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1园中遇1
    温明阳的眉头微微皱着,其实他心里头不是很乐意去这一趟,总觉得不好面对那送来情书的小姑娘。

    因他长得俊俏,面上又时常挂着些浅浅的笑意,看起来温和有礼,所以自小开始,他便是周边小女孩的心头好,像这样的情书,不知道接过多少。

    当然,他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副模样,毕竟是温母生下来的,有母如此,他还能好到哪儿去?那小时候也是一混世魔王,打架的老手。

    可他心智比同龄人成熟得早,自家中的两个妹妹渐渐长大,和温父的日渐教导,那副性子到底是收敛了许多,后来渐渐地也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他可算是从小在女人堆里长大的人,家中的三个女人那是天天一场大戏,于是他也不似一般的男子,对感情之事迟钝。

    若不然,他也不会在短短的时日内就看出小女孩儿别扭的心思了。

    杨星火的年纪不大,身材也不长,除了长得不相似以外,她的身上几乎处处带了些温明月的特质。

    若是放在以往,温明阳对着这样的小姑娘,几乎是想也不想地便拒绝了,可对着杨星火,那感觉像是对面站着自家小妹一般,到底也忍不下心说狠话。

    他叹了一口气,觉得有些头疼,也不知道老师到底和这姓邢的姑娘是什么关系,他已经察觉到那老头儿有些做媒的意思。

    可他如今的心思不在这上面,对那小姑娘也没什么特别的念想,怕是要辜负老师的一番好意了。

    这处园子现下因着有外面颇多的老夫子们的"看守",所以内里安静得紧,除了一些虫鸣和蝶飞之外,没有任何其余的声音,尚有些刺眼的阳光照射在园子中处处皆在的海棠树上,晶莹的水珠反射着彩色的光辉。

    温明阳看着前方一大树的海棠藤蔓停下了脚步,沉吟了片刻,到底还是迈着步子过去了。

    那海棠树下娇小的身影正坐在花坛上,晃着两只小脚,紧张地盯着面前的一朵娇艳的花朵,进行着自己的思想斗争。

    她曾在宫中见过一个小宫女拿着一朵花撕扯,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明明她是没有听见的,可就是知道那个小宫女的想法。

    往日里她还跟金子私下里嘲笑过那小宫女的痴傻,这种感情的事怎么能这么草率地就决定了,可现如今到了她自己,却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那股子心焦和无能为力。

    本宫可是公主!怎么能干这么蠢的事?

    恼怒的小公主捏着手上的花,一把扔在地上,末了还愤恨地踩上了两脚。

    温明阳目光微闪,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发飙。

    虽说这邢姑娘与自家小妹有些相似,但到底是不同的两个人,小妹妹没她刁蛮,整天像个傻小子一般,也不会干这种小女儿会干的事儿

    况且这小姑娘比小妹更邪气,暴虐一些。

    他微微蹙眉,不自觉地就带了些审视。

    那方的杨星火似才反应过来一般,偏着头往旁一瞧,见着稍远处站立的男子,脸色刷地一下就红了个透顶。

    她有些做贼心虚地将地上只剩下一层花泥的海棠往身后踢了踢,随后低下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咬着粉嫩的红唇,将一个遇爱倔强的小姑娘演绎得活灵活现。

    温明月意味不明地勾出一抹浅笑,那双眸子中带着淡淡的欣赏。

    杨星火的性子暴虐,若是穿着裙装,挥舞鞭子之时总觉得动作有些放不开,行动也不方便,所以日常的穿着,不是骑装便是作个少年的装扮。

    今日她穿了一身枣红的镶金骑装,脚下踩着墨黑的靴子,那张小脸上飞着红霞,连耳尖都是红彤彤的。

    那点点的细碎光芒透过斑驳的海棠枝丫落在那张俏丽的脸上,既弱化了锐气,有了女儿家的娇俏,又缩小了年龄差,有了几分娇媚的存在。

    “邢姑娘。”

    两人默了半晌,终是温明阳笑着出声,“我想,姑娘以后会遇到比明阳更好的男子,如今明阳的心思尽数落在科考之上,怕是无法与姑娘周旋,望姑娘理解”

    他开门见山,虽说脸上带着些淡笑,可嘴里吐出的话却没半点回旋的余地,甚至还带了些尖锐的嘲讽。

    语毕之后,便朝着不远处女子的方向拱手,似乎是表示歉意的模样,可他起身之时,却没半点征询对方意见的意思。

    往日里他还在这邢姑娘身上看得见自家小妹的七分影子,可今日一见,他觉得自己怕是想岔了,这姑娘的心思多,对他可能有两分喜欢,可真心却算不上。

    既然如此,那他也不必再陪对方玩耍。

    杨星火见他如此,脸上的神色僵了僵,眼底闪过一丝隐晦的阴暗,可等对面的男子抬起头之时,那双清透见底的眸子里面却似盛满了易碎的泡沫一般,脆弱与心伤共存,让人很是不忍得伤害。

    “你为何这么说?”她艰难地哆嗦了一下嘴皮子,小肩膀耸拉下来,周身都弥漫着颓废的气息,“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我是真的喜欢你!”

    小姑娘猛地抬起头来,那眼眶的泪水在里面提溜着打转,认真的神色却让温明阳的神色有片刻的恍惚。

    杨星火察觉到了他的异常,嘴角微微上扬,似急切地向着前踏出一步。

    “并非如此,邢姑娘生得貌美,有不同于一般姑娘的通透,是在下配不上姑娘。”回过神来的温明阳脚步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只是一脸歉意。

    那方的杨星火心下有些急躁。

    这人

    她曾闯过许多官员大臣的后院,知道时下男人最爱的女人便是如她一般,长得玲珑剔透,又满心痴念。

    更何况,她虽未曾在学舍里公布公主的身份,可平日里认识她的公子小姐们都对她的出现表现出了恭敬和畏惧。

    依照对方的敏锐,不可能没察觉到她身份的尊贵。

    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满心的痴恋,性格天真可爱,最重要的是,身份尊贵。

    这对于一个寒门学子来说,即是莫大的机遇。

    更何况,杨星火从那张淡然的脸庞后面,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这个人有着与那张脸不相符合,强烈的野心与**。

    可如她这样送上门的人,这么长时间以来,为何对方无动于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