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7年关13
    “来,这是最后一道菜了。”

    顾蕊娘乐呵呵地说道,手上捧着一个巨大的圆盘放到圆桌上。

    那盘子上面躺着许多用油纸包裹着的圆滚滚的鸡蛋,一个个冒着白气儿坐落在焯熟的菜叶儿当中,看着煞是喜人。

    王氏被顾蕊娘喜庆的声音叫回了神,眼神触及到了那圆盘之时却是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心里腹诽着,不就是吃个鸡蛋吗?至于搞这些噱头吗?那油纸不还得几文钱买下来?真是浪费。

    然而她也只敢在心里默念,嘴里可不敢说出来。

    温明月是个好吃的,那菜咋一上桌子,她便蹦着去提了两个放到自己的碗里,那双葡萄眼贼拉贼拉地亮,迫不及待地撕掉那层表面上的油纸。

    “不就是个鸡蛋吗”温明静看了那蛋一眼,很是不屑地嘟囔道,与她娘的想法一模一样。

    温明语撇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她在温家已经吃惯了,心知这东西肯定不会是普通的鸡蛋。

    果不其然,当温明月打开那蛋壳时,一股子沁人心脾的腊香味混着米饭的清香流露了出来,让人简直馋得流口水。

    这时候顾蕊娘才道:“这是大小姐教我做的五福蛋,里面放了腊肉香菇和豌豆,最下面还有一层咸蛋黄,味道很不错的,大家都尝尝。”

    顾蕊娘热情地向桌上的人推销着这道五福蛋,看着吃下第一口的小姑娘,眼中满是期待。

    这一桌子的菜,她最满意的就是这一道了。

    好吃不说,寓意还好,让人听了极其心里舒坦。

    温明月陶醉地吃下一颗蛋,那幸福的模样让周围的人俱都食指大动。

    顾蕊娘见她如此,心里也开心,忙站起身来,给桌子上的人布菜。

    “不用了,我自己来。”而直到王氏之时,她却一脸不屑地移开了自己的碗,“真是晦气奴隶这种东西怎么能上得了台面”她嘟囔着,顺便还横了给她夹菜的顾蕊娘一眼,眼中尽是高高在上。

    顾小双离王氏的位置不远,听见这话拿筷子的手骤然收紧,咬着下唇,眼泪滴溜溜地在眼眶里面转悠。

    温二叔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对着妻子低声呵斥道:“闭上你的嘴好好吃饭,要不吃就立马滚回去。”

    本来这一趟年夜饭温二叔是不打算带王氏过来的,是王氏自己听见要去镇上吃饭,还不用送礼,拉着丈夫是好说歹说,最后让温二叔心软了才带她来。

    现在温二叔心里早就后悔了。

    今日这顿饭意义重大,要是能顺利地进行下去,那两个温家就基本上算是和好如初了。

    明知道这个女人是狗改不了吃屎,自己当时为什么就心软了!

    温二叔心里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王氏听见丈夫的呵斥,不以为然,心想不过是个奴隶罢了,这秀才家居然对她们这么好,连自己弟弟家都比不上!

    她想着,看顾蕊娘的眼神更加不善了,这仔细一看,却发现顾蕊娘虽然看着身子有些瘦削,但那张脸五官分明,长得颇有风韵,心下更是嫉妒。

    那模样,似恨不得抓花面前女子的脸一般,丑态毕露。

    “娘,你还是多吃些东西吧。”堵住你的嘴。

    温明语轻声说着,而那双闪着波光的眸子里,却闪烁着警告。

    王氏一听这熟悉的声音,身子立马打了个寒颤,不甘心地瞪了大女儿一眼,终是不敢反驳,只好向着桌上的菜进攻。

    &nb

    

    sp;   因着生气,她吃饭之时故意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动作极其粗鄙,让周围的人俱都向她看来。

    这时候王氏心里还得意,心想,老娘吃不舒服,也得让你们难受才行!

    而温二叔心头的这把火终于是压不住了,他绷着脸站起身来,一把提起王氏的后衣领,回头道:“大哥,我去跟孩儿他娘说几句话,一会儿就回来。”

    温父木着脸点头之后,温二叔便强行揪着王氏的后衣领往门外走去。

    “温佳全!你个王八羔子!放开老娘!”

    “你小心老娘的衣服啊!”

    “来人啊!有人打婆娘了!”

    王氏尖利的叫声渐行渐远,直到一声闷响之后,门外的声音才终于安静了下来。

    温母歉意地看了顾蕊娘一眼,收到对方的一枚苦笑之后,心里也无奈极了。

    奴隶这身份就是一个永恒的枷锁,她们除了对顾蕊娘母女好一些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帮她们了。

    桌上的这些小矛盾让大家心里都有些不舒服,直到王氏被提出去之后,这气氛才好上了一些。

    温明语与温明博两人涨红了脸,低下的头满是羞愧。

    “咳!小博啊,听说你跟着香阁的师傅在学怎么制香?”温父轻咳了一声,见两个孩子的脸色不对,连忙岔开话题,让他们不要那么尴尬。

    温明博听到问话,脸色这才好了一些,他轻轻点头道:“是的,我跟着师傅已经学了好几个月的制香了”

    他的模样有些畏缩,说话之时一直不敢抬头看首座上的温父,倒不是说心怀恨意。

    只是因为自己的亲娘刚刚丢了个大脸,一时间不好意思罢了。

    “那也不错了”温父满意地看着温明博,觉得自己的侄儿这段时间成熟了许多,“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温明博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小声道:“我想学成了之后,去京都闯闯开开个小店”

    他有些磕巴地说道,舔了下有些干燥的嘴唇,脸上的红色并没有消退多少,反而变成了紫红,心里有些后悔将这话说出来,暗骂自己白日做梦。

    他要是说在水镇上开个小店,那还有个盼头,可是在京都那寸土寸金的地方,卖了他都买不起一块板砖

    温明博想着,屁股下面像有根针似的,坐立不安,偷偷瞟了眼上头首座的温父,生怕他大伯嘲笑自己。

    说实在的,温父也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家侄儿的志向还挺大的。

    不过好男儿就是应该志在四方。

    他欣慰地点头,“你既然有如此想法,那就该好好努力才行了。”

    温明博一听这话,激动地霍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我我谢谢大伯!”

    他手舞足蹈地挥舞着,脸上的欣喜溢于言表。

    温明博小时候也在温父的书堂里上过一段时间的课程,只是因为在读书一途上实在没有什么天分,所以最后还是放弃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温父在他心里宏伟的形象,只是后来因为两家的关系生分了之后,他不敢在自己母亲面前流露出这种感情,害怕王氏生气罢了。

    温父的肯定,无疑是给了他巨大的勇气。

    而温明月听见自己父亲与堂兄的互动,心下微动,悄悄地打量着一脸兴奋的温明博,稍许之后便低下了头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那双灵动的眸子忽闪忽闪,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