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2年关8
    夜晚,四周一片寂静。

    温明珠刚洗漱完毕,浑身只着单薄的米白色睡装,悠闲地坐在水银著的镶边黑木镜面前。

    因着刚从热气腾腾的浴桶里出来没多久,所以她的脸上还带着些被熏出来的微红。

    及腰的青丝发尾微卷,带着丝丝潮意。

    未施粉黛的面孔上连一丝毛孔都看不到,如水的双眸闪着潋滟的波光,洁白的贝齿轻咬着粉嫩的唇,镜子里面的女子如斯美丽。

    额角的几缕调皮的发丝让她添了些魅惑之感,与房内若有若无的馨香相衬,一种清纯与妖魅无缝的衔接让人血脉喷张。

    叶玉珩悄悄地从窗户外溜了进来,见到房中的场景双眸一暗,喉间无意识地动了动。

    背对着他的女人正拿着一把缀着流苏的木梳仔细地梳理着自己的长发。

    忽地她将背后的青丝一甩,纤细白嫩的天鹅颈无意间露了出来,几颗调皮的水珠顺着如玉的肌肤滑落进女子的背后,无声地诱惑着身后早已心潮澎湃的男人。

    背后那股灼烧的视线让温明珠的动作顿了顿,不经意地往镜子里面望了一眼,见到自己背后有个黑色的身影,唇角勾了勾,心下有些无奈。

    这些日子,某人夜袭的时间可不少,她已经从最开始的惊吓变成了现在的习以为常了。

    也不知道玉哥哥是怎么做到的,这些天他不是很忙吗?怎么有时间过来?这样不会休息不好吗

    温明珠心中默默地吐槽着,心里暗下决心,今晚上不能让对方胡闹,得让他好好休息才行。

    就在她愣神之间,叶玉珩缓缓地踱着步子站到了她的身后。

    见坐着的女子身着单薄,叶玉珩微皱了皱眉,随后不顾对方反对,硬是将自己身上穿的黑色披风裹到她身上,还顺手夺手她手上那把木梳。

    手下柔软发丝的触感让一贯在外表情不怎么丰富的男人露出了柔和的面孔,眼中温柔得一塌糊涂。

    头顶上舒服的力道让温明珠笑眯了眼。

    “你隔天就翻个窗进来,明明有门你怎么不从门里面进来?”

    对于自己未婚夫喜欢半夜来爬床的习惯,温明珠已经是无力阻止了,但是只除了第一次从门进来后,为什么玉哥哥后来都从窗户进来了?简直不想吐槽。

    叶玉珩闻言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一脸流氓相,痞痞道:“夜半采花,要从特殊的通道进来才符合身份不是吗?”

    温明珠回头瞪了他一眼,脸上的红润之色却更加深了。

    其实叶玉珩老从窗户跳进来,主要是考虑到半夜从门而入的目标太大了,那木门的声响也大,他第一次来就被温明月给发现了,所以后来才一直从窗户进来。

    可是饶是如此,他也多次差点被敏感的温家兄妹两给逮住。

    两人安静地享受了一会儿难得的温馨清静之后,温明珠便皱着眉将小妹前些天所遇到的事情给告诉了身后的男人。

    叶玉珩听完,脸上的表情也不怎么好。

    虽然他一直对那小姑娘的调皮程度有了解,但也没想到那

    小丫头会这么不要命,明明已经特地提醒过她了。

    “雨儿说那谢楠是个怪物,这个是不是跟镇上丢失的那些个姑娘有些关系?”温明珠在泡澡的时候就想过这些事情,敏锐地察觉到了这其中的不对劲。

    叶玉珩伸手揉了揉她白玉般的耳垂,本不想告诉她这些阴暗的事情,但最后却还是在对方那双美目下败下阵来。

    “谢楠食人,那些女人,现在大概都在他肚子里了。”因着不想让温明珠知道太多的事情,所以叶玉珩也只是简单地述说了一句。

    但就算是只一句话,对温明珠的冲击也着实不小。

    饶是已经被披上了厚厚的熊毛披风,但她还是觉得后背上汗毛竖立,阵阵阴森的寒意袭来,让她不自觉地抖了两抖,手指无意识地攥紧了披风上的系带。

    叶玉珩见她的模样,心知她这是被吓住了,心疼之余便放下手中的木梳,用自己的大手捂住了那双细嫩的柔荑。

    “你不要想那么多,我自会护好你,温记这边,我再安排些人手过来,谢楠做不了什么。”

    温明珠微点了点头,心中的慌张被稍稍压了下去。

    想了想,挣扎之余,还是咬着下唇问了句,“丢失的姑娘不少,才半个月,他都”

    温明珠的良心撺掇着她开口个那些可怜的女子求一线生机,但私心里,其实她并不想自己的心上人面对一个这样的怪物。

    叶玉珩看清了她眼中的挣扎,轻轻地拍了下她的头,语气带着些凉意,“谢楠在自己的房间下面设了个冰室,那些女人就算是没在他肚子里,也已经被他给冻起来了,没有生还的可能。”

    温明珠闻言,沉默了一瞬。

    “这谢楠是有什么病还是小时候受到了什么心理创伤?”温明珠皱着眉问道,语气中尽是厌恶。

    然而这会儿,叶玉珩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话。

    他只是察觉到,自己手下的那双细嫩的手温度渐渐降了下来,双眸暗了一瞬。

    问话的温明珠没得到回应,正想回头看看是怎么回事,却忽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因着怕被家人发现的缘故,她下意识地压低了自己的惊呼。

    叶玉珩不费力地搂着怀中的人,悄悄掂量了一下,发觉手上的人似乎是又轻了一点,心下不满,直接低下头往那张粉色的蜜唇上咬了一口,带着些轻微的怒意。

    猝不及防的温明珠本来就还处在呆愣之间,唇上猛地袭来一阵痛意惊回了她神思的同时,也让那双眸子渐渐溢上了雾色。

    叶玉珩见她这幅无辜的模样,心尖儿都跟着跟着颤了颤,眼中的那抹火热更深了。

    温明珠见他如此,连忙讨好地笑了笑,随后便趴在对方怀中,僵着身子一动不动,生怕自己又干点什么蠢事撩起了那把邪火。

    今晚她是真没力气,也没什么心情去应对了。

    叶玉珩见她有些抗拒的样子,心中叹了口气,但也没说什么。

    三两步跨着步子走到床前,将怀中之人轻轻地放下,随后自己也脱下了外衣顺着躺了进去,霸道地将那个娇小的身影搂到自己怀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