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6进京8
    “兄弟,你们来这京都是做什么的?”那大汉虽然长得高大,可吃相却是意外的斯文,没有一丝一毫的粗鲁气息。

    “来做生意,顺便拜访长辈。”叶玉珩拿着杯子一挑眉,“敬你。”

    那大汉忙端起杯子,咧嘴回敬,眼光却闪过暗光。

    “公子,你认识那人啊?”

    叶玉珩正准备上马,阿杰忽然跑过来耸耸肩,满脸的求知欲。

    “我认不认识你不知道?”

    阿杰哦了一声,乖乖地闭嘴。

    说得对自己整天跟在公子身边,若是熟人,那自己肯定是认识的

    “不对啊你不认识那么热情干嘛?”

    不是自己埋汰公子外人总以为他看起来温和好说话,那真面目不是一般地讨人嫌

    除了夫人以外,还没见他对谁这么热情过

    叶玉珩也只是一笑,“路见不平,日行一善。”

    阿杰嘴一抽,隐晦地鄙视了一眼,就您还日行一善您不日行一恶就谢天谢地了

    他也知道自己这是问不出什么了,索性目不斜视,好好地赶自己的路,时不时环顾一下路边的摊位,看一下有什么东西可以给寄回去给竹香的。

    “到了。”

    叶玉珩淡淡地说道,下了马之后见着有一匹马完全没听自己的话,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已经走出了好几步了,深吸了一口气,偏过头去懒得再看。

    哐哐哐。

    随着敲门声响起,那墨色的木门不一会儿就打开来了。

    “公子找谁?”那小厮打量了眼前的人一眼,见来人生得高挑俊俏,也就陪着小心恭敬地问。

    将军府常年出入的都是高官大员,虽然眼前这人小厮从未见过,但他却是不敢得罪。

    “请问朱将军是否在府上?”叶玉珩退后了一步,面上带着些若有若无的笑意。

    “将军不在,但夫人现在家中,您是”

    “我姓叶,家父家母与将军和夫人是旧相识,如今叶某来京,特来拜会。”

    那小厮点头,也未再言其他,只侧身请进一行人,“您先跟小的去偏厅等候,待小的去禀明夫人”

    说着,便准备将大门关上,可在只剩下一门缝时,一股大力忽然挤了进来。

    “小兄弟!等等我!”阿杰忙从门缝中挤了进来,那股子大力让小厮好一阵踉跄。

    “你”那小厮有丝丝的不虞。

    “不好意思”阿杰朝着小厮拱了下手,“我我都没发现到地方了”

    适才阿杰在马上捏着自己手上的小玩意傻笑,想着这些东西要寄给竹香,他肯定会很开心。

    这一发愣,等回过神来之时,却发现自己身后一个人都没了,见着那条即将关闭的门缝,便赶紧挤了进来。

    叶玉珩见他的样子,也只是摇摇头,在外人面前不好落他面子。

    “各位公子,请在这儿稍等一会儿,小的现在就去找夫人。”

    “劳烦。”叶玉珩回道。

    那小厮退出去之后,叶玉珩端着桌上的茶水微抿了一口。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阿杰有些紧张,期期艾艾地站到一身黑袍,面无表情的公子身后,也没有开口,只是眼巴巴地望着。

    叶玉珩倒是回头看了他一眼,“算算日子,你似乎还剩下一年半?”似是随口的一句,却让阿杰的身子骤然僵住,顿时沉默了下来。

    这屋子里也就只有三人,他们一行人虽然来得多,可却不能都入这将军府,不然那就不叫拜访,而叫挑事儿了。

    王进不知道他们两人在打什么哑谜,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模样,这会儿也不在他自己的地盘,自是能有多低调就多低调,他在京都无人脉,现下还有求于这将军府。

    房间中静默了一会儿,那门房处渐渐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叶大侄子!”

    一声声女人的叫声响起,里面充满了惊喜与热情。

    叶玉珩闻声便站了起来,随手掸了下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端上一脸的笑意前去迎接。

    那叫喊声渐近,一位身着枣红色骑装的婀娜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帘。

    这来人踏着步子不似一般女子特有的莲花步,那是走得虎虎生威,仿佛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子劲风一般。

    走近了一看,才见到这女子脸上带着些岁月的痕迹,浅蜜色的皮肤,虽不比白皙亮眼,可那面上不施粉黛,嘴角爽朗的笑容,一看就令人心生好感。

    胡馨见着那门口越来越清晰的高大人影,眼眶都有些湿润,她一把将手上提着的弓扔到身旁的丫鬟手中,自己却是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那步子是越来越快。

    那小厮稍一描绘,她便知道来人是谁了,这么多年没见着人,自是有些激动。

    那丫鬟看着是个瘦弱的,可这么大一弓接在手上却是纹丝未动,一副早已习以为常的模样。

    “胡姨。”叶玉珩对眼前的这一切接受良好,嘴角噙着笑意对着眼前的女人施礼。

    一旁的王进与阿杰也跟着叫一声朱夫人。

    胡馨却是忙上前扶起自己面前的黑衣男子,还抽空对着他身后的两人招呼,“行了行了,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礼多,快坐快坐。”

    说着说着便笑弯了眼睛,拉着手上的人坐下,上下打量着。

    “恩”胡馨点点头,拍着叶玉珩的手一脸的满意,“看样子你爹那个老不死的虽然性情大变,可把儿子却教得不错嘛”

    “胡姨说得对。”叶玉珩笑眯眯地回道,全然没有为自己爹辩解的意思。

    两人聊了一会儿家常,胡馨便睨着眼道:“你这小子可不仗义。”

    “您这话是如何说得?”叶玉珩挑眉,一副十分惊讶的模样。

    女人撇撇嘴,没好气地问道:“我问你,这么些年,你胡姨和朱叔叔虽然因着你那不争气的爹,没去过叶家,可每月一封信,那可是没落下,你这小子怎么就没回过?”

    叶玉珩这次是真有些惊奇了,正想追问,又听她说道:“这么些年了,你每年生日我和你朱叔叔还给你送了礼物过去,你怎么一点儿消息都不给回的?”

    说着胡馨还瞪了他一眼,那副杀气腾腾的模样,显然今日不给出个合理的答案那就没完。

    叶玉珩苦笑,“胡姨,小侄是真不知道这事儿”

    顿了顿,他脑子里面忽然闪过一些小时候破碎的画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