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2昏迷4
    温明珠晕倒的那天夜里,杨老信誓旦旦地保证丫头第二天一早便会醒来,身体除了虚弱和感到疼痛之外,不会出现其他的问题。

    温家的人闻言也就信了杨老,想着杨老毕竟是担着个神医的名头,他说的话应该是真的才对。

    但是令人担心的是,第二天直到夜里,床上躺着的女子也没有转醒的迹象。

    这让温母他们心中沉了下来,看杨老的眼神也有些不对了。

    其实杨老心中也苦啊,他并不擅长于蛊术,断定温明珠会在第二天醒过来也是他在古籍上查找而来的结果。

    况且那古籍著作之人是个流芳百世的名医,上面的内容从未出错过,他也不明白床上的小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与别人的案例不同。

    而温明珠的这一睡,时间却是长得过分,让温家的所有人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霾。

    直到半个月之后,这床榻之上的睡美人才悠悠转醒。

    年夜饭过去了半个月之后,水镇的年味也在渐渐消散之中,或许是因为温家最近气氛的不对,院子里连空气中都透露着压抑。

    这一天的清晨,天气阴沉得紧,厚厚的云层将本来就不甚温暖的阳光遮掩得严严实实,直到将近中午之时那天空之中才施舍般地透出了一丝丝的金色。

    温明珠的房间之中静悄悄的。

    房中熟睡的女子此时手边正趴着一个呼呼大睡的小姑娘。

    这些天里温明月都老实得紧,因着担心自己姐姐的缘故,每日里都守在床前寸步不移。

    甚至于在房中她还自发地搭建起了一张简易的小木床,为的就是能更方便地照顾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姐姐。

    这让温家其他的人心中甚是安慰,感叹小丫头这些天成长了不少。

    睡梦中的温明珠眼皮子忽地颤动了一下,昏睡之时,她似乎是做了一个梦。

    在梦中,她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来到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地方,看到了一场残忍的拼杀。

    那些在拼杀当中的人都看不见她,她像是一个鬼魅一般飘荡在这些人的身边。

    此时温明珠的耳朵里面充满了各式各样冷兵器的碰撞之声,而她自己对眼前的一幕也颇感兴趣。

    这可比从前看的武侠电视剧有意思多了。

    现如今,那穿着黑衣劲装的一方明显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这些人的手段十分了得。

    看地上的那些尸体,身着青衣的人明显比之另一方的人数多得多才对。

    但黑衣的一方仍旧是取得了胜利,对另一方简直是屠杀一般。

    现场死了这么多人,这些黑衣人脸上的表情却皆是木然,仿佛见惯了如此场面一般。

    这些看起来似职业杀手?

    温明珠猜测着,那双别人看不见的美目在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群人。

    因觉得是梦里面的原因,所以她的胆子格外地大,除了觉得自己的梦太过于真实,这些地上的尸首断肢让人觉得有些寒气外渗之外,她倒没觉得有什么害怕的情绪。

    就当是自己正在看一部重口味的美剧好了。

    &n

    bsp;  她控制着自己的身体飘荡着,忽然眼前一把钢刀插进一青衣人的胸膛之中,吓了正闲逛的女子一跳。

    那把闪着寒光的大刀从那青衣人的胸膛中抽了出来,发出一声闷响,合着暗色血液的刀锋从那胸膛中抽出闪着森寒的光芒。

    这一刀定是正中心脏,温明珠饶有兴趣地想着。

    果不其然,这黑衣人把大刀从这人的胸膛之中抽出来之后,青衣人便应声而倒,那人的面目狰狞,双目鼓出,眼球上面满是红血丝,明显的死不瞑目。

    “头,我们要追着公子过去吗?”一黑衣人上前问道。

    刚刚倒下的那一人,已经是青衣人之中的最后一个了。

    温明珠飘到那面目冷凝,握着大刀的人面前,好奇地看着他。

    “老幺他们留下来将这些东西清扫干净,其余的人跟着我去追公子。”被叫做头的人厌恶地踢了踢脚下的尸体,随后冷着脸对着自己身后的同伴说道。

    语毕之后,他便带着一群人找回了一批马儿,上了马之后一拍那马屁股,一群黑衣男人便纵马而去。

    温明珠觉得有些奇怪。

    按理来说,到了这个时候,自己的这个梦就已经该醒了才对,但她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跟着这群黑衣人走呢?

    虽然这些人是骑马走的,而她自己却是身不由己地跟着飘的。

    她倒也心大,这么诡异的时候,她还有心思感叹,这群人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那青衣的一方死了一地,这群穿黑衣服的居然身上连个伤口都没有!

    温明珠跟着他们飘了许久,直到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难听的笑声,她心里知道,这群人应该是到地方了。

    她猜得没错,还未到那声源之地,这群骑马的黑衣人便停下了胯下的骏马,那最前面的人无声地朝着自己身后打了个手势。

    之后便温明珠便看见这群人悄然下了马,动作迅速地潜进了路边的草丛之中,悄无声息地迅速移动。

    温明珠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这些人还真是厉害啊

    她感叹着,听着前面越来越大的声音,心中也好奇地紧。

    她想了想,便操纵着自己的身子飘得更快了,甚至甩开了那草丛中的黑衣人。

    可逐渐接近之后,看见的前方那几道身影却越发地眼熟,她的心跳得狠了,心中不祥的预感渐渐加深。

    “你以为有了这个东西就能万无一失不成?”

    “哈哈哈,死到临头了你还有心思放大话!若你真有办法对付,也不会被我伤了手臂了!”

    说话之人的那张脸正对着后面飘荡着的温明珠,让她心中越发不安。

    只因这人的脸色阴毒,看着她熟悉的那道身影眸中恨意与得意相交叉着。

    而最让温明珠心中恐慌的是,这人的手中拿着一个她看起来熟悉又陌生的东西。

    这东西虽然看起来比她见过的简陋古老不少,但那黑黝黝的管道里面似乎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这是枪!

    温明珠愈发地着急了,卵足了劲地往前面飘着,恨不得自己面前有条绳子能将她直接拽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