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1年关7
    直到傍晚之时,温明月才低着头,一脸恍惚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王雨儿看着小姑娘失落的背影有些不忍,“明珠,你说咱们会不会太过分了?”

    “你也看到了,不这样做,她会一直这样下去。”温明珠揉了揉鼻梁,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明月除了速度与力气超过常人以外,其实跟其余的小孩子差别不大,她也不是长了一身的铜墙铁壁。

    平日里对付一些普通人还好,但要是遇到一些有所准备之人,那后果不是她能承受得了的。

    上一次的黑鹰,也只是因为运气好,对方过于轻敌才让她捡了便宜。

    “不过”温明珠的脸色有些古怪,“我没想到,你身上居然带了这么多杀人不见血的东西?”

    她也是因为曾经摸到好友手腕上的一块硬物,知道对方肯定有自己的保命手段,所以才这么一说。

    最开始的本意其实是让自家小妹知道,她光凭力气连雨儿这样的闺房小姐都不一定能斗得过。

    也真是没想到,好友居然这么给力,给了小妹一个大大的"惊喜"。

    王雨儿一边往自个儿身上装着武器,一面笑嘻嘻地看着温明珠,“我这也是没办法谁让我生在王家嘛”

    早些年前,王家出过一次动荡,那时候王雨儿还小,一不小心就被仇家给绑了去。

    后来她倒是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活了下来,但她爹娘还有哥哥却是被吓坏了。

    偏生王雨儿从小就没有什么学武的资质,她爹王远为了女儿的安全,硬是逼着手下的人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给武装到了牙齿。

    其实王雨儿身上的东西还不止这些饰品。

    不全部拿出来的原因,倒不是说提防自己好友一家。

    只是,她处在别人的家里,就算关系再好,也干不出当众宽衣的事情啊!

    这些天里温明月都像是斗败了公鸡似的,整个人都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饶是这几天过年的气息渐渐地浓郁,也没见她似往常一样兴奋地疯跑。

    这让温家的众人都甚是奇怪,但想到小姑娘年纪渐长,只怕也是有了自己的心思,也就没过多得去干预她。

    叶玉珩这些日子里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主宅那边叶任良也似忽然神经质一般,非要让他回去过年,美名其曰要享受许久没经历过的父子亲情。

    对于自己老爹的突然传信,叶任良呵呵一笑,随后就把那封信件扔到了火盆里。

    什么父子亲情?

    深知自己父亲秉性的叶玉珩心中不屑,这老东西就是看自己在水镇这边过得太舒坦了,心里不舒服,想让自己回去给他找点乐子罢了。

    他尽力地将自己手里所有的事情都放在水镇处理,然而有的却偏偏必须他自己亲自去一趟外地。

    年关之际,也是叶家各地的铺子最忙的时候,并且,也是最乱的时候。

    往年过年,叶玉珩也少有在家的情况,可是今年,他却一点出门的**的都没有,想到手底下的一堆烂账,心头火烧得慌。

    河西的负责人给他发来了急件,说谢家最近的动作频频,大有在河西与他们撕破脸面的意思,他们已经与谢家有过许多次正面冲突了。

    虽说每次也能暂且压下对方,但自己这方的人也损伤惨重,优势已经渐渐显得微弱。

    打扰公子实属无奈,然属下已渐感力不从心,望公子派人协助。

    读完急件上的最后一句话,叶玉珩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心知这个年恐怕过得不清净。

    枉费自己熬了好些天的夜,才将手里的急事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如今看来,还是得必须跑一趟才行了,不过

    不知是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叶玉珩眯起眼眸,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公子,何叔那边您当真要过去?这封信来得不对劲咱们是不是要做些准备?”

