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2园中遇2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杨星火的眼中满是委屈。

    可这幅动人的美人泣珠图,却没有半分打动眼前人的意思。

    温明阳正张口,想要将事情挑明了来说,可他只一抬眼。

    却忽然看到眼前一片红色闪过,他动作迅速,下意识地想要避开这一番袭击。

    可那片枣红的动作却比他更快!一把冲过去抱住了想要躲开的男人,那张欲泣的巴掌脸猛地就埋在了温明阳的胸膛,不一会儿就浸湿了一片。

    温明阳的双手垂落在身边,一动不动,微微垂下的眸子还能看见自己胸膛上趴着的小姑娘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而他却一脸黑气。

    这小姑娘装得有点过了!他有些恼怒地想着。

    “就算你不喜欢我!可我就是认定你了!你这一生,惹了我就别想脱手!”杨星火咬牙说道,然而明明是一番威胁之语,换一个人来说,恐怕变得蛮横无理,可她的软音之下,竟显得有些娇俏的模样。

    这话她说得半真半假,至少最后那一句,绝对是真的!

    温明阳皱眉。

    其实他与这邢姑娘不过有着数面之缘,两人之间说话的次数都极少。

    我什么时候惹过你了?明明是袁善那灾星冲出去的,为何就赖上了我?

    他心中有些不忿,手上就有了动作,直接把住了胸膛前女子的肩膀,用了些力气想将人拉出自己的胸膛。

    杨星火察觉到他的力气,心中一怒,硬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要巴在对方身上,还故意扯着眼前人的衣襟。

    这是明了,骗不到手的人,要强行动作了!

    眼见着自己的衣襟越来越乱,温明阳的心中恨不得将眼前的小姑娘给吊起来打一顿,“放开!”他低声呵斥道。

    这处地方少有人来,入口尽是些悠闲的老夫子溜达,邢吙这样亮眼的人一进来,铁定就被这些夫子们看见了,而他自己进来时也跟沿路的夫子们打过招呼。

    若是一会儿衣衫凌乱地出去,那他就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南离自从改朝换代之后,民风就变得更加剽悍了些,如今的女子改嫁是常事,前朝的陋习裹脚缠布也被废除了去。

    那边城更是常有娇蛮的女子当街抢夫的流言传进,虽说这有些夸张,但不可否认的是,如今女子是可以光明正大地对心悦之人表示爱意了。

    他两的状态要是这会儿被人看见了,那日后可是真的就绑在一起了。

    若是他“始乱终弃”,这名声坏了去,不说这以后成亲的事,就是那科举的仕途都会被拦腰截断!

    “不放!”杨星火示威一般地看了他一眼,这空档,还又伸手扯开了眼前人的腰带。

    不过瞬时,那层外衣便散开来。

    这会儿她也不装那泪眼婆娑的小姑娘了,将自己蛮横霸道的本性暴露无遗。

    五月的天气已经有些热度了,温明阳的内里也就穿了件里衣。

    他的身高本就比一般的同龄人高出一大截,若是只看外表,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这是一二十多岁的青年才俊。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那白色绸布下扎实的肌肉微微鼓起,性感的喉结微动,精致的锁骨也被胸膛里赖着不走的人看了去。

    小公主呆呆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美色,十分没出息地吞了吞口水。

    温明阳趁着她发呆之际,连忙跳离了危险地带,动作之间衣料浮动,那领口处却露出了更多的风光,胸膛还隐隐露出了些浅浅的粉色。

    杨星火手上还拿着那根精致的腰带,脸颊绯红,双目一眨不眨地盯着稍远处的男子。

    温明阳察觉到了对方放肆的目光,眼底的尴尬一闪而过,连忙捂住自己的衣服,阴着脸咬牙,一字一句道:“邢!姑!娘!”

    “唉”见着眼前的美色没有了,杨星火很是可惜地叹了一口气,那双琉璃珠似的美目里面尽是遗憾。

    温明阳心中一梗,皱着眉往前踏了一步,想要夺下那根自己的腰带。

    可他一动,对面的女子却笑嘻嘻地退后了几步,“明阳哥哥,想要腰带吗?”

    “诶,你不是说看见明阳进来了吗?怎么这走了大半会儿了都没见到人?”

    “你急个什么劲儿?万一打扰到人家郎情妾意怎么办?”

    “那是我急吗?不是杨夫子找吗?”

    窸窸窣窣的谈话声渐渐传来,眼见着还有越来越近的趋势,温明阳这下子是真的有些急了,脸色沉得都快滴出水了,抿着薄唇蹙着眉,双目锐利地盯着眼前的女子。

    “拿来!”他身上的低气压尽数地往那个满脸戏谑的小姑娘身上扑去,说罢就要去抢夺。

    感受到对方的怒气,杨星火脸上的笑容微不可察地一僵,却看着温明阳要抢,便仗着自己的身子灵活,对方又顾及着怕伤了她,硬是诱着他去了那树丛深处。

    开得艳丽的海棠花一丛比一丛绚烂,站在里面的人只要不出声,从外面看去,绝对发现不了两人的身影。

    盘根错节的海棠枝自然地结成了一个窄窄的巷道,不深,却足以藏下两人的身影。

    杨星火被温明阳逼到了巷道的角落,嘟着唇,恼怒地跺脚,因着衣料的颜色,整个人都似融进了那海棠花树一般,端是一个落地的海棠仙子。

    只是,这副美景,温明阳却没有一丝欣赏的意思,在手上触到那根腰带之时,脸上紧绷的神色稍显放松。

    杨星火见此,面上露出狡黠,看见地上的那错落的树根,眸中暗光一闪,借着一股子巧劲儿,将身前的男子扯得一个踉跄。

    温明阳一个不察便朝着眼前的姑娘扑了去,胸膛撞上了一张柔和的面孔。

    下一瞬回过神来之时,连忙想挪开,可自己的衣襟上却又扒上了两只小爪子。

    “不许动!”杨星火小声说道。

    “我刚明明听见这处有声音啊,怎么一会儿就不见了?”袁善伸着脖子在四处打量着。

    这要是他一个人还好,温明阳也就干脆地走出去了,可很明显,袁善不是一个人来的,如此,他也只有按下性子,放缓自己的呼吸,免得被那来人看了去。

    狭小的空间挤了两个人,这荫庇处明得是凉快的地儿,可温明阳硬是觉得一股子热浪袭来,让他的手心都有些冒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