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3年关9
    温明珠对这样的动作的已经习以为常,调整了个让自己更舒服的姿势之后,便静静趴在对方的胸膛上不动了。

    “我问你的话你还说呢?”

    叶玉珩搂着自己的心上人有些心猿意马,完全没听到她刚刚说了些什么,“你问的什么?”

    温明珠伸手掐了他一把,没好气道:“我问你,那谢楠为什么会吃人,是有什么隐疾还是受了什么刺激?”

    “没受什么刺激,他就是天生变态。”叶玉珩淡淡地说道,见她对这些事这么感兴趣,想了想,就将谢家的那些阴暗事全都给说了出来,以后若是遇见谢家的人,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谢楠是谢家大房的嫡子,虽然外面的人都知他喜好美人,放荡得很,但因着他的家世和皮相,所以还是有很多女人想要嫁给他。”叶玉珩淡淡地说道。

    想着那些扒着赶着要将自己的女儿送进去的人,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雨儿说过这些。”温明珠微点头,“说点我不知道的事情。”

    叶玉珩抬手弹了下她的额头,遭到齐怒目而视的时候才心满意足地继续道:“谢楠少年时期生过一场病,奇怪得很,无论是吃什么灵丹妙药都不起作用,身子日渐消瘦,谢家是寻遍了所有的名医,最后甚至是厚着脸皮求到了我叶家。”

    “他们来找杨爷爷?”

    温明珠脑中只思考了一瞬就知道了这谢家来的目的。

    “对。”叶玉珩冷着一张脸点了点头,“但是你应该知道,因着我娘的事,所以杨爷爷对谢家很反感,所以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们。”

    恩这像是那任性的老人会做的事。温明珠暗想着。

    “后来,谢楠病得快要死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从哪儿找回来一个怪人。”叶玉珩双眸微眯,脸上的神色很是嘲讽,“那怪人装模作样地给谢楠看了半天,说他是邪灵入体,需要以人肉为引将那邪灵给驱除出去。”

    温明珠的身子僵了一下,眼中起了些怒意。

    “什么邪灵入体?是个人都知道这人是瞎编的!”

    叶玉珩伸手拍了拍怀中之人的后背,双眼看着她有些遗憾地说道:“你说的没错,那怪人其实就是个江湖骗子,但那时候谢楠已经是只剩下一口气了,所以谢家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还是信了那人。”

    “那人肉呢?他们用的是谁的肉?”温明珠抬起那张脸,着急地问道,明显已经被这往事完全勾起了兴趣。

    “你静静听便罢了,怎么这么多事?”叶玉珩掐了一把那纤细的小腰,见怀中之人依依不饶,无奈地继续了这个故事。

    那怪人要的可不是普通人的肉。

    谢楠那时候其实已经定下了一门娃娃亲,那家是依附着谢家存在的商户,定亲的姑娘比谢楠小了几岁,是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

    那商户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得罪过那怪人。

    那人非说是那女娃娃运道带煞,谢楠是给那女娃娃挡了煞气,所以才会被那邪灵入体。

    若想要谢楠恢复,必须要那女娃娃的肉喂邪灵才行。

    那怪人阴毒得很,非说这人肉食一次并不管用,必须连食一月,顿顿食肉才行。

    谢家虽然被这话给吓了一跳,但看着躺在床上一脸青白的样子,依旧是狠下心,威逼着那户人家将那女娃娃给送了过来。

    之后,那倒了血霉的女娃就一点一点地进了谢楠的肚子。

    最开始谢楠是不知道的,但是后来,随着他身体的好转,就算是知道了,他也未曾放在心上。

    不过就是一个女娃娃罢了,能救回他的命,也是那女娃的福气。

    不止是谢楠,那时候参与过这事的谢家人都是如此想法。

    “那怪人用这种方法还真治好了谢楠不成?”温明珠惊呼,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

    “治好?”叶玉珩冷笑,“他那根本就不是治好,而是解了自己的毒。”

    谢楠根本就不是生病,他是被被人下了毒。

    因这毒来自域外,所以南离的大夫们才对此束手无策,只以为是得了什么怪病。

    叶玉珩也是后来很久之后在杨老的述说中了解了这一种毒。

    那毒叫五衰,中了毒的人会渐渐丧失五感,食不尽喝不下,身体逐渐衰竭,若没有解药,也就只有等死了,过程也很是痛苦。

    杨老云游在外许久,偶然间知道了这毒,还特地寻了些来研究,所以这五衰的解药他是有的。

    但当时谢家来求医的时候并没有说谢楠的真实情况,杨老以为对方不过是场小病,这些人少见多怪,所以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而后来知道了谢楠中的毒,他想着谢家到底是徒弟的本家,所以好心地将解药给送了去,可那时候谢家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

    愣是把送药的人给打了一顿,还说杨老假惺惺地不怀好意。

    这下子是真的把杨老给气住了,就算后来隐约听说谢楠的事情,他也没再理会。

    而叶玉珩知道了谢楠生病的原因之后,就派手下的人去打探这怪人与那家倒霉商户的关系。

    经过艰难查探,知道那怪人果然是与那商户之间有深仇。

    谢楠的毒是他下的,他是故意在其快死翘翘的时候冒出来,逼得谢家不得不接受这种丧尽天良的条件。

    “后来谢楠病好了之时,那女娃娃早就只剩下一副骨架了。”

    床上的温明珠听着心下凄然,忽然觉得身子有些冷,便往面前的胸膛悄悄挪了一点。

    叶玉珩轻笑了一声,将怀中之人抱得更紧了。

    “有些人变态是因环境所迫,但有的人,本来就天生是个怪物。”他故意语气阴森地说道,感觉到怀中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一些,嘴角若有若无地勾起一抹笑意。

    温明珠倒是没察觉到他的坏心思,脑子里面尽是些三字经,全都是免费附送给谢家还有那怪人的。

    “谢楠吃了那女娃娃之后,本来身子骨已经好了,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却是食不知味,觉得吃什么都没味道,刚健康起来的人,又病恹恹了下去”

    后来的事情就很顺其自然了,叶玉珩三言两语地述说了一下,就闭口不言了,将这件事抛在脑后,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软香在怀的触感。

    温明珠听完谢楠的事情之后,整个人都显得恹恹的。

    这个人的坏都已经毁坏她三观了。

    “可是,他吃了那么多人,都没有人发现吗?”脑子里面装着这惊世骇俗的故事,温明珠显得很是愤怒,“也不是所有的人家都当自己家的女儿猪狗不如吧?”

    谢楠的事情诡异到没有一丝的消息泄露出来,就算是如今水镇上,依旧有很多怀春的小姐姑娘们将谢楠当做梦中情人呢。

    想到此,温明珠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这就是谢家的"高明"之处了。”叶玉珩说道,语气森然,“谢楠吃的人,基本上都是从黑市里买的奴隶,先在府上养一段时间,养好了之后再送进冰库,作为谢楠的存粮,他们少有动良家女子的时候。

    就算是有时候谢楠真的忍不住了想要活人,那也是取没有一点势力的普通人家,动作十分干净利落,就算是我,也很难抓到他们的把柄。”

    温明珠听此,身子依旧在抖,但这一次,却是气得发抖。

    奴隶的地位有多卑微,她在王雨儿那里已经了解了不少。

    就算是有人揭发出谢家死了许多奴隶的事实,可只要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谢楠吃人,那他最多也只是担上一个残暴的罪名而已。

    于谢家而言,这样的舆论不值一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