    阿杰拿过桌上那封

    

    信件,粗略地扫了一眼,眉头紧紧皱起。

    “恩,是不对劲,不过谢家既然给了诱饵,那我们就必须走这一趟。”叶玉珩的手指在桌上滴滴答答的敲着,幽深的墨瞳里渗出了丝丝的冷意。

    河西的命脉由谢家掌握,他们在当地的力量大到就算是当地的官员也要卖几分脸色。

    说卖脸色已经是十分委婉的说法了,实质上是河西的大小官员,都得靠谢家的脸色说话才对。

    但叶家对这块巨大的肥肉在对手的手中并不甘心,早年叶任良因为妻子的缘故,处处针对谢家,这河西是他垂涎了许久的地方。

    叶玉珩自从接管叶家的产业之后,对这块肥肉的觊觎之心也并未停止。

    从他少年时期开始,就已经在培育自己的人手去渐渐渗透谢家,到了如今,他在谢家的力量已经不小了。

    若他真铁了心地去覆灭对方,那么,虽说是不可能瞬间翻云覆雨,可那些暗手一旦暴露出来,对谢家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就是他为什么会知道谢楠食人这一隐僻的原因。

    河西那方的生意他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只是做给人看,吸引谢家的注意力,但那边的管理人何叔却是叶家的老人,不能放弃。

    这封信能飞越谢家的牢笼送到他的手中,就说明何叔已经被谢家的人控制,现在生死不知。

    他不能就这样放弃掉何叔,不止是因为这样做会寒掉其他老人的心,更是因为何叔作为老人,知道的事情太多。

    不过既然谢家敢直接对他的人下手,那叶玉珩也不介意直接撕下这块已经烤了许久的肉。

    “你让旗云他们准备好,这次去,我们会打一场硬仗。”叶玉珩面无表情地说道,那张因温明珠而温润了许久的脸庞,终是露出了久违的杀气。

    阿杰听此面色一肃,恭敬地应了一声之后,便转身出了房间。

    这次公子既然连旗云他们都带上了,那只怕

    南离但凡有点权势的人家,手下都会偷偷养一支暗卫。

    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虽然律法上有写不准私自豢养死士,但实际上这种东西,在大家族面前就是废纸一张。

    我们什么时候养过死士了?我们踏马养的是侍卫懂吗有钱人难道还不能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做点保障了不成?那不是就成了肥肉,专等着别人来干掉自己吗?

    叶旗云,就是叶玉珩手下管理暗卫之人。

    年纪与叶玉珩差不多大,是叶任良曾经从域外捡回来的狼孩。

    叶旗云从小被亲人抛弃,由狼群养大,在母狼死后,他就一个人走出了狼群,却运气不好,遇到了域外沙匪,从而被围攻。

    然而,饶是那群匪徒个个都凶恶强健,可叶旗云愣是凭借着自己的凶狠,咬死了他们将近一半的人手,只是那时候他自己也被伤得奄奄一息了。

    正当沙匪怒极想要撕碎这凶狠的狼孩之时,在一旁带人隐藏了半天的叶任良才带着一脸漫不经心的笑容从沙丘后面出来,杀光了剩下的沙匪,救下当时已经濒死的叶旗云。

    在叶玉珩小的时候,他爹就很没良心地把他扔到叶旗云的面前,让他们互相厮打,谁赢了谁就是主子,输的那个打死也没关系。

    要知道当时叶玉珩才多大?九岁?

    叶任良的话激起了叶旗云的求生欲,他与叶玉珩两人的身材差距不大。

    开头他还在暗暗鄙视,面前的这个穿金戴银的幼崽自己一口就能咬死,兴奋地嗷嗷直叫。

    然而接下来对方凭借着灵巧让他栽了几个不小的跟头之后,叶旗云便收起了轻视之心。

    后来,两人愣是打了一天一夜。

    直到叶玉珩拧断了叶旗云的四肢,在他身上留下了许多深可见骨的伤口,抠掉了他的两颗犬牙,他才最终臣服。

    而叶玉珩也因叶旗云的凶狠,在床上修养了将近半年才算全好,那还是在杨老出神入化的医术之下。

    当然,叶旗云就比他更惨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