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6归来1
    从房间里面出来之后,温明月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去,剩下的只有沉默。

    虽然顶着的是小孩的身体,但她的实际年龄到底是要长几岁。

    又因着小时候的经历,心思比一般人要敏感许多。

    就算是温明珠好说歹说,看似将小姑娘给哄住了,但她却不知,眼前这不大的姑娘心里却跟个明镜似的。

    在姐姐心底,到底是那个人更重要

    温明月想着,觉得自个儿心里像是被人塞了块大石头一般,堵得难受极了。

    她想了想,脑子里面忽然闪过一片璀璨的红,当下便不再犹豫,径直出了家门。

    不说出来她的一颗心简直要爆炸了去。

    今日水镇的天气奇怪得过分,午时那几缕喜人的阳光射入地面,还教人以为这阴沉了几日的天气终于要晴朗起来了。

    可时间才将将到了下午,天上的云翳便又多了起来,遮住了那一丝丝的光亮。

    但令人开心的是,零星的雪花开始在空气中散落,虽然这令温度更低了,但街上孩子们的笑闹声却震破了天际,纷纷伸出手来想要抓住一片片雪白,这可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啊。

    “我说小明月,你姐姐现下醒了你不该带我去看她吗”王雨儿看着身前郁闷的小身影,一边急速地走着,一边很是无奈地说道。

    好友醒了这不是好事吗?怎的这小丫头看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王雨儿奇怪地想着,脚下的步子却越发地快了。

    此时水镇外的景色并不算好,一片凋零的模样,偶尔传来一声声翅膀扑腾的声音却显得格外空旷与寂寥。

    但这样的场景却奇异地让温明月心中的郁气稍稍平静了下来。

    她拉着身旁火红的女子找了一片干净的石头坐下。

    幸亏她们跑得快,所以这块儿石头还未彻底湿透。

    翠枝安静地从自己的身后抽出一把绘着点点红梅的油纸伞,自发地打开来为自己身前的两个女子遮挡着空中渐渐繁密的雪花。

    看着自家小姐冻得有些微红的耳畔,翠枝的心里有些懊恼。

    小姑娘动作太快了些,她也只来得及带上一把雨伞跟着了。

    “怎么了,现在可以说了吧。”王雨儿没好气地白了身旁的团子一眼,“我可真是欠了你们姐妹两的”说罢,还抬手狠捏了一把小姑娘的脸蛋泄气。

    天知道她在家里饭都还没吃完呢

    若是平日里,温明月挨了这一掐,肯定会与王雨儿嬉闹起来,但此时她却只淡淡地看了一眼,整个人显得无力极了。

    王雨儿叹了一声,虽不知道是小丫头到底在纠结什么,可她隐隐觉得,与好友身中的那毒有关联。

    “雨儿姐。”温明月小声叫道,看着眼前的这条流动的小河,眸子中深藏着不甘与迷茫。

    “恩?”

    “你觉得,爱情应该是什么样的?”

    王雨儿心里好笑,这丫头也长大了,竟也知晓了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

    “那必定是世界上最美的糖,能让你欲罢不能。”王雨儿轻轻拉过身边温明月的小肉手,想起了心底的那个傻子

    

    ,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糖吗?”温明月喃喃道,“那姐姐和那姓叶的算怎么回事呢?”

    王雨儿一愣,现在她知道小丫头在想些什么了。

    前些天她去找过好友,看到那个脸色惨白且昏迷不醒的女子也是吓了一跳。

    温家的人虽然心底疲惫,但也强打起精神好好招待了王雨儿。待她问起情况之时,温明阳也将妹妹的情况如实地告诉了她。

    王雨儿听罢之后,心底担心的同时,也无可避免地对叶玉珩起了些恼恨的意味。

    这样强势霸道的做法还真特么像是他干出来的事

    “明月啊你知道的,你姐姐早晚是要嫁人的”王雨儿的心底并不想为叶玉珩做辩解,以至于说出来的话显得极其苍白,连她自己都有些讪讪。

    温明月听罢撇撇嘴,“我当然知道姐姐是要嫁人的,可我希望姐姐能嫁一个对她好的,将她当做心头宝的人,而不是”说着,小姑娘渐渐激动,心中才刚沉下去的怒气又逐渐浮了起来。

    “叶玉珩对明珠不好吗?”王雨儿笑着问道。

    “大概吧”温明月不确定地说道,而后又忽然尖锐起来,“可他居然给姐姐下了毒!这样的人,再好有什么用?”

    王雨儿摇头,轻叹了一口气,“其实我还挺羡慕明珠的”

    “羡慕?”

    “对啊,羡慕。”王雨儿认真回道,脸上有了些许脆弱。

    “明月啊,你知道吗?等袁善那傻子考中回来之后,我就会与他定亲了,然后过不了多久,就会嫁给他了。”

    “这不是好事吗?”

    “恩,好事”王雨儿淡淡地应了一声,“可是我听说他娘并不喜欢我。”

    何止是不喜欢,她从王家的关系知道了,袁善他娘简直是将她视为眼中钉了。虽然未曾闹过什么,但那妇人到底是不甘心,在坊间放出了许多虚无缥缈的传言。

    现在外面有好些人都在传说她王雨儿一届商户女,看中了袁善的潜力,在倒贴呢

    王雨儿嗤笑,眼中很是轻蔑。

    无知妇人的话语她倒是不在乎,可袁善对此的不作为,却让她有些动摇了,总觉得她与袁善之间的前路缥缈得紧,无端地让人心底生了不安。

    “怎么可能?”温明月那张小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哪家娶了雨儿姐姐不得开心得要死?”

    王雨儿闻言好笑极了,捏着小姑娘的鼻子不放手,直到她张牙舞爪地叫唤了才好心情地松开。

    “怎的在你眼中我就那么好?”

    “那可不是?”温明月笃定道,觉得她袁哥哥的娘眼光真不怎么样。

    她的雨儿姐姐漂亮聪慧,身后还有王家支撑,那人有什么不满意的?

    “也就是你了。”王雨儿理了下自己身上的璎珞,感叹道:“有时候我还真想给那傻子也来一颗药,这样可就方便多了。”

    温明月不解地看着眼前有些哀怨的女子。

    怎的那恶心的虫子还忽然变成了宝贝不成?连雨儿姐都想试试威力可姐姐都被那东西折磨得不成人样了!

    温明月想着,心中越加地讨厌那下蛊之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