌张。

    “你知道你为什么怕玉哥哥吗?”

    温明月听此,压下心里的不舒服,闷闷地回道:“我只是看在会变成一家人的份儿上”

    “抬头看。”

    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温明珠略带凉意的声音盖过。

    温明月闻言,立即抬起头来,眼前的一幕,却让她的脸色变得煞白,身上的血液都被这种极致的危险给完全冻结住。

    温明珠的手上拿着一张平淡无奇弓,上面架了一支暗黑色的木箭。

    油亮的木杆尖端立着一个精铁制的箭头,那闪着寒光的锋利银色昭示了这一箭的恐怖威力。

    她的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仿佛这箭的指向只是一个陌生人一般,而不是自己的亲妹妹。

    温明珠的身上依旧是厚厚的白色棉装,洁白的兔毛围脖还停留在主人的脖子上,除了尽自己保暖的义务之外,还有为其增添柔美的意义。

    但本该温和无害的女子,此时却抿紧了朱唇,目光锐利,几乎拉到极致的弓弦为她添上了一抹英姿飒爽,靓丽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而温明月却完全没有欣赏这一幕的心情。

    这把弓她认得,是去年她姐生日之时,她爹送的礼物。

    这是温明珠主动向温父索要的礼物,说是羡慕话本上的女将军,想要领会一般。

    曾经温明月还因此笑过,说她姐姐明明力气不大,要这东西有什么用处,大抵是只能用做装饰罢了。

    而面对小妹善意的玩笑话语,温明珠也只是但笑不语,并没有反驳的意思。

    温明月后来也只在姐姐的房内装饰中看见了这把弓箭,但她从未想到,在自己看来弱不禁风的姐姐,居然能把这张弓拉得这么令人心悸。

    “我若能想出十种让你死的办法,那玉哥哥就能想出百种。”温明珠冷冷道,虽然目光没有离开过墙角的人影,但手上拉着的弓却渐渐放松了下来。

    小妹之所以怕玉哥哥,就是因为感受到了对方是自己不能攀越的大山,若是这座山压下来,那她必死无疑。

    就是这种悬在头上极致的危险,才造就了她对玉哥哥如此忌惮的情况。

    温明珠在心中暗叹一声的同时,也起了些淡淡的愧疚。

    若说她来的时候,那时候的小妹也只是有些调皮罢了,是自己对她力量无限制的使用,才造就了她现在目空一切的狂妄。

    “你猜,我刚刚那一箭若射出去,你的眼睛还在不在?”温明珠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却让温明月冷得一哆嗦。

    “我”

    温明月张了张嘴,脑子里面明明有许多可以反驳的话,可现在的她,却一条都说不出口。

    只觉得茫然,或许是从未想到在自己眼中需要所有人保护的姐姐,居然也具有这么强大的攻击力。

    眼前的这一切颠覆了她的认知,这种失控的感觉,让她极度地不适应。

    “现在,你还觉得你无敌吗?”

    “可是若是能看见你的动作,那我就能在你拉开弓之前”温明月咬着唇,不甘心到了极点,她不想承认自己在武力值上会输给在这一方面一直被自己忽略不计的姐姐。

    温明珠见她冥顽不灵,微微抿了下唇角,而后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是吗?”

    她忽然走到王雨儿的身旁,微微仰头看着自己的小妹,那模样极其讽刺。

    还未等温明月心中火起,就听她凉凉道:“雨儿,给她看看你身上带着的东西。”

    王雨儿抬头看了好友一眼,见到了她眼中的坚持,便也顺从了好友的心意。

    片刻之后,便见她从身上取下了一些首饰与小饰品,甚至在袖口之处,还抽出了一把拇指小的匕首。

    “明月。”王雨儿忽然叫了一声那旁眼神空洞的小姑娘,待她的目光转过来之后,淡淡地笑了一下。

    “这朵珠花,其实是一朵小烟花。”王雨儿指着桌上一朵不算小的团花,淡淡地说道,而后还无所谓地添上了一句,“报信号用的。”

    “这根银钗只要扭一下,就能让它染上剧毒”

    “这个手镯,里面有三根短钢针”

    王雨儿指着面前桌上的一堆状似十分平常的东西,嘴里却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

    到了最后,她还特意指了指自己脚上的那双缀着珍珠,绣着飞蝶的绸面绣花鞋。

    “这鞋垫里面,我爹让人缝了刀片。”

    温明月浑身的肌肉紧绷着,那双一直生机勃勃的眸子里面盛满了挫败。

    但是到了此时,王雨儿也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趁着现在能让明月收敛了自己的性格,总比以后遭了难后悔的时候强。

    依旧那张美艳的娇颜,但此时那张红艳欲滴的小嘴里面吐出的话语,却似一把尖刀一般,直刺向温明月心中的最后一道防线。

    “其实,不光是明珠,我也有十种以上的方法,弄死你。”

    话音一落,墙角的温明月只觉得耳边忽然传来轰的一声,她最自信的那一面,被她面前的两个姐姐,给摧毁得一丝不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