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0科举
    时光飞逝,一晃眼的时间冬季便过去了,三月袭来,大地回暖,沉静了许久的春色开始渐渐携着嫩绿回归了来。

    这些日子以来,叶玉珩与温明珠两人都着重于养伤。

    因着身体底子强,身边又有一神医照顾着,所以叶玉珩的伤势恢复得十分迅速,不过个把月的时间,又回复到了从前。

    而与他的生龙活虎相比,温明珠却是吃了大亏,将养了同样的时间,虽然现在行动已经不受限制了,但人却是瘦了好大一圈,往日里那双含情的双眸,如今挂在脸上却是有些过分的大了。

    去年的薄棉衣穿在身材瘦削的女子身上也显得有些空荡荡了。

    对于未婚妻还瘦弱的身子,叶玉珩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几乎一有时间便跑到杨老处虎视眈眈地盯着,非逼着杨老给开了许许多多的补药。

    这一来二去下来,温明珠的脸色还真是好看了不少。

    叶玉珩从河西回了水镇之后,温明珠始终都没有提过自己中蛊的事情,也未曾问过为什么。

    这件事唯一的痕迹就是温家的那对兄妹两对叶玉珩一天胜过一天的恶劣态度。但因着害怕自家人受伤的缘故,所以两人虽说是看他不顺眼,但除了忍耐,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后者对这件事却显得极其坦荡。

    最让温家兄妹两愤怒的是,这人虽长得一副冰冰冷冷的模样,内里的心眼却极其的多。

    温家的兄妹两常常遇见叶玉珩就没有好脸色,不是冷语相向就是阴阳怪气,这人倒也识趣,一副惭愧的模样。可下一刻,见到自家妹妹(姐姐)的身影出现了,这王八蛋竟然不要脸地跑过去装可怜!

    这么大个个子,堂堂叶家的大公子,他居然不要脸地去装可怜!?

    他倒也不必明说自己受了什么委屈,只是稍微露出一些端倪,自家那颗宝贝明珠就心疼得不得了,连忙上去哄着,这后来被训斥的就是那可怜的兄妹两了

    而此时的叶玉珩虽然面上没什么特殊的神情,可光是那一挑眉,似笑非笑的神色,就足以让兄妹两气血倒涌。

    两人吃过几次闷亏之后,倒也没有明目张胆地去与他作对了。

    今日是温明阳出发去赶考了日子。

    南离的科举与温明珠曾经所了解的有些不同,温明阳的这一去,恐怕得要两年之后才能回得来了。

    南离国的科举每三年举行一次,而一次却是连考三年。

    当年温父压着温明阳不让他参加科举考试,除了想要磨砺一下儿子的性格之外,还存了些让他一飞冲天的心思

    温父的心也不小,他想让儿子三次大考连中!若是温明阳真的做到了,那必定又是一桩美谈。

    上一次南离出现这一盛况,还是在那传说一般的寇太傅身上出现的奇迹,当然,既然说是奇迹,那自然不可能单单只上榜这么简单,寇太傅的科举之路那是一帆风顺,三次大考皆是头榜。

    寇太傅作为一寒门出身的学子,没什么大的背景,那可是真正地考着自己的实力杀出的路子!

    而作为寇太傅的外孙,温父自然想要将自己老丈人身上的盛况延续到自己儿子身上。三次头榜就别想了,那考场上藏龙卧虎,指不定就有个隐居深山老林的大佬抽风下次考场,那头榜之争必定激烈非常。

    但以温明阳的资质,只是上榜的要求,倒是可以期待一把

    “这次出门不比以往”温母一边帮儿子收拾着衣物,一边絮絮叨叨地念着,“你自个儿出门一定得照顾好自己才行娘不在你身边,你别冷了自己,该添衣服的时候得添,别嫌这东西穿着臃肿”

    温母念着念着,那眼泪就落了下来,独自坐在一处抽泣。

    />

    儿子第一次出远门,这一去还得以年计算,这做娘的怎么舍得但以她的身份,又不敢这么直愣愣地跟在儿子身边进京

    温明阳眼中无奈,看着母亲的模样心中也不舍,酸涩得紧。

    他走近搂住抹眼泪的母亲,抬手轻拍了拍后背,“娘,您别担心这些了,过了今年儿子就十七了,又不是小孩子了,哪儿会亏了自己”

    “可外面哪儿有自己家好过”温母不安地说道,“不行,这银子你得多带些去,那么点儿怎么够用啊”

    说着,温母便起身,不顾温明阳的阻止,跑到自己房中取出一大把银票,硬塞在其包袱中。

    温明阳瞪着眼,哭笑不得。

    就算是外面用银子的地方多,可也用不着带这么多吧?看娘的这个架势,恨不得自己将家底儿掏空才好。

    “娘,用不了这么多我又不是什么大姑娘,废不了那么多银子”

    温明阳看着面前的这一堆包袱,满头的黑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搬家呢

    “明阳!你好了没有?”

    母子两正在屋里争着呢,外面的袁善都有些等不及了。

    “马上好了!”温明阳大声回道,转头按下他娘的手叹道:“娘,时间赶着呢,我自个儿收拾着,您就别管了”

    说罢,他便将满脸不赞同的温母推出房门去,自己站在一堆包袱前面挑拣着自己需要的。

    约一刻钟的样子,他便提着一堆大小的包袱从房间里面出来了,虽然带的东西依旧很多,但比起他娘给他备下的,那可是少了一半不止。

    “我说你,磨磨唧唧的跟个大姑娘似的。”在外面等了半晌的袁善见他终于出门了,一边走上去接过温明阳的包裹,一边嘴里调侃着。

    “行了你,话多。”温明阳放下东西翻了白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这么早是想干嘛。”

    袁善闻言,摸了下鼻子,呵呵笑了一声便不敢说话了。

    本来两人出发的时间是定在辰时,可袁善为了想去与王雨儿告别,硬是把时间往前推了,如今天还没大亮呢。

    更何况,王雨儿也不是他相见就能见的,那王进对他的态度可不怎么样,若是知道王雨儿是为了见他才出门,准得禁了她的足。

    所以袁善要想见王雨儿,这还得拜托温明珠两姐妹才行。

    “娘,我们走了。”温明阳朝着站在稍远处的母亲挥了挥手,见温母的眼眶又红了,连忙道:“您可别哭了,您看看爹那眼神,都刺了儿子多少刀了?”

    他看了眼温父,又嬉皮笑脸继续道:“您再掉几滴眼泪,那下次儿子回来的时候,指不定就被爹给赶出家门了!”

    温母闻言,眼泪倒是止住了,瞪了他一眼,说他调皮。

    而温父却佯装生气道:“你个小兔崽子!连你爹娘都敢编排!”说罢,假装举起手要打去,可眼眶却同样渐红,看得温明阳心里颇不是滋味儿。

    他笑着一躲,拍着前面的马夫道:“叔快走!我爹那老不休的一会儿得追上来了!”

    那马夫一笑,扬起的马鞭在空中掀起漂亮的弧度。

    随着那鞭子声响起,静止了许久的马车终是动了起来。

    温母见状,不自觉地就追出去了两步,含着泪大声喊道:“明阳!记得多写信回来!”

    “知道了!”温明阳从马车里伸出了半边身子,挥着手回道。

    黎明到来,温明阳的马车跑得飞快,那澄黄的太阳渐渐升起,车子滚动,似夸父逐日一般,迎着那光源而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