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5进京7
    被推开的叶旗云有些委屈,一个长得甚是魁梧,脸上还有道疤的男人露出如此表情

    酒楼里的食客齐齐打了个哆嗦,默契地移开了眼。

    叶旗云小的时候,是童水夫妻把他带大的,因着是个狼孩,所以教导起来很是费力,当时的童水和周生也还是一对年轻夫妻。

    那时候两人没有孩子,狼孩满身都是伤,勾起了两人的怜惜,后来也当做自己的孩子在养。

    童水见他的样子,也觉得有些伤眼,索性不理他,走到叶玉珩的面前道,“公子可要去楼上的雅间用点东西?”

    “不用了,一会儿还得去院子”叶玉珩看了一眼那角落里剩下的三张桌子,“就随便弄点什么来吃就好。”

    童水微颔首,并没有坚持,反而转身挽上袖子,似要亲自下厨的模样。

    “公子,一会儿要去拜访一下朱将军吗?”阿杰为眼前的人倒上一杯茶水问道。

    叶玉珩饮下一杯之后,茶香顺入口中,感觉周身的疲乏解了些。

    京都能称之为将军的官员有不少,但镇国将军却与一般的将军不同,那是唯一的一品大员。

    镇国二字,就显示出了珍贵。因着当年的朱老将军为如今皇上的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这镇国将军它不止是个头衔,更是个世袭三世的爵位。

    如今朱老将军已经去世,现在的镇国将军,是朱老将军的儿子朱淮。

    而叶玉珩走之前,温明月给他的那块玉佩,是朱淮的儿子朱轶所有,想是有些原因欠下了因果,所以那东西才会留在温家。

    叶玉珩想着远方那挂念自己的女子,心头软了软。

    “算了”他放下手中的茶杯,“把行李都放在酒楼,我们先去探望朱将军,过后再打算。”

    其实温明月给的那块玉佩对他来说,可有可无。因着这朱老将军生前其实与杨老为至交,现在的镇国将军,那是从小被杨老看着长大的。

    叶玉珩还依稀记得,他娘还在世时,镇国将军带着夫人曾来探望过他们一家人,那时候,他还管朱将军叫叔叔。

    “菜来了。”

    一行人休息了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童水便招呼着酒楼里的堂倌将一道道散发着诱人气息的美食端上桌来。

    闻到那香味之后,坐着的几人才真正察觉到了腹中的抗议。

    “先慢着点吃”童水一边上着菜,一边轻声说着,“厨房里还有些菜没有出锅。”

    叶玉珩道了声谢,便招呼着众人吃饭。

    几人刚吃没几口,身前的光线却突然暗了下来。

    阿杰皱着眉,手边的大刀"噌"地一下就拔了出来。

    “诶,小兄弟你别误会!”来人见那闪着寒光的大刀就要指向自己,连忙摆手。

    这人看着身材高大,满脸的大胡子,头上还梳着个小啾啾,身上穿的也是粗布麻衣的模样,这五月天的大下午太阳虽称不上毒辣,可也有些热度,可这人愣是除了脸和那双手,一点儿皮肤都没露出来。

    叶玉珩微蹙眉打量了面前的大汉一眼,伸手按下了阿杰即将挥动的大刀,“这位兄弟是什么意思?”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那人摸着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虽说看起来是个凶狠的胡人,可这么一动作,愣是透出了些憨的意味,那双眼睛也并不凶恶,黑白分明的模样,仔细一看,煞是好看。

    “我是瞧着这一楼好似没了位置,所以”大汉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又道:“这有段时间没回家了想吃点着酒楼的招牌菜可二楼我这有些囊中羞涩”

    叶玉珩了然,阿杰的身子也放松了下来。

    京都的酒楼大多都走了高端路线,似锦酒楼更是其中的翘首,就算是一楼大堂,那卖的东西也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上的,二楼的雅间更是难上,那是专为各大官员准备的地方。

    叶玉珩所坐的这一桌,也只坐下了三人,除了他之外还有王进与阿杰。

    “为什么选定了我们?”阿杰有些奇怪。

    这大堂的桌子虽没有空着的,可空位却不少,要拼桌,也不一定非得选他们。

    “我看你们身边放着行李,所以”那大汉笑笑,眼睛却盯着叶玉珩不放,明的是看出来了,这一行人能做主的是谁。

    阿杰闻言,朝着周围环顾了一下,见这一楼确实是只有他们像是行人,其余的食客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看着不是在谈话就是在聊生意。

    若是拼桌,他们还真是最好人选。

    “我们”阿杰正想开口拒绝,却不防一旁的叶玉珩忽然出声道:“你若不嫌弃我们人多,便坐下吧。”

    阿杰看了身旁的人一眼,敛下眉眼没有再开口。

    “诶!那还真是谢谢了!”大汉似有些高兴的模样,忙把自己身上的包袱解下来放在一旁。

    正准备招呼那忙碌的堂倌来点菜,却又听叶玉珩道:“小兄弟若不嫌弃,便与我们一道用餐吧。”

    小兄弟?王进心头一动,狐疑地看了一眼面前看起来甚是魁梧的大汉。

    那大汉一愣,似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那这不太好”

    片刻之后,他摇头,“这似锦的消费不便宜,我这不是占了你们的便宜吗?不成,不成”

    “不必放在心上。”叶玉珩忽然一笑,很是热情,“出门在外难免有不方便的地方,相逢即是缘,我们只当是交了个朋友罢。”

    “这”

    那大汉听着他的话也不好拒绝,只得暂时应下,连忙道谢,心里却打定主意,自己走的时候一定要把该留下的银钱给了人家。

    一行人竖着耳朵在旁听着,直到自家公子一脸热情地要请人家吃饭,脸色都很是微妙。

    他们家公子什么时候吃过亏,何时这么热情过?还请人家吃饭?

    旁边两桌的暗卫眼睛都闪着x光扫射着这大汉,硬是想要看出这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咳!”叶玉珩端着茶杯轻咳了一声,身边的暗卫才各自收回了视线,将注意力转移到眼前的菜上。

    离得近的食客都悄悄地打量着这方,原以为这都有人拔刀了,定能看一出热闹,见到他们安静下来,心里都有些失落,只有叹一口气,安静地享用自己眼前的饭菜了。

    那大汉见这群人的视线都从自己的身上转移了,心头松了一口气,僵硬的身子才放松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