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昏迷6
    “我不想你嫁给叶玉珩”温明月想了许久,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那双葡萄眼在提起叶玉珩三个字之时,眼中有着说不出的厌恶,还带了些许恨意。

    温明珠深深地看了小妹一眼,敛下的眉眼中充满了疑惑。

    看来刚刚不是她的错觉,家里人对玉哥哥的态度真的有问题

    为什么?这短短的半个月以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到底是怎么了?”温明珠皱着眉,很是莫名地问道。

    “那王八蛋”

    提起叶玉珩做过的事情,虽然温明月显得很是气愤,但也没有对这件事情添油加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自家姐姐。

    语毕之后那股子怒气还未曾消除,恨不得拿刀剁了身在远方的未来姐夫。

    小姑娘抬起成手刀状的小肉爪,一下一下地砍在厚厚的棉被上,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仿佛自己手下砍的不是棉被,而是某人一般。

    只是小丫头的力气大,她就算是只用了几分力气,也让这床铺发出了咯吱咯吱的不堪重负的响声。

    温明珠觉得自己身下的床板震动得厉害,怕小妹一会儿一生气使了全力,那自己的这床恐怕就得寿终正寝了,忙按下那双小爪子。

    “行了行了啊,再给敲下去,我就得搬到你房间去睡了。”温明珠无奈地说道。

    温明月闻言,惺惺地收回自己的手,一副做错事情的忏悔样。

    可她安静了一会儿之后,却并未在自己姐姐的脸上看见有什么生气的情绪,于是不解地问道:“姐姐你都不生气的吗?”

    “挺生气的。”温明珠笑着看她,看着小妹呆呆的模样还好心情地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小姑娘鼓起双颊,一脸的怒不可支,“你这哪有生气的模样,分明分明”

    分明还挺开心的!

    温明月心中满是恨铁不成钢,觉得自己姐姐莫不是睡得太久,脑子出了些毛病?哪有人被下了毒还开心成这幅模样的。

    “明月啊。”温明珠拿了个枕头靠在后背,让自己舒服一点,“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玉哥哥其实跟我们一样。”

    “一样?”温明月的双眸之中闪现出迷茫,忽然,她似想通了什么一般,震惊地瞪大了双眼,“你是说”

    “哇!!”小姑娘大叫,“不会吧!”

    “嗯哼?”温明珠嗔怪地看了小妹一眼,招招手,示意她小声一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是我男朋友。”

    说罢,床上的女子似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抿嘴偷笑了一下,那双眯起的水眸里面净是。

    “呵呵。”温明月木着一张脸看着自家姐姐一脸幸福的模样,忽然冷声道:“狗屁男朋友,一个给自己未婚妻下毒的男朋友?”

    就算他们都是来自一个地方,那又怎么样?

    温明月对此嗤之以鼻,王八蛋就是王八蛋,就算是长了一副好脸,也不能改变他给自家姐姐下毒的事情。

    还是那般阴毒的蛊毒!

    如此想着,小姑娘心中的怒气瞬间就掩盖住了刚刚知晓有一个同乡的震惊之情。

    温明珠看着小妹的样子,忽然沉默了下来。

    老实说,刚刚知道自己被下了蛊毒之后,她确实有一瞬间的愤怒,但愤怒过后,接踵而至的却是心疼。

    

    />

    且她的怒意来源,可能和温明月的所想大有不同。

    她生气的并不是自己被下了毒,而是气对方对自己的不信任。

    从这毒的作用来看,玉哥哥似在怕自己爱上别人。

    温明珠叹了一口气,眼中甚是复杂。

    她终于知道当日灯会之时,叶玉珩为什么总在刻意模仿她记忆中的人了。

    就算是时至今日,他还会下意识地重复以前的行为,虽然不像往常那般明显,但温明珠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只是两人之间从未点破这一点。

    他这是不自信

    温明珠苦笑,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给了对方这种负面的情绪。

    可想到叶玉珩对自己这种不自信而采取的做法,温明珠觉得又生气又好笑。

    她不觉得自己会跟其他的人产生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也不用采取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方法来约束她吧?简直是一点后路都不留

    “玉哥哥等了我一辈子”想到叶玉珩前世孤独的一生,温明珠忽然什么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做的这些”

    顿了顿,温明珠又继续道:“算了,原谅他吧”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一旁的温明月很是不理解姐姐的这种回答,盯着床上之人的眼神满是不赞同。

    原谅?为什么要原谅,对方那种疯狂的感情,光想想就毛骨悚然,他死就死了,为什么非要拖着姐姐给他陪葬。

    等了一辈子又如何?

    再重逢不是应该更加珍惜才对吗?爱情不应该是电视剧那种,一方死了之后,另一方会期待对方好好生活下去吗?

    温明月觉得那个给自己姐姐下毒的人就像是一个厉鬼一般,缠着自家姐姐,不让她有丝毫逃脱的可能。

    “若是他死了呢?姐姐你会给她陪葬的!”温明月语气尖锐地说道,好好的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愣是变成了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你不是他一个人的你还有我们,你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吗?姐姐你昏迷了半个月,你难道没看见爹娘还有哥哥脸上的疲惫吗?”

    “我们是亲人,难道还比不上他叶玉珩一个外人?”小姑娘歇斯底里的吼道,因着心绪的波动太过于强烈,吼出的声音都有了破音的现象。

    温明珠愣愣地看着小妹,对她激动的模样心里起了丝丝的心疼。

    温明月看着姐姐呆愣的脸,本来气势汹汹的样子一下子就弱了下去,咬着唇有些不知所措,眼眶瞬时就红了大半。

    自己怎么能这么对姐姐说话?姐姐才刚醒过来

    况且,这些都是叶玉珩那王八羔子做的事情,姐姐是受害者才对,自己不该把错都推到姐姐的身上。

    温明珠抿了下苍白的唇,抬手摸了摸小妹的发顶,“姐姐知道你是担心,但这蛊毒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不是?”

    “好处?”温明月抬起头,莫名地看着眼前温柔的女子。

    这种恶心的玩意儿能有什么好处?

    “这东西的作用是双面的”温明笑着说道:“它不止约束了我,也一样约束了玉哥哥”

    顿了顿,她又有些玩味地继续道:“你想想,这个年代,哪个富家公子哥后院里不得养上几个侍妾舞姬啊?有了这个东西,我看他就是有这个心,那也没这个胆儿了。”

    见小妹的脸色好看了一些,温明珠又道:“他只是对自己有些不自信而已他怕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心意变了,所以才做下了糊涂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