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0公主心事
    “什么意思,你不认识?”

    “我该认识?”朱轶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他娘。

    “可玉珩今天来的时候,他说是遇见你了,再说了,人家走的时候不还跟你招手了吗?”胡馨上前去一巴掌拍在儿子的头上,捏着他的耳朵提醒道。

    “哎哎!娘你放手!”朱轶一手捂着自己的腰,一手扒拉着他娘的爪子,心头欲哭无泪,想着自己可能是世界上最惨的儿子,没有之一!

    “我记起来了!就是拿我玉佩的那个!”朱轶尖声叫道。

    说起那玉佩,胡馨的眼睛一下子亮了,那手非但没放开,还硬生生地拖着手上的人跑了好几步。

    “我问你,你怎的舍得把那玉佩送给人小姑娘了?”大概是看儿子有些可怜,胡馨终是放开了自己的手,但却改为揪胡子了,愣是没让人溜走。

    没办法,儿子这幅模样是真让人怜惜不起来,“那小姑娘是你小情人儿?”

    朱轶无可奈何地看着他娘,“什么小姑娘,这东西是我留给救命恩人的,今儿在似锦里见了还纳闷呢”

    在那酒楼里见着自己的玉佩,那拿着玉佩的人还不是当初救自己的人,他心里还有些担心,怕是那几个姑娘遭遇了什么,所以才会厚着脸皮跑过去拼桌,想打听点什么出来。

    不过那伙人的嘴严,他本是想先出去之后再徐徐图之,于是便悄悄地缀在叶玉珩他们身后,他倒也没敢挨近,只装作同路一般跟了一小会儿,见那路熟悉,心里却更加奇怪了。

    朱轶知道他爹娘在江南有一对朋友,还每年都给那家的小孩子送礼物,不过他也只知道这么件事儿罢了,也没放在心上。

    现下看来,娘说的就是那小孩儿了。

    胡馨见儿子不似说谎的模样,心头有些失望,却还是瞪着眼不甘心道:“玉珩说那是他未婚妻的妹妹给的,人小姑娘叫明月,你就没点儿印象?”她看儿子的眼神越发地恨铁不成钢了。

    朱轶在他娘的威胁的眼神中略回想了一下,觉着他娘说的应该就是那个力气诡异的小不点,瞬间涨红了脸,“娘!人小姑娘才多大?看起来十岁都不到!你儿子二十了!!”

    我又不是变态!怎么会看上人小娃娃!?

    朱轶有些无力地想着。

    可胡馨却瞪了他一眼,“玉珩说了,那小姑娘今年就十二了”

    “那也是个娃娃!”朱轶争辩道。

    “那小点儿就怎么了?”胡馨哼了一声,往自己儿子的一边嗖嗖扔着眼刀子,“让你成亲你非不干,还敢闹离家出走!噢,你还非要自个儿去找,那跑出去一年了,我儿媳妇儿呢?”

    朱轶缩着脑袋,眼睛四处看着,就是不敢盯着他娘。

    那副抗拒的样子让他娘的心口更堵了,却忍着脾气没发,反而招了招手,“我跟你说,娘向玉珩打听过了,那叫明月的小丫头生得漂亮!还有着一把子力气!人配你可是绰绰有余了,就是年纪小点儿”说罢砸吧了嘴。

    朱轶满脸黑线地看着面前一脸满意的母亲,很是无奈。

    就自己现在这副尊荣,哪个小姑娘会看上?呸呸呸!人姑娘还是个娃娃呢!自己在想些什么?

    差点被他娘带偏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朱轶对自己的想法有些恼怒。

    “不过小点儿也没什么,反正我看你这还准备野上几年”胡馨睨了儿子一眼,很是不满地念叨着。

    左看右看是见着眼前的人不顺眼,"啪",还朱轶还在发愣之际被他娘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打在脸上。

    “娘你干嘛?”朱轶有些呆滞。

    “真是太伤眼了!”胡馨厉声说道,一把揪过面前之人头上的那一小缕头发,“虎子!”

    “在!”

    “你把公子拉下去!把他给我弄干净了!”

    “我不!”朱轶听到他娘的话,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拽着他的可是他的亲娘,他又不敢用大力气反抗,最后只得憋屈地被虎子和身边的一个将士强行拉着拖走。那凄厉的惨叫声响了将军府一路。

    这方温明阳收到自家的"好"妹夫送来的贺礼之时,一触及到那礼盒上"未来妹夫"四个大字,便呵呵笑着顺手将那盒子丢进了一旁的废物框中,头也不回地走了。

    南都学舍的占地很大,鹅卵石扑成的小路朝着各个方向蜿蜒而去,似那流淌的细流一般,极尽秀美婉转,这石子儿全都竖起,薄底儿的布鞋踩在上面被咯得有些微微的疼痛。

    这几条小路是学舍出了名的,是许多年前,那闻名于京都的杨神医逼着修的,说是上了年纪的人,脱下鞋袜在这上面多踩踩,有养气通经络的效果。

    因此温明阳这一路走来,是遇见了不少学舍里上了年纪的老夫子们。

    他面含笑容地挨着挥手打招呼。

    因着温明阳的勤奋好学,所以这些夫子对他都是熟悉,也都回了一笑,转而继续在这石面上行走。

    这路通向学舍里的一处小花园。

    南都学舍的院子颇大,这花园幽巷也不止一处,温明阳去的那处小花园离着人气儿的地方有些远,可以说是生得偏僻了些,又因为这入口处多有夫子们游荡,所以学子们都不爱上这处来。

    这久了之后,倒也成了人迹罕至的地方,除了园丁,少有人爱来。

    温明阳此去是为了赴约。

    自上一回戳破少女心事之后,杨星火是许久都没有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温明阳的面前了,不过这姑娘老是暗地里窥探倒是时常有的,连学舍里颇有威望的余老夫子都察觉到了这股子视线。

    余夫子曾担任过杨星火的老师,也是过来人了,这小公主的心思他是一眼就能看透,看着自己眼前的俊俏小弟子,心中只是感叹。

    在眼见着杨星火红着脸硬塞了一封信件给温明阳之后,他也忍不住牵红线的心思了,“那小姑娘看着不错啊?”余夫子笑呵呵地说道。

    温明阳捏着手中那封还散发着余热的信,一脸的无奈,又见自己的老师看见了,那脸皮再厚都有些烧得慌。

    余夫子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将拿信件的手背在身后,捏着胡子说道:“你还是去看看这小姑娘吧,我见她老躲着偷看你也不是办法,这成不成你倒也给出个准话来不是?别老钓着人家!”

    “老师”温明阳心中有些抓狂,看着面前看热闹的老人,眼中尽是哀怨。

    不过他也知道这躲着不是办法,也应下了余夫子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