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1进京3
    一场盛大的科举考试已经过去了,温明阳往日是三天一封信的频率往家中寄信,如今考试刚过,已经是第五天了,这封信才姗姗来迟。

    这次的信还不止一封,温明月还单独得了一封信件,只因她托哥哥把京都中流行的香粉胭脂等都买些回来。

    虽然那信中温明阳的文字颇有些恼怒的意味,毕竟一个大男人老是出入这些香粉铺子,就算是他解释是给家中人采买,也不免引来一些调侃或揶揄的目光。

    因着疼爱小妹,他到底是忍耐了下去,又因着他总是面带笑意,又长相俊俏,所以这香粉公子的诨号,也就这么小范围地流传去了。

    温明月才不在乎她哥哥的窘境呢,这会儿正撅着肉肉的小屁股在那堆礼物里面翻腾着,就想找出哥哥给她寄的东西。

    “明月啊,娘看你往香阁里跑得勤快,都学了些什么东西啊?”温母一边整理着桌上的杂物,一边抽着空随口与小女儿聊着,“你的漂亮师傅都教了你些什么,展示给娘看看?”

    自上次温明博从香阁人的手中把温明月给救下之后,小丫头就与她堂兄拜了同一个人为师。

    她师傅姓兰,据说曾是京都里有名的调香师,后来因脾气不好得罪了人,所以才被香阁上面的人调到水镇上做师傅,年纪与温母差不多大,因着专注于保养,所以看起来甚是漂亮。

    小姑娘那段时间可是漂亮师傅不离口,还让温母吃了好一段时间的醋呢。

    “诶,好像没有了呢”她掂量着怀里的竹篮,喃喃念道,那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篮子里面堆满了漂亮的盒子,闪着耀眼的宝光,已经是吸引了店中好几个女子的眼光。

    “啊,娘,你刚刚说什么呢?”温明月宝贝似地抱着那堆盒子,闪亮的眼眸看着她娘的面孔却有些迷茫。

    温母心头一窒,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没说什么!鼓捣你的盒子去吧!”

    说罢,便憋着气不再理她。

    温明月不知发生了些什么,也只有傻兮兮地对着她娘笑。

    “咦?哥哥送了这么多东西回来?”母女两别捏之际,门口却传来一道惊讶的女声,定睛一看,那店门口正施施走来四个人影。

    除了一直形影不离的叶玉珩与温明珠,还有王雨儿两兄妹。

    “诶,雨儿来得正好。”温母看见王雨儿的声音,连忙招手让她过来,“来,袁善那孩子给你送了封信,还有个盒子,你快来看看。”

    王雨儿羞涩地叫了声"寇姨"之后,便捻着裙角快速地奔到温母的身旁接过那信件与盒子,虽然她刻意地放慢了速度,但在周围人眼中却依旧显示出几分急切来。

    温明珠闻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后的王进,见到他的眼中闪过的暗光之际,心头一抖,低着头默默地为远方的袁善与自己的好友祈祷。

    叶玉珩见她的动作,心头莞尔,直接上前一步站在其身后,用自身的气息笼罩着她,仿佛是在说,一切有我一般。

    温明珠感受到他的关心,回头甜甜一笑。

    王雨儿没有先打开那盒子,反而是先地拆开了那信件,面上还有些怨气,“王八蛋人明阳哥哥几乎是每天都有信寄回来,这人怎么这么久了才寄一封信?”

    想着前几日,袁母遇见自己之时,拿着自家儿子给的信在她面前一番炫耀,

    王雨儿心头就堵得慌。

    更何况,这封信还是在她写过一封信托人送过去之后才有的一封回复信,如此想来,一股淡淡的委屈在心中蔓延开来。

    温明珠听着好友的话,眯着眼,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依照袁善那人的性格,没日日往王家寄信算不错了,为何雨儿会一封信都没有?

    “被截了”叶玉珩低着头在面前的女子耳边悄声解惑。

    温明珠嘴角抽了抽。

    难怪呢不过也是,依照王进对雨儿的心思,这样做才是正常的不是?

    想到前些日子里好友的曾说过的,她要送一封信过去问问袁善是否是食言了

    温明珠端着一张温和的笑脸,心底却在绕着弯儿。

    只怕是那封信,才让袁善终于知道了自己的信件被截下的事实,所以这信和礼盒才会与自家哥哥的东西一起被送回来。

    他倒也聪明了一回,温家的东西都是由叶家人转手的,王进的本事再大,也插手不了叶家的事情。

    不过就是不知道那二缺能不能从中察觉出一点王进的心思了

    温明珠想了一会儿,还是摇头,依照袁善那一根筋的性格,只怕是很难了

    王雨儿拿着那封信,看完之后,脸色却越来越红了,嘟着唇,连眉尾都透出了些羞意来。

    一抬头,却见周围的人都好奇地看着她,刷地一下,脸色爆红,结结巴巴道,“你你们都看着我作甚?”说着,跺了跺脚,有些恼羞成怒的模样。

    温明月也暂时放下了手中的那一篮子香粉,抱着双臂啧了一声,虽没有说什么,可那幅我早就看穿你了的模样,让王雨儿如今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几个人嘻嘻哈哈地笑闹了一会儿之后,就齐齐进了后院,而叶玉珩和王进手上也帮着抱了一堆的东西进门。

    “寇姨。”叶玉珩将手上的物件儿堆在堂屋的角落之后,转头忽然叫住了温母。

    “恩?”

    “我想去京都一段时间。”他沉思了片刻,对着温母道。

    此时正在动作的温母闻言愣了一瞬,而后眼光有些闪烁,“京都吗?往日你都是与明珠商量的,怎的这次想起告诉寇姨了?”她有些揶揄地说道。

    “我想去京都考察一段时间”叶玉珩一边随着温母坐下,一边认真地说道:“这次我和王贤弟一块儿去,可能得去一个月的样子”

    顿了顿,他又道:“如果顺利的话,我想以后叶家的重心会迁往京都”

    温母张了张口,而后抿着唇,想说些什么的样子,但最后却未曾出口,情绪很是低落的模样。

    王雨儿却是诧异地看了看身旁的好友与自家哥哥,伸手悄悄地扯了下王进的衣袖,眼中尽是控诉。

    这么大的事情,自己居然完全不知道!

    不过

    淡淡的笑意在女子秀气的五官上蔓延开来,自己是不是可以跟着哥哥进京都呢?那就可以去看看袁善那傻子了不知道那傻子看见自己会不会高兴得跳起来?

    王进看着妹妹的模样,心中似进了一根绵刺一般,让他觉得生疼,宽大衣袖指节分明的手掌渐渐紧握成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