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3昏迷5
    快一点快一点

    温明珠拼尽了全力地往前面飞着,心里的恐惧越来越甚,她已经能清晰地看见那个举枪人脸上的狞笑。

    去死吧。

    她清楚地看见了那个人的嘴型,而幸运的是,此时的温明珠也终于成功地挡在了叶玉珩的面前。

    “公子小心!”

    嘭嘭嘭!

    三声巨响之后,还未来得及展开笑容的女子,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中被迅速地透过了三颗子弹。

    可是她并没有感觉到痛

    不

    温明珠愣了一下,而后忽地双眸猛地睁大,她惊恐的地回头,然而还未看清身后人的样貌,眼中便骤然闪过一片白光

    “不!”

    床上的女子忽然睁大了双眼,眸子中全是惊恐,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显示了她刚刚所经历的恐惧。

    “恩?”被惊醒的小姑娘迷茫地爬起来,待看清床上之人之后,立马困顿全无,惊喜地大叫,“姐!!你终于醒了!”

    温明月连忙把自己的那一张脸凑到姐姐的面前,眼巴巴地看着她,眼中尽是泪水。

    半个月了,温明珠一直昏迷在床上,吃喝都只是被喂下一点流食,这么些日子以来,她的身子渐渐虚弱了下去。

    到如今,虽说是醒过来了,但整个人看上去瘦了一圈不止,往日里那张带些肉肉的脸蛋已经凹陷下去了,整个人看上去脆弱地让人心里发紧。

    温明月激动得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她粗鲁地抹了把自己脸上的泪痕,憋着嘴强忍泪意,一副自己要坚强的模样。

    这些日子以来她都绝望了,幸好贼老天还有点良心

    温明珠撑着自己绵软无力的身子微微抬高了自己的背脊,如今她的脑子里面尽是迷惘。

    她记得,她是在看小妹叠衣服来着为什么会躺在床上?

    痛?对自己当时胸口痛来着

    痛?

    温明珠想着,忽然身子猛地坐起来,接着一脸着急地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可刚触及地面却脚下一软,整个人扑到在冰冷的地板上,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

    那种骨头磕在地面上的声音,光听着就让人觉得牙齿发酸。

    她的动作突然又迅速,快得让一旁的温明月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便摔倒在地。

    “姐!”小姑娘尖叫着,连忙从床的另一边翻越过去扶起在地上的姐姐。

    这会子的时间温家的其他人也俱都到了房间,还没来得及惊喜,便被地上的人影吓得心头一窒,连忙跑过去帮忙。

    “你这丫头,才刚醒,怎么又摔着了”温母一脸心疼地扶起女儿,待重新把人放回床上之后,终于是忍不住眼泪决堤。

    可此时的温明珠却未曾在意这些,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睡是过了多久。

    “娘,玉哥哥呢?玉哥哥回来了吗?”温明珠拉着她娘的手,满脸着急地问道,“他是不是受伤了?伤得重吗?他在哪儿?”

    温明珠殷切地看着面前的母亲,眼中的脆弱让人心底酸涩。

    她醒过来的反应让房中之人的脸色俱都十分难看,不知道那姓叶的小子到底是

    给自家的明珠下了什么降头,竟然能让她挂念至此。

    不过,明珠怎么知道他受伤了?

    房中的温家人心头闪过疑惑。

    “明珠啊。”温母与丈夫对视了一眼,然后慈爱地看着女儿,“你听娘说,你现在身子虚弱得紧,好好休息才是正道,知道了吗?”

    温明珠听罢不依,虽然觉得自己身体奇怪,但也只是觉得乏力了些罢了,还不至于虚弱吧?

    此间也没有一张镜子立在她面前,所以温明珠也看不见她现在脸颊凹陷,眼底青黑,脸色惨白,状如女鬼一般的模样。

    “明珠你听娘的话”温母按下女儿即将要挥舞的双手,“你看你现在都醒过来了,那姓叶的那小子肯定也没事了,你别担心,好好养身子”

    温明珠闻言怔住了,为什么总觉得娘的话中含着对玉哥哥的无限怨念?

    娘不是一向都很喜欢玉哥哥的吗?

    还有,什么叫自己醒过来了,那玉哥哥就没事了?

    那个梦太过于真实了,醒过来的温明珠已经把它当成了一种预兆,她甚至现在都能隐隐感受到那种子弹穿过身体的凉意。

    为什么这里会有枪?玉哥哥那边到底是怎么了?

    温明珠的脑子里面乱糟糟的,整个人不安极了,她觉得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是那么奇怪。

    “明月啊。”温母一边拉着女儿的手舍不得放开,另一边温和地喊着小女儿,“你姐姐已经多日未曾正常进食了,你和你哥哥赶紧去厨房弄些能吃的东西过来。”

    温明月听此,忙拉着哥哥蹦蹦跳跳地跑出去,光看那背影就知道现在小姑娘的心情是多么地欢乐。

    吃完一碗粥和一些小菜之后,躺了半个月的温明珠觉得自己的胃里暖暖的,精神状态上好了许多。

    “娘,我没事了,你们先去忙吧。”温明珠柔柔地对着围着自己的亲人们笑了笑,“店里面还有事呢,一会儿小石头和明语姐该忙不过来了。”

    年关一过去,温记又重新开业了,此时店里面人声鼎沸,倒是真的很忙。

    温母摸了下女儿的头,本想说他们留下来陪她说说话,但看见女儿坚定的眼神,到底也没再说些什么。

    只想着一会儿让人去把自己师父叫来再开一些补药,来给女儿好好养身子。

    “哥哥,你也去温习功课吧。”见房间里面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但自己哥哥还一脸担心地站在一旁,温明珠轻笑着摇头,“你要是这次考试,不给我们带个好名次回来,那你就等着耳朵起茧子吧!”

    温明阳沉着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他知道妹妹是故意将家里人都支出去,只留下小妹一个是想从她口中套出些话来。

    想了想,温明阳到底是顺从了床上之人的意思,走之前还贴心地将门给带上了。

    温明月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一副不想开口说话的模样。

    “怎么了?”温明珠笑笑,抬手揉了揉疲惫的眼角,“我这一睡到底是睡了多久?”

    “半个月。”温明月小声嘟囔着,满脸都写着不开心,默了许久之后,小姑娘依旧是忍不住开口道:“姐”

    温明珠还沉浸在自己睡了半个月的震惊当中,忽然听到小妹的声音,